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189.靖王震怒
    第189章189.靖王震怒

    “靖王妃,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不想把你牵扯进去,我只要带走云小姐,请你不要与我们为难。”

    小艺手中的剑灵活地一转,随后,便完全不给柳若晴犹豫的机会,朝她攻了过去。

    柳若晴在心里低声咒骂了一声,看着小艺出手时招招致命的样子,是非要带走云娇容不可了。

    越是这样,她对云娇容的身份就越是好奇。

    跟小艺交手,她的身手在神机堂内的地位绝对不低,她想轻松拿下小艺可没那么容易。

    屋内的打斗虽然激烈,可是还不足以引起那些驻扎在营地的锐兵营的兵。

    柳若晴心下一凛,下一秒,在躲过了小艺的攻击之后,道:“这里地方太小了,不如出去好好较量。”

    小艺清楚柳若晴的心思,无非是想将营地那边的锐兵营的人给引过来。

    “我没心思跟王妃比武,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话音落下,小艺已经冲到云娇容面前,拽起她的手臂往后院跑。

    后院里,倒着几个被小艺的蒙汗药放到的精兵,此时,小艺带云娇容跑出去的时候,根本无人阻拦。

    好在柳若晴很快便追了上来,用脚尖挑起落在地上的剑,飞身拦在了小艺二人面前。

    手中有了兵器,柳若晴在小艺面前占的上风就明显了。

    再加上,这里的打斗终于引来了远处的锐兵营的兵,他们已经快步朝这边冲过来了。

    小艺的眼底慌了几分,这短暂的慌乱,让柳若晴的攻势变得更加游刃有余。

    就在这时候,她的面前突然间又多了一批江湖人,加入了打斗,场面变得更加复杂了。

    “你带云小姐离开,这里交给我们。”

    “好。”

    云娇容被小艺拽着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锐兵营的人已经来了,柳若晴没时间留下交代什么,便一路追了上去。

    这次来的人,身后明显比上次那几个使七剑阵法的人高了许多。

    这神机堂的人,果然不容小觑。

    难怪这么多年了,朝廷都拿他们没办法。

    双方打得难分难解,柳若晴的手臂上,被划出了好长一道血口,可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许多,必须要阻止那群人带走云娇容。

    锐兵营的几个副将已经加入了,形势有所好转。

    “王妃,请您带云小姐离开,这边交给我们。”

    “好。”

    柳若晴咬牙忍着手臂上的疼,抓着云娇容,凌空一跃,在云娇容惊恐的惊呼声中,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皇宫里,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及女眷都开始陆陆续续地进宫赴宴了。

    虽说是一年一度的百花盛宴,可是,这次的百花盛宴意义是不一样的,那些女眷都知道这次盛宴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一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生怕风头压不过别人,尤其是庞月秋,那盛气凌人的架势,就已经认定了自己就是皇后的唯一人选了。

    “容儿和九婶怎么还没过来?”

    言朔的目光,时不时地朝长寿宫大门口看去,心里有些焦急。

    他心里清楚,云娇容一直在拒绝他,这次的百花宴这么明显的用意,他并不敢确定容儿会过来。

    言渊的眉头也跟着蹙起,心里也多了几分诧异。

    柳天心那个女人有多重视这次的百花盛宴,他是知道的。

    平时这么爱睡懒觉,今天都早早地起来了,算算时间,她应该早就到了才是。

    这样想着,言渊的心里头,有了几分不安。

    “我出去看看。”

    言渊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快步出了长寿宫,脸上因为不安而沉了下来。

    才出了宫门,便看到柳若晴带着云娇容往这边跑,步伐有些踉跄,手臂上带着刺眼的血红,唇上没有了血色。

    言渊心底一惊,已经快步冲了上去,“发生什么事了?”

    “王妃她……我……不知道……那些人……”

    云娇容吓得有些语无伦次,根本讲不清楚。

    柳若晴这一次伤得虽然不重,但是因为刚大病初愈,加上刚才一路带着云娇容飞奔,血流得有些快,整个人看上去有些体力不支。

    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总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稍微动一动,就觉得累得不行,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到底怎么了!”

    言渊急了,直接不耐烦地对着云娇容吼了出来,另一只手,揽着有些站不稳的柳若晴,心疼得要命。

    被言渊这么一吼,云娇容更是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见柳若晴靠在言渊怀里,扯了扯他的衣服,低声道:“我没事,让我休息一会儿再说。”

    言渊的目光,在触及她那张没有血色的脸时,下意识地柔和了几分。

    俯下身直接抱起她往宫里走去,进了自己的行宫,而云娇容也总算是回了神,加快了脚步跟上。

    想起自己这是第二次害柳若晴受伤,心里内疚得不行。

    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定要带走她。

    紫钰宫——

    这是言渊封王立府之前在皇宫的寝殿。

    如今,他虽然不常住宫中,这殿一直为他保留着。

    “传太医。”

    “不用了。”

    柳若晴开口,拉住言渊的衣袖,道:“只是流了点血,倒点金疮药上去,包扎一下就行了。”

    “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你自己说说,你这短短两个月以来,受了多少次伤了?”

    言渊有些恼火,骂她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那愠怒的火光,硬生生地将眼底涌出来的那丝紧张和心疼给掩盖了下去。

    “……”

    柳若晴垂下眸子没有说话。

    之前那几次受伤,还不都是你害的,还有脸问。

    可是,看这家伙现在这么凶,她还是识相地选择闭嘴好了。

    云娇容也是被言渊这模样给吓到了,虽然看他是在骂柳若晴,可她这次的受伤,也是因为救她,她心里自责得厉害。

    “王爷,都是臣女的错,是臣女又一次害王妃她受伤了,请您责罚。”

    她哽咽着声音,在言渊面前跪了下来。

    “你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这次的事,你让皇帝亲自过来跟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