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180.找他道个歉
    第180章180.找他道个歉

    柳若晴看着沈沁没有作声,回想着刚才自己对言渊说了什么。

    她也没说错啊。

    这两家伙一定是不知道她跟言渊之间发生了什么才这样说的。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之所以现在这么虚弱,就是因为言渊他害的……”

    她把前几天被言渊折磨得差点被老虎吃掉的悲伤事迹跟云沈二人说了一遍,听得她们一脸咋舌。

    “老……老虎?”

    云娇容吓得花容失色,她原本只是以为王妃受了风寒之类的,怎么还经历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事?

    柳若晴点点头,完全能理解云娇容那不可思议的模样,道:“所以说,他这么照顾我,惯着我,完全是因为觉得把我害成这样子感到内疚,同时,也怕我跟皇嫂告状,她会挨皇嫂责备,懂了吗?”

    柳若晴语重心长地解释道。

    沈沁很少接触靖王,对他不是很了解,至少,她所看到的靖王,对靖王妃是真的紧张。

    而云娇容呢?

    毕竟是太傅的女儿,又跟皇帝青梅竹马,她对言渊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听柳若晴这样说,不禁摇头叹了口气,道:“王妃,您可真是……您觉得,王爷真会害怕太后吗?王爷若不是在乎你,以他的身份,又何须因为这点小事而内疚?”

    “……”

    柳若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云娇容怎么说话的?

    亏她对她这么好,为了能让她坐上皇后之位,还带病练舞呢。

    好吧,她承认,她其实是为了自己。

    “怎么能说是小事呢?我差点被老虎给咬死了!”

    柳若晴一脸不满地看着云娇容,鼻尖微蹙。

    云娇容再度扶额,面对柳若晴略带不满的面容,道:“王妃,您能抓重点吗?”

    “重点?”

    难道她抓得不是重点?

    “重点是,王爷他是真的紧张您的身体,希望您能好好休息,您没看到王爷刚才离开的时候,有多失望吗?”

    柳若晴不答,只是看着云沈二人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她,心里开始有些发虚。

    慢慢的,她回想起言渊刚才离开之前的表情,那深邃的眼底逐渐流淌出来的失望,让她心头猛地一窒。

    半晌,她小心翼翼地看向云沈二人,问道:“我真伤他心了?”

    二人不约而同地重重点了点头。

    “王妃,您还是去找王爷道个歉吧。”

    沈沁轻声提议道。

    “道什么歉啊,我跟他吵架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正事要紧,我们先不管别的。”

    柳若晴一口否决了沈沁的提议,接着对她们道:“刚才的《惊鸿舞》你们看清楚了没有?要不要我再跳一遍给你们看?”

    云娇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王妃,这支舞我们都记住了,回去多多练习就行了,您还是先去找王爷吧。”

    “是啊,王妃,我跟娇容都记住这支舞了,您就别顾着我们这事儿了,赶紧去找王爷吧。”

    说着,沈沁回头对云娇容道:“我跟娇容先回家去了,等我们练习好,再来找您。”

    “臣女告退。”

    “臣女告退。”

    两人也不管柳若晴答应与否,直接快步走出了东院。

    “喂!喂!你们回来,快点回来……”

    可云沈二人就像是完全没听到她的声音,越听她唤她们,她们就走得越快。

    “走这么急干嘛,我就跳一次你们就记住了?”

    柳若晴才不相信她们能过目不忘呢。

    她在边上的桌子前坐了下来,面前还放着刚刚言渊吹过的白玉笛,拿起来细细端详了一番。

    刚才言渊吹笛子的样子她是没看到,但是,也可以想象他在月色下,长身玉立,衣袂飘飘的样子。

    手指灵活地在每一个音符之间跳动着,光彩夺目。

    “还真没想到,那家伙真的会吹笛子。”

    刚才那一曲《洛神赋》,配上那笛声,真的是贯穿了整首曲子的精髓。

    “哎……”

    她将笛子放下,托着腮,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刚才真说错话了?”

    她其实还是不太相信云娇容说的什么在乎不在乎她之类的话,她自己是什么身份,言渊是什么身份,她心里清楚得很。

    就算她真的是西擎的公主,言渊也绝对不会对她有到“在乎”这样的地步。

    如果有,他又怎么会在成亲之日拿狗来跟她拜堂羞辱她,又怎么会明知道庞月秋仗势欺人,她还要让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庞月秋道歉?

    那不是摆明让她难堪么?

    后面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哪一件事看出来他是在乎她的?

    要说唯一一点好的地方,恐怕就是这两天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了。

    “可他自己说是怕皇嫂怪罪啊,又不是我说的。”

    柳若晴换了个坐姿,瘪瘪嘴,这般为自己解释道。

    “我总不能自己自作多情到以为他是在紧张我吧。”

    她垂着眸,耷拉着脑袋轻声嘀咕着。

    可是,她明明觉得自己没有错,但是云娇容跟沈沁的话,却还是影响到了她。

    让她此时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甚至,还有些心烦意乱,总觉得心头压着什么似的,很难受。

    半晌,她从石凳上站了起来,“要不……就去跟他道个歉?反正也不会少块肉,那家伙记仇得很,道歉总是没错的。”

    柳若晴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然后,便瞬间觉得自己理所当然了许多。

    拉紧了身上的披风,她往外走去,正好遇上了准备前往别院的管家。

    “老徐。”

    “王妃?”

    管家见柳若晴就这样出来,眼底一惊。

    “王妃,外面凉,您赶紧回屋去吧,别再受凉了。”

    柳若晴没听管家的话,看了看管家手中端着的东西,道:“这是给王爷的?”

    “是的,王妃,王爷在书房处理政务,这是老奴让厨房那边给王爷煮的。”

    “这么晚了还处理政务?看来这几日朝中还挺忙的。”

    这么忙还有空管她的闲事?那家伙还真是吃饱了撑的。

    管家的嘴角抽了抽,心里泛起了嘀咕——

    还不是因为王爷只顾着照顾你这个小祖宗,没时间处理政务,只能趁着夜里去处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