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184.心底的柔软
    第184章184.心底的柔软

    柳若晴凑到小月耳边,耳语了几句,小月一愣,跟着,有些尴尬地朝言渊看了一眼。

    “奴婢马上给您准备。”

    小月走到柜子前,从柜子里取来月事带,主仆二人神色诡异地往屏风后过去。

    被晾在了一旁的言渊,看着主仆二人那行为,虽然觉得有古怪,却也没阻止,可目光却盯着柳若晴的身影没有移开。

    当柳若晴换好月事带和换洗的衣裳从屏风后出来的时候,刚好管家已经带着大夫赶到了。

    “王爷,大夫来了。”

    管家的气息有些喘,那年迈的老大夫也好不到哪里去,双腿早已经跑得发软。

    可言渊根本容不得他有半点的休息,直接拽着他的手臂,来到柳若晴面前。

    “大夫,快给王妃看看她怎么回事?”

    其实,说起来,他也是有些尴尬的,毕竟出血口说出来也有些不方便。

    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臀部会有伤口。

    看着被言渊拽到自己面前的大夫,柳若晴想撞墙。

    “王妃,请您伸出手。”

    “大夫,我真没事,您看我,生龙活虎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光看这王妃的面色确实没什么病态,可王爷为什么这么紧张。

    “还请王妃您伸出手让草民探探脉。”

    柳若晴翻了个白眼,只能硬着头皮,走到言渊面前,“我……我有话跟你说。”

    她的脸颊又一次烫了起来,心里对言渊是恨得牙痒痒。

    什么狗屁阅女无数?

    这牛吹起来都能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

    现在让她遇上这种情况,他还二话不说就把一把年纪的大夫给请过来。

    这就尴尬了。

    言渊看她的样子也确实不像有事,可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流一大滩的血,位置还这么尴尬。

    眼底带着几分犹疑,他低下身去。

    几人只见柳若晴红着耳根,攀着言渊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两人的姿势看上去十分亲热。

    王妃跟王爷感情真好。

    不知内情的大夫,站在一旁,心里暗叹。

    “知道了吗?”

    柳若晴从言渊的耳边移开,目光看着言渊有些不自然的脸颊,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次的简单科普,总算是没白费,终于懂了。

    见言渊对管家扬了扬手,“你先送大夫出去。”

    “是,王爷。”

    管家被这对夫妻俩弄得一头雾水,王爷这三更半夜让他请个大夫过来,就是让他们夫妻俩咬耳朵么?

    这句话,管家自然是不敢说出口的,只能在心里嘀咕了两声,送大夫出了王府。

    “公主,奴婢也先告退了。”

    小月有些尴尬地在柳若晴和言渊两人脸上来回游走了一番,赶忙识相地退下了。

    身后响起了轻轻的关门声,言渊的目光,带着几分不自然地看向柳若晴。

    他这辈子做得最蠢的事,恐怕就是这个了。

    柳若晴也是尴尬得要命,要放在平时,她也是豪放得很,可偏偏遇上今天言渊这家伙这么一本正经的幽默,她反而尴尬了。

    “自己遇上这种事,自己都不知道?”

    言渊的表情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显得十分别扭,可他现在要是再不开口打破这气氛,就会让他更加浑身不自在了。

    “你还好意思说,不是说自己睡过的女人比我吃的盐还多吗?你连这种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还好意思请大夫过来,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靖王在吹牛是吗?”

    柳若晴瘪瘪嘴,扶着算账的腰走到床边坐下。

    小月离开之前,已经将床上的垫被给换下了。

    言渊被柳若晴这话给堵得有些脸上挂不住,他当然不会承认他至今都没有碰过一个女人。

    别说是她们的身子,就连手指头都没碰过。

    想他言渊的每一个第一次,还不都是给了这个不知好歹又不懂得知恩图报的死女人么?

    “本王能知道你来这事的日子吗?”

    他有些嘴硬地反驳道,尽管,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些幼稚。

    “那就现在记住呗。”

    柳若晴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回想起刚才他看到她身下那一大滩的血迹时眼底流露出来的惊慌时,心里还是有些悸动的。

    只是,她并不愿意在言渊面前表现出来。

    没好气的冷哼声从言渊的口中响起,“本王没事给你记这个做什么?”

    “这可说不准,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无知到又让人把大夫给喊过来了。”

    柳若晴揉着微微抽疼的小腹,心里忍不住想要骂娘。

    这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身子果然也被惯得矫情起来了。

    以前她墓上墓下地走,也没见自己痛经过,以前每逢遇到几个同学痛经痛得死去活来,她都能拿自己出来得瑟。

    现在好了,连这点得瑟的资本都没了。

    言渊见她皱着眉捂着小腹看上去十分难受的模样,心底有些不忍。

    没有再跟她抬杠,他走上前去,口气依然生硬,可眸光却柔和了许多,“天还没亮,躺下再睡一会儿吧。”

    柳若晴皱着眉头,表情没有那么轻松。

    “肚子疼,睡不着。”

    见言渊在她身边坐下,“本王给你揉揉,你睡吧。”

    柳若晴神色一怔,眼底带着几分讶然地看着言渊完全不似开玩笑的表情,心头划过一丝异样。

    想到之前自己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那只温暖的手掌在她肚子上一直揉着,难道不是她的错觉,而是言渊他……

    此时的柳若晴说不出来心里是什么感觉,心跳有些紊乱,看着言渊的目光,有几分动容。

    她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言渊这样的人,会纡尊降贵到亲自帮她揉肚子。

    且不说他们两人之前的关系有多么恶劣,就算他们相敬如宾都好,在这个以男人为尊的社会里,别说是他堂堂位高权重的九皇叔,就算是普通人家的男人,也极少有这样为自己的妻子纡尊降贵的。

    柳若晴抿了抿唇,看着言渊,沉默了半晌,问道:“你不睡吗?”

    “不了,我睡不着,再过一个时辰就要上早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