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187.真喜欢你
    第187章187.真喜欢你

    转过头来,眼底满是惊诧之色,不可思议地盯着小菊,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

    她甚至还想冲上去再问一遍,言渊那家伙今天给她煮了一盆水煮鱼?

    她的脑海里,首先想到了那一盆半生不熟,又酸又甜的水煮鱼了。

    难怪她当时嫌弃那鱼难吃的时候,某人会这么不高兴,还一反常态地为厨师说话,甚至没有大发雷霆。

    原来,他就是那位做菜难吃的厨师啊,她就说,水准怎么一下子降得这么low了。

    小菊的声音,继续传入她的耳中,“话说回来,王爷对王妃真是好的没话说,今天看到他亲自给王妃下厨,我们厨房的人真的吓到了。”

    “我听说小王说了,王爷连糖和盐都分不清,不知道王妃吃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那年轻小厮一脸的幸灾乐祸,却被小菊白了一眼。

    “你小声点,敢取笑王爷,要是被王爷知道了,有你好看的。”

    “好,好,我知道了。”

    那小厮压低了声音,嘴角依然带着笑,“王爷亲自给王妃下厨,这事儿要是传出去,皇上他们估计都会被吓到吧。”

    “那可不,王爷可是打天下的英雄,让他窝在厨房里做菜,可真是为难他了,可我看王爷是开心得很呢,做菜的时候,还带着微笑,看来,为自己心爱的人下厨,真是像王爷这般尊贵的人,都会心甘情愿呢。”

    “小菊……”

    年轻小厮闻言,双手握着小菊的手,脸上满是真诚,“虽然我不像王爷这么优秀,但是,我一定会像王爷对王妃那样对你好的,你相信我。”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被人看到了不好。”

    “好,明天见。”

    小菊跟那小厮分开之后,柳若晴却像是被人点了穴,脚下一动不动的定格在了原地。

    那鱼真的是言渊为她煮的?

    她完全无法想象言渊下厨时候的模样,那样笨拙,那样生疏。

    其实,她完全可以大笑出声,取笑那个被伺候惯了的大爷竟然也不自量力地去下厨,可偏偏,此刻她完全笑不出来。

    心里,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在流动,甚至,正一点点地填满她的心脏。

    她抿着唇,目光,缓缓投向偏殿的方向,那个人还在认真地处理公务。

    她蹙着眉,心里有些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矛盾,挣扎,还有些许多复杂的情感融入其中。

    “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不是真正的柳天心,你敢为我担下那欺君之罪吗?”

    她平时很少让自己去想这方面的事,因为没必要。

    只要她找到了机会,她就会逃走,逃得远远的,不管真的柳天心出现,或者言渊以及他身边的任何人发现她不是柳天心都好,她完全不在意。

    可是,这一刻,她却矛盾了。

    哪怕她找个机会逃了,好像有些东西已经在不经意间留下了,带不走,消不掉。

    若有所思地回到东院,她整个脑子还很乱,回到房间地说话,大脑还很活跃,完全没有半点睡意。

    在床上辗转反侧地躺了好久,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了。

    柳若晴快速坐起身,看着言渊从门外进来。

    言渊见她还醒着,有些惊讶,“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他走到柳若晴面前,柳若晴却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什么都没说。

    脑子里,却活跃得很。

    言渊对她这么好,真的是因为内疚吗?

    可是,他堂堂靖王,别说只是害她差点被老虎吃了,就算他杀了她,在这种封建皇权说了算的年代,言渊也完全不需要内疚,更何况,那还是一个意外。

    难不成,真因为他喜欢上她了?

    也不像啊,她有什么优点被他看上了吗?

    思来想去,柳若晴非常有自知之明地觉得自己身上完全找不到任何优点,更加没有能让言渊这种**oss看上的优点。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言渊觉得她差点被老虎吃了,实在太可怜了,他身为丈夫,就应该理所当然照顾她,关心她。

    柳若晴突然间恍然,觉得这种可能完全解释得通。

    当她想到这点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了一种瞬间释然的感觉。

    言渊不知道柳若晴在想什么,只是看她对着自己时而皱眉,时而发呆,时而高兴,时而苦恼,最后又化作释然,好像有什么事正在困扰着她似的。

    “这样盯着本王做什么,不认识本王了?”

    他忍不住开口,同时,也将柳若晴拉回了神。

    “没……没有啊,就是在想明天云娇容能不能把那些花蝴蝶给干掉。”

    她随口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言渊,想起自己刚才心里纠结着的那个问题,在面对言渊的时候,还有些心虚。

    言渊反而没有怀疑什么,听她这么说,出声宽慰道:“你放心,就算庞月秋那帮人真的赢了云娇容,皇帝也不会立她们任何人为后的。”

    “真的假的?”

    虽然电视上演过不少皇帝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戏码,可也有不少皇帝,这边喜欢着一个女人,这边还有三千个女人填充后宫,就怕不够他睡似的。

    反正,她是完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一个男人会为一个女人守身如玉一辈子,尤其对方还是全天下权利最大的男人。

    “你要是不信,明天看看就知道了,现在赶紧睡觉,明天要早起。”

    言渊拍了拍她的脑袋,轻声催促道。

    不知道何时,这样一个下意识的小动作,会让言渊做得这般理所当然,完全没意识到这样的动作,有时候显得过于亲昵了。

    今日是初七,大家期待的百花盛宴终于到了。

    被言渊强迫着在王府里休养了大半个月,柳若晴总算是恢复了元气。

    一早,她便去了西郊找云娇容,在她的计划里,云娇容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为什么当年梅妃能一曲闻名天下,为什么甄嬛能在皇帝面前一鸣惊人,还不都是那支惊鸿舞吗?

    所以,她深信,云娇容这一次绝对不会让她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