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186.没了他,不习惯
    第186章186.没了他,不习惯

    哎,还是以前那个傲娇冷酷的言渊比较干脆。

    言渊被她这话一堵,脸上闪过一丝明显的不自然。

    “本王只是觉得,他们也是第一次做水煮鱼,火候难免掌握不了,你总得体谅才是。”

    言渊有些刻意地解释着,可偏偏,这样一番解释,从言渊这位大爷的口中说出来,未免太令人震惊了。

    柳若晴好几次都觉得言渊是被掉包了。

    对她好得过分,基本上属于言听计从了,现在竟然还维护起王府的厨师来了。

    这么平易近人可真的一点都不像当初那个傲娇冷血,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的言大爷了。

    面对柳若晴不可思议的眼神,言渊眼底的那一抹心虚更加明显了。

    “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做什么?”

    言渊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对这个女人太好了,让她有些得寸进尺了。

    柳若晴盯着那半生不熟的水煮鱼,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将鱼推到了言渊面前。

    “王爷,要不……您尝一口?”

    如果他尝了之后,没气得拿到去把厨师砍了,她真的相信这人转性了。

    再也不那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了。

    言渊没好气地扫了她一眼,接过她手中的筷子,眼神里,多了几分犹疑。

    真有那么难吃?

    他将信将疑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下一秒,眉头便深锁了起来。

    除了花椒的麻味证明面前这一盆是水煮鱼之外,确实没有让他觉得可以下咽的理由。

    筷子往桌子上没好气地一扔,他沉下脸,道:“别吃了。”

    柳若晴咽了咽口水,盯着那水煮鱼,退而求其次道:“其实,生吃也可以。”

    她已经等了这么多天的,已经受不了了。

    刚拿起筷子,就被言渊一手被拍掉了,“生吃能吃吗?还想在床上躺个十来天是不是?”

    柳若晴苦恼地抿着唇,好想跟她说,她吃生鱼片混芥末的时候,他都作古几百年了。

    “来人。”

    “奴婢在。”

    “把这鱼端出去。”

    “是。”

    小月快步走了过来,端起水煮鱼往外走。

    柳若晴就这样眼巴巴地看着,瞬间觉得,哪怕让她吃个花椒,八角之类的东西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也好啊。

    “等等。”

    “王爷您还有何吩咐?”

    小月回头,见言渊朝柳若晴那八辈子没吃过水煮鱼的脸上,淡淡地扫了一眼,最后,还是让步了,“让厨房那边重新做一份送过来。”

    “是,王爷。”

    小月退下后,言渊回过头来,见柳若晴感激涕零地看着他,就差对他跪下来了。

    “王爷,你对我太好了。”

    她双手用力地抓着言渊的双臂,就像是握紧了领导的手,激动得热泪盈眶。

    言渊低眉,望着覆在自己手背上,还有些冰凉的双手,眼底掠过一丝异样,随后,抬眼给了她一个没好气的眼神。

    “早知道你这么难伺候,本王就不该叫你做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最后连累的,还不是他自己。

    当时,他往山上冲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过一个念头——

    如果那只老虎真的杀了这个蠢蛋,他一定要跟它同归于尽。

    现在回想起来,连他自己都被这样的念头给惊到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女人在他心中已经重要到了那样一个地步。

    柳若晴心情好,对言渊这番嫌弃的说辞,完全不介意,满脑子都被即将到来的水煮鱼给沾满了。

    希望这次那厨师机灵点,别再搞一盆没熟的水煮鱼过来。

    其实,柳若晴的心里还是有些纳闷的。

    那厨师再不济也是堂堂靖王府里的御用大厨,怎么连鱼肉熟没熟都分辨不出来。

    这只有刚刚下厨的新手才会犯的错误吧。

    柳若晴心里纳闷得很,可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什么。

    很快,厨房那边又送来了一盆水煮鱼,香味四溢,完全有她的水准。

    光是闻着那味儿,柳若晴的口水,都已经像潮水一般冲出来了。

    “王爷,鱼来了。”

    小月将鱼放到柳若晴面前,见她盯着那盆鱼双眼冒着光,忍不住掩嘴偷笑。

    完全不等言渊开口,柳若晴已经拿起筷子,也不管那鱼烫不烫,直接往嘴里塞。

    那感觉,就像是饿了好几天的人,突然间吃上了一顿白米饭的感觉,简直美味到仿佛置身天堂。

    还时不时地抬头跟言渊说什么,只是,嘴里塞了太多的东西,让言渊根本听不清楚她说话的内容。

    “吃慢点。”

    看着她那疯狂的吃相,言渊忍不住蹙起眉提醒道。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虐待她了似的。

    终于,那一盆水煮鱼,被柳若晴没几下子就吃得干干净净,就差连汤都端起来喝了。

    她一脸满足地捂着吃撑的肚子,对言渊道:“看来你家厨师需要调教,八成是知道你生气了,这一回头,味道完全不一样了,不但鱼肉熟了,味道都能赶上我的手艺了。”

    不知道为什么,柳若晴发现,自己一批评一开始那盆鱼,言渊的脸色就往下沉,一脸“老子不高兴”的样子。

    切,又不是他煮的,他干嘛这副表情?

    算了,算了,本姑娘看在吃了这么一大盆水煮鱼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

    神机堂——

    “少主,距离冬祭大典只有一个多月了,我们必须尽快见到云小姐才行。”

    “是啊,少主,时间不多了,皇陵冬祭是刺杀皇帝最好的机会,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恐怕还得等上好长一段时间。”

    “……”

    神机堂内,各堂堂主都纷纷地提出自己的想法,目光一并投向坐在堂前,那一脸漫不经心的男子。

    见他袖长的指尖,若有所思地轻抚着杯沿,片刻过后,道:“明日是东楚太后的举办百花盛宴的日子,容儿也一定会去,你们找个机会,这一次务必将她带过来。”

    “是,少主。”

    夜,深了。

    今日月色正好,只是如今进入冬日,洒下的月光,似乎也添了几分寒凉。

    柳若晴从房间里出来,将身上的衣物裹得紧紧的,目光,下意识地朝对面的别院投了过去。

    此时,言渊还在别院里处理公务,窗棂上,还倒映着他认真的影子。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慢慢习惯了言渊的存在,这会儿没有他在自己面前“碍眼”,她反而睡不着了。

    从东院走出,她本想随便在花园里逛逛,顺便想想明天的百花盛宴该怎么把那些花蝴蝶给打压下去。

    虽然有了惊鸿舞,可也止不住那些花蝴蝶有别的本领呢。

    刚走进花园,便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下人鬼鬼祟祟地站着说着什么,两人的动作还有几分暧昧,却又偷偷摸摸,生怕别人看到似的。

    “小菊,等我攒够了钱,就去你家提亲,我们永永远远在一起。”

    “我可没说要嫁给你呢,谁稀罕你的钱。”

    那个被唤作小菊的少女,虽然说着口是心非的话,可月光下,衬出的那淡淡的红晕,让柳若晴知道,两人分明是两情相悦的。

    真好。

    柳若晴看着他们,眼底不经意间多了几分羡慕。

    那年轻小厮却紧张了,他双手用力握着小菊的手,眼底带着不容忽视的真诚,“小菊,我是真心的,我家里虽然穷,但是,我一定会在王府里努力打工赚钱,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小菊被他这模样给惹笑了,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脑袋,道:“今天我在厨房帮工,亲眼看见王爷给王妃做那个什么水煮鱼呢,你以后愿不愿意也为我做一顿饭啊。”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顿顿我做都没问题。”

    柳若晴倒是没兴趣继续听他们的墙角,原本打算离去,却在听到小菊那话的时候,脚步骤然收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