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185.谁煮的水煮鱼
    第185章185.谁煮的水煮鱼

    “哦。”

    柳若晴低低地应了一声,没有再多问。

    早朝的时间是挺早的,柳若晴姑且信了言渊这话,同时,也只能信了这话。

    毕竟,她也不能往别的原因去想啊。

    有些原因,想多了,反而会自寻烦恼,然而,柳若晴的心还是乱了。

    她闭上眼,不想让自己再去想那么多,可肚子上,那温暖的掌心传来的温热,伴随着恰到好处的力量,不停地来回一圈圈地揉着,柳若晴根本就平静不下来。

    直到天灰蒙蒙亮起来的时候,她才重新睡着了。

    因为大夫让她在床上连续休息七八天才能痊愈,小月基本上都没有来叫醒过柳若晴。

    再加上言渊每天一下朝都准时回来,“叫醒服务”也就从小月的身上转移到了言渊的身上。

    就这样,又过去了三天,期间,云娇容跟沈沁还会时不时过来陪她,让她不至于太无聊。

    云娇容总算是没让她失望,之前她跳了一次的《惊鸿舞》她竟然全记住了,甚至那跳舞的身段比她柔软多了。

    就这样,柳若晴算是完全安心下来了。

    明天就是初七了,太后举办百花盛宴的日子。

    此时,距离柳若晴被言渊逼着在床上也已经躺了六天了。

    看着面前又是那清一色清淡的营养食谱,再美味也让柳若晴提不起半点食欲。

    身后的门,吱呀一声推开了,柳若晴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这几天,这人勤快得跟佣人似的,差点都让她误以为言渊这家伙是不是真看上她了。

    “吃不下吗?”

    言渊看着满桌未动的饭菜,问道。

    柳若晴抬眼看着言渊,眼底多了几分生无可恋的神色,哀怨地点了点头。

    突然间,她想到了什么,眼底一亮,“王爷,你上次不是答应我,再等两天就让我吃水煮鱼吗?现在都过去五天了,我可以吃了吧。”

    她兴奋地抓着言渊的手,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这事儿言渊倒是没忘记,当时只是为了安抚她罢了。

    毕竟,那时候她的身子还没有恢复过来,可现在看她脸色红润了许多,精神和状态也不错,再看她确实已经提不起食欲了,也不忍拒绝,便应了下来。

    “好。”

    “谢谢王爷,我爱你,王爷。”

    柳若晴兴奋地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冲向书桌,“我把做水煮鱼的过程写下来,让小月拿去给厨师跟着做。”

    此时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了,自己往常对她师父说的那一句口头禅,此刻却让言渊愣在了原地,嘴角,隐隐地向上漾开了一抹小弧度。

    “小月。”

    柳若晴拿起那张墨汁还未干透的纸,往外走,却被言渊给叫住了,“给我吧。”

    柳若晴一愣,随后回过头来,赶忙摇了摇头,“不用不用,这种小事哪里需要劳烦王爷您啊,让小月送去就行了。”

    “让你给我就给我。”

    言渊没好气地从她手上将那张纸拿了过来,提步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这小子勤快得有些过头了吧,把小月的事都承包了。”

    柳若晴站在门口,看着言渊消失在拐角的背影,嘀咕道。

    言渊出去有一会儿了也没回来,柳若晴的心里莫名得有些空空的。

    这几天每到饭点的时候,言渊都会必到,她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有些习惯了。

    柳若晴在房间等了好久,肚子都开始不争气地叫起来的时候,门外,总算是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的眼底,瞬间亮了起来,直接上去开了门。

    “王妃,您要的水煮鱼好了。”

    柳若晴的目光,下意识地往厨师长的身后看了一眼,却未见言渊的身影,眼神在不知觉间暗淡了下来。

    “端进来吧。”

    “是,王妃。”

    下人退下之后,柳若晴拿起筷子,对着面前这盆水煮鱼发呆了起来。

    明明想了好几天,忍着饿等到现在,可这么一盆水煮鱼放到自己面前,她却提不起食欲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她的胃也变得这么矫情了。

    她拿起筷子,夹着鱼肉吃了一口,眉头骤然拧紧了。

    “怎么又甜又酸的?”

    这水煮鱼看上去还像模像样的,怎么吃起来这么难吃。

    王府的厨师水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劲了。

    虽然他们没做过水煮鱼,可她不是把菜谱给他们了吗?

    他们完全照着坐下来,也不至于难吃到哪里去。

    可眼前这水煮鱼,她光吃一口就知道,这厨师绝对是把白糖当成盐,把醋当成酒了吧。

    “怎么不吃了?”

    门口传来言渊的声音,让柳若晴的眼底,不经意地掠过一道欣然的光芒。

    就连刚才那一口难吃得让她想吐的半生不熟的鱼肉,都瞬间让她觉得美味了。

    “不好吃吗?”

    他刚才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她皱着眉,心里有些不太高兴。

    柳若晴回过头来,见言渊换了一身衣服。

    还没等她开口,言渊已经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你怎么又换了一身衣服,在家里需要这么讲究吗?”

    或许是因为心里某种奇怪的感觉而心虚,柳若晴开始随口找了一个话题。

    言渊的眸色怔了一下,眼底随即掠过一丝不自然。

    “刚才出去的时候,衣服弄脏了。”

    他带着几分刻意地解释道,目光,投向面前的那盆水煮鱼,道:“怎么不吃,不是想了好几天了吗?”

    说起这个,柳若晴就有话说了。

    “王府的厨师是不是换了?这水煮鱼煮得也太难吃了,盐和白糖都分不清,鱼都还没有煮熟……”

    眼看着言渊的脸色,逐渐往下烟了下来,柳若晴默默地收起了还没说完的那些话。

    “给你吃你就吃,挑三拣四做什么?”

    言渊很明显是不高兴了,可柳若晴完全不知道这大爷为什么不高兴。

    他什么时候连厨师都要护短了?

    况且,她这个哪里叫挑三拣四,连鱼都没煮熟好吗?

    “又不是你做的,我批评的又不是你,你干嘛这么生气?”

    柳若晴觉得自己无辜极了,这日理万机的靖王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管闲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