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182.狂野粗暴撕他衣
    第182章182.狂野粗暴撕他衣

    “……”

    什么叫吃她的口水还少吗?你什么时候吃过?

    柳若晴刚想把这个问题问出口,可很快便想起了什么,立即憋了回去。

    之前被他强吻的那几次,还确实……嗯……吃过不少口水。

    真是的,那种风骚的事情还说得这么脸不红气不喘的,果然是上过无数个女人的播种机。

    柳若晴耷拉着肩膀,拿着筷子,若有所思地吃着碗里的面条,耳根和脸颊有些发烫。

    言渊虽然在处理公文,可也时不时地看向身旁某个突然间安静下来的人。

    见她若有所思地吃着面,脸颊红到了耳根,便想到了什么。

    唇角,不动声色地扬起一抹弧度,笑容溢满了整双眼睛。

    他刚才那话,是让她想到了什么吗?

    言渊发现,即使面前一大堆枯燥乏味的公务要处理,可是,这个女人在身边,就让他瞬间活力四射,好像做什么都有劲了似的。

    还真是个神奇的死丫头。

    那眉眼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宠溺,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

    柳若晴就那样坐在言渊身边,一口一口地吃着面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傻坐着。

    可她发现,这样看着他处理公务的感觉,也挺不错的。

    认真的男人,真有魅力啊,大笔一挥的感觉,真有气势,就是一个侧脸都这么迷人……

    柳若晴觉得自己在流口水,陡然回过神来,发现碗里的面条已经被她吃了大半了。

    她赶紧停了下来,放下筷子。

    好险,差点把言渊的夜宵给吃完了。

    虽然她确定言渊不可能会愿意吃她剩下的东西,可她面子上总得给他留点,不然也说不过去啊。

    终于,言渊处理好了手中的公务,捏了捏有些发酸的肩膀,抬眼看她。

    “不吃了?”

    言渊看着她面前剩下一半的面条,问道。

    “呵呵,不是要给王爷您留一半嘛,我怎么敢全吃了,那也太不厚道了。”

    她干笑了两声,心里是认定言渊绝对不会吃剩下的这半碗面,她心里突然多了一些坏心思。

    “王爷,您饿坏了吧,赶紧趁热吃。”

    她将碗端到言渊面前,眼底萦绕着看戏的姿态。

    言渊倒是没想太多,见她不吃了,直接拿起筷子,在她愕然的眼神中,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真吃了!

    大爷,里面有我口水啊,你怎么吃了?还吃得这么津津有味!

    言渊这家伙对口水有特殊的爱好?

    柳若晴咽了咽口水,有些不忍心提醒他。

    啧啧啧,瞧他吃得这么香,一定是处理公务太久,饿坏了。

    柳若晴愕然地盯着言渊,目光没有收回。

    吃她吃剩的东西都能吃出这般优雅,果然是皇二代,那贵族的气质,真是不容忽视啊。

    终于,言渊将碗里的面条吃完了,拿起托盘里放着的毛巾,轻轻擦了一下嘴角。

    这才意识到了边上一双带着“痴迷”的目光,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言渊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拿着手上的毛巾,轻轻擦了一下她的嘴角,同时,也让处在震惊当中的柳若晴会回过神来。

    意识到自己刚才那花痴样,柳若晴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

    让你花痴!让你花痴!

    “早知道你看本王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本王就应该当着你的面把衣服给脱了。”

    言渊那带着戏谑的声音,在柳若晴面前响起,让她更是囧得面红耳赤。

    刚才……她真流口水了?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只听一声“噗嗤”的笑声,在她面前响起。

    “别紧张,本王帮你擦干净了。”

    他的眼底,满是笑意。

    柳若晴从来没有觉得,这笑面虎的笑起来的时候,会让她的心脏跳得这么快,就差突发心梗了。

    “我……我哪有看你,我……我是觉得,这面条味道真不错,我是想吃想得流口水。”

    她为自己辩解道,哪怕她觉得,自己这番解释,没有半点底气。

    “原来如此,是本王误会了。”

    言渊也没拆穿她,只是好心情地点了点头。

    “回东院吧。”

    他伸手,拉紧了柳若晴面前垮下来的披风,带着她往外走。

    此时的柳若晴,已经囧得无地自容,只能任由言渊拉着她回了东院。

    直到卧房的关门声响起,柳若晴才回过神来,脸颊还是有些发烫。

    见言渊正在自己面前宽衣,想到书房里他说的话,她立即跟言渊拉开了一段距离,反应有些大。

    “你……你脱衣服干什么?”

    “爱妃忘了?本王不是说,爱妃这么喜欢看本王,本王要脱光衣服让你看吗?”

    “我……我才没有喜欢看。”

    柳若晴急得有些语无伦次。

    言渊完全不在意,往前跟她拉近了一段距离,俯下身,一记亲吻,轻轻落在她的额头上。

    有几分真情,有几分玩味。

    “长夜漫漫,爱妃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欣赏。”

    “我……我……你……你……你……”

    柳若晴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女流氓,像这种事,要换做以前,她可能直接把言渊给扑倒,再扒光他的衣服拍照。

    可是这会儿,她却紧张得不行。

    尤其是言渊刚才在她额头上落下的那一吻,让她此时的心跳有些控制不住,仿佛心脏随时能从她的胸口蹦出来。

    “看就看,谁怕谁啊。”

    她在心里深吸了一口气,咬咬牙,直视着言渊戏谑的面容。

    开玩笑,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性,还能被一个老古董给惹得心烦意乱?

    她鼓足了勇气上前,道:“脱个衣服还这么慢吞吞,还是不是个男人?本姑娘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狂野粗暴!”

    说罢,双手伸出,直接探向言渊的衣襟。

    明明紧张得双手都在发抖,她还佯装镇定。

    言渊含笑地看着她,也不阻止,下一秒,只听“嘶啦”一声,言渊的衣服被她撕下了一大片。

    柳若晴也傻眼了,看着面前引人遐想的春色,没了反应。

    她刚才只是太紧张了,用力有些过猛,没想到真把他衣服给撕了。

    她愕然地张着唇,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