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183.这就尴尬了
    第183章183.这就尴尬了

    “爱妃果然狂野粗暴。”

    言渊戏谑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让柳若晴越发变得窘迫了。

    脸颊烫得厉害,她垂着脑袋,眉头紧锁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爱妃停下做什么?这是要本王亲自为你效劳的意思吗?”

    言渊的声音,再度缓缓响起,还没等柳若晴有所回应,言渊已经开始慢条斯理地把被柳若晴撕破的衣服缓缓脱下。

    完全没有觉得此刻的气氛有多么得尴尬和暧昧。

    柳若晴囧得恨不得一头撞到柱子上然后晕过去了事,总比这样对着一个“裸男”来得好。

    万一等会儿要是喷鼻血了怎么办?

    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毕竟,她在几分钟前还对着人家流过口水呢。

    “嘶~”

    言渊被她这一声给吓了一跳,停下了手中宽衣的动作,目光投向柳若晴。

    “怎么了?”

    “肚子疼,腰也酸。”

    这腰酸要是持续有两天了,昨天被这家伙差遣着去扫茅厕的时候,就酸得不行。

    这都过去一天了,还睡了这么久,这腰酸的毛病倒是一点都没好?

    难不成当这个王妃,当得连身体都变得矫情了?

    “快过去躺下,本王早跟你说过,你身子还没有恢复好,你就是不听!”

    低沉的责备中,带着一缕不容忽视的紧张,深邃的眸光里,掠过一丝极其细微的害怕。

    可此时,柳若晴的肚子疼得不行,也没心思去注意其他,在言渊的搀扶下,在床上躺了下来。

    给她盖上被子,言渊在她身边坐下,目光里,蕴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心疼。

    “很难受吗?”

    “嗯。”

    柳若晴闭着眼睛,声音低得听上去有些有气无力。

    这种感觉,真糟透了。

    她就说,这些贵族就是被伺候惯了,干点粗活就腰酸背疼,有气无力的。

    想当初她跟师父去盗墓的时候,什么样的情况没见识过,也没见她变成这副鬼样子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疼得有些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小腹上,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覆在上面,力道恰到好处地帮她揉着。

    她想睁眼看一眼,可实在是太累了,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便继续睡下了。

    只是,这揉着的感觉真不错,她的肚子,好像没那么疼了。

    她睡着了,言渊却没有半点睡意,侧身靠在她身边,看她这副难受的样子,眉头轻轻蹙起。

    重新给自己套上了一件长衫,他就那样一直侧坐在柳若晴身边,陪到半夜。

    迷迷糊糊间睡着了,却又突然间惊醒,目光,侧过来看向身旁的人,见她安然地睡着,他的心,才松了下来。

    目光,正欲收回,却见自己面前的被单上,出现一片鲜艳的红色。

    他惊得猛然坐起,正好柳若晴翻了个身,那条雪白的裤子上,也沾了一片血红。

    这一下,言渊心里慌了,赶忙冲到门外,“来人!”

    他大声吼了一声,跟着,又回到柳若晴身边,此时,柳若晴已经被他刚才那一声大吼给吵醒了。

    双眼惺忪地睁开,刚要坐起,身子就被言渊揽进了怀中,言渊熟悉的声音,伴随着他温热的气息,掠过她的耳畔。

    “天心,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流血了,在……”

    当言渊意识到那血红所在的位子时,声音卡在了喉咙里,脸上有些尴尬。

    “流血?”

    柳若晴的眼底,闪过一丝迷茫,她没受伤啊,怎么会流血?

    见言渊紧张的目光正停在自己臀部方向,她顺着他的目光,投了过去。

    那鲜红的颜色,瞬间炸得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双颊一直烫到了耳根。

    亲戚来了!

    她正苦恼着该怎么跟言渊解释这个这么尴尬的情况时,管家已经出现在了房门口。

    “王爷,您有何吩咐?”

    “快去叫大夫过来。”

    “是。”

    管家正要转身离去,却被柳若晴给快步叫住了,“不用了,我没事。”

    她脸颊越来越红,越来越烫,囧得恨不得找块地钻下去。

    这家伙不是阅女无数吗?

    连受伤跟大姨妈都分不清,你阅的是哪门子的女啊。

    管家哪里会听柳若晴的话,王爷都发话了,当然王爷的话优先了。

    “管家!管家!”

    要不是她现在从处境太尴尬,柳若晴真的会“带血”冲出去把管家给拽回来。

    她一脸“悲痛欲绝”地看着言渊那紧张的脸,要不是在他眼底看到的是满眼的紧张,她一定却确信这家伙是故意想让她难堪。

    “你……你去帮我把小月叫过来。”

    柳若晴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显得极为尴尬和别扭,可偏偏聪明如言渊,此时紧张得愣是一点没有察觉。

    “本王在这里还不够吗?”

    言渊沉下脸,有些不太高兴。

    要换成别的女人,巴不得他在这里随时陪着,她倒好,他陪了她一晚上,半夜惊醒还被她那一滩血给吓得魂都没了,她却只想着找她的婢女。

    “你在这里没用啊。”

    此时的柳若晴被言渊弄得有点想吐血,一定要让她把话说得那么清楚,那么尴尬吗?

    言渊的脸色,又沉了几分,觉得这个女人未免太不知好歹,竟然敢嫌弃他。

    而隔壁房间内,熟睡的小月被这边的动静给吵醒了,赶忙换上了衣物跑了过来。

    “公主,您……”

    小月出现在门口,看到言渊在,有些吃惊,不过也并没有十分意外。

    “奴婢参见王爷。”

    见言渊的脸色有些不高兴,小月的心里不免也多了几分忐忑。

    能让王爷不高兴的,除了柳姑娘这位祖宗之外,也不会有别人了。

    “小月,快,快,快过来。”

    见小月终于出现,柳若晴像是找到了救兵一般,眼底一亮。

    “是,公主。”

    小月硬着头皮,朝言渊看了一眼,跟着,快步走向柳若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