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179.伤王爷心了
    第179章179.伤王爷心了

    云娇容跟沈云还能听她骗,他还不知道她那脑袋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除了这曲《洛神赋》之外,我还要教你们一支非常非常好看,非常非常优美的舞,叫《惊鸿舞》。”

    “《惊鸿舞》?”

    云沈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眼底尽是迷惑。

    “这个呢,一时间也不好解释,总之,我教你们跳,你们一定要把动作给记清楚了。”

    听她这话,沈沁率先疑惑道:“王妃,我们不是只要唱歌吗?为什么还要学跳舞?”

    虽然跟这个王妃认识不算很久,可她总觉得王妃的鬼点子很多,她跟云小姐什么时候被她卖了都不知道。

    柳若晴被她这么一问,眼底有些虚,目光,带着几分不自然地闪烁了两下。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这首《洛神赋》是为了搭配《惊鸿舞》而谱的曲子,你们要是不把这舞给学会了,万一跟不上我的节奏怎么办?那可是太后的百花盛宴诶,出了差错,谁担待的起?”

    柳若晴把话说得这么严重,云沈二人哪里敢说什么,当下便摇了摇头。

    不管王妃有没有言之过重,但是,认真把舞给学会了,总是没错的。

    言渊虽然觉得柳若晴这番话有些别有用心,倒也没有多追问什么。

    三人在柳若晴的安排下,各司其职,一首低缓又优美的《洛神赋》开始在这静谧的月色下,演绎开来。

    琴声起,婉转的歌声,伴着古琴汩汩的韵味,音律优美动人。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伴随着动听的白玉笛的声音,低沉的古琴音,还有沈沁恍如天籁的声音相互配合之后,柳若晴一曲她练了数久的《惊鸿舞》也开始了。

    笛声从言渊手中的白玉笛中缓缓传出,言渊的目光,不经意地掠过对面那道瘦弱的身姿,眸色一凝。

    柳若晴褪下了身上的那间披风,只有一身白色的内衫,在夜色下,显得格外单薄。

    墨色的青丝垂在身后,被吹过的凉风轻轻撩起,抚过她清丽的面庞,月光正好打在她的脸上,像是蒙了一层光晕,乍看上去犹如谪贬下凡的仙女。

    言渊的目光,有些出神,手中的笛子,完全是在没有知觉地演奏着一般,目光没有在她身上移开。

    她的动作柔美轻盈,每一个姿势,都恰到好处,就像是如临天宫,正在看着美貌的仙子舒着广袖,那般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言渊的指尖在笛子上颤了一颤,心头,有些抑制不住的悸动从眼底蔓延开来。

    他双眸深眯,目光随着柳若晴的身影,四处流转。

    即使只是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内衫,这一曲《惊鸿舞》也瞬间让言渊感受到了那种惊鸿一瞥的吸引力。

    稍许,琴声,歌声,笛声都逐渐停止,柳若晴刚刚展现的那支《惊鸿舞》也随之完毕。

    她在心里松了口气。

    幸好,过了这么久也没把这支舞给忘了。

    她微微一笑,回头的时候,见言渊三人都用一双惊诧的目光看着她,一言不发,柳若晴心里就更加能自信这支舞能在百花盛宴上一鸣惊人了。

    倒是言渊率先回过神来,敛去了眼中那一抹惊为天人,故作镇定地走到柳若晴面前,把她放在一边的披风重新披在她身上。

    “你就不能老实点吗?”

    月光下,如墨的烟瞳看上去更加深邃了,眼中流淌出来的那显而易见的责备里,让柳若晴捕捉到了一丝似有若无的担忧和紧张。

    柳若晴的心头,微微一悸,随后,略显窘迫地干干一笑,没有反驳。

    突然间,大脑一阵晕眩,她脚下往后踉跄了一步,便被言渊给扶住了。

    “好了,赶快回屋去。”

    言渊的声音,往下一沉,硬生生地压住了其中的紧张。

    “这么快?她们还没记住呢。”

    柳若晴自然是不甘心的,好不容易让云娇容过来,她可是要把这支《惊鸿舞》传给她的。

    言渊不悦地蹙起了眉,道:“你没看到自己刚才又站不稳了吗?你再不听话回屋去的话,你就休想出这个门。”

    “你……”

    柳若晴有些恼了,看着言渊那说一不二的霸道眼神,心里有些气。

    “就是一点小事而已,你那么紧张干吗,你都连着照顾了两天了,该内疚的也内疚够了,我又不会真跑去太后那里告你的小状,你紧张什么。”

    柳若晴咬着下唇,蹙紧了眉。

    早知道这家伙内疚起来会这么多管闲事,她还是宁可他对她凶一点,把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最好了。

    言渊的脸色,因为柳若晴这句话而顿时烟了下来,眸光,冷了几分。

    “你觉得本王这样对你,只是因为内疚,害怕被皇嫂责骂?”

    这话出来的同时,眼底瞬间掠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失落。

    “不然还能是什么?”

    柳若晴抬眼,没好气地看着他。

    言渊烟着脸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盯着柳若晴看了几秒钟,最后,冷冷地丢下一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跟着,拂袖从东院离开。

    与此同时,从那曲《惊鸿舞》中回过神来的云娇容二人,在看到言渊失望离去之后,快步走到柳若晴面前。

    “王妃,您刚才那话,也太伤王爷的心了。”

    沈沁低低地开口,因为跟柳若晴相处了几次,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拘谨了。

    “有吗?”

    柳若晴的眼底,蒙上了一层茫然之色,似乎并没有懂沈沁这话的意思。

    “哎呀,王妃,您真没看出来吗?”

    云娇容也急了,平时见她管她跟皇帝的事管得这么勤快,怎么就没看出来王爷是真紧张她呢。

    “我没看出来啊。”

    柳若晴睁着无辜的双眼,明亮得毫无心机。

    面对面前两个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柳若晴的眼底,只有想不通的茫然。

    沈沁无奈扶额,耐着性子,解释道:“王爷是担心你才把话说得重了一些,说到底还是关心您呀,您说,您刚才那句话,是不是太伤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