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190.十公主的提醒
    第190章190.十公主的提醒

    言渊是真的被气到了,说话的用词和语气都显得有些过分,就连柳若晴都被言渊这次的反应给吓到了。

    不是吧,她真的只是一点点小伤而已啊,至于吗?

    什么叫让皇帝亲自过来跟他说?

    难不成让皇帝一个君王跑来跟他一个臣子道歉不成。

    虽说他是人家叔叔,可毕竟君臣有别啊。

    言渊这家伙是疯了不成?还是他太有恃无恐了。

    柳若晴觉得事情有些太严重了,她本来就不碍事,言渊这样目中无人的说辞要是传到皇帝那边,万一皇帝把这话放在心上了,引起叔侄嫌隙就不好了。

    本来自古帝王家最无情,在有些事情上,还是不能太嚣张了。

    言渊这家伙就是太嚣张了,平时就没见他把皇帝放在眼里过。

    也说言朔那小子脾气好,要换做那种猜忌心重的皇帝,言渊这脑袋怕是得砍个几百次了。

    云娇容在言渊这样的凌人盛气下没敢说话,只是沉默地跪着。

    “言渊,我真没事。你赶紧给我擦点药啊,我要疼死了。”

    柳若晴出声,想要将言渊的注意力转开。

    好在这家伙也算是听话,听她这么说,赶紧从柜子里取来金疮药。

    只听“嘶——”的一声,柳若晴的袖子直接被言渊给撕了下来。

    这动作也太粗暴了。

    “皇兄。”

    就在这个时候,紫钰宫门口,传来一道娇弱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落下之时,一道华丽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柳若晴的视线里。

    那少女看到言渊在给柳若晴包扎的时候,惊讶地站在原地,足足愣了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就像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一般。

    皇兄?

    柳若晴也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少女,敢在言渊的地盘这样乱闯的,这身份地位绝对不一般。

    有点眼熟……

    难道她是……

    “裳儿,你怎么来了?”

    言渊看到眼前的少女,也有些吃惊。

    自从她中毒了之后,情况越来越严重,就一直待在公主府休养不能出来,每年的百花盛宴,她也没能参加。

    今天她竟然能单独走路了?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柳若晴之前被言渊拉去公主府见到的那个身中剧毒的十公主言裳。

    柳若晴了然,难怪觉得她眼熟呢,当时在公主府的时候,她就匆匆看了一眼,没什么印象。

    不对呀,她不是中毒了不能下床了吗?怎么最近又好了?

    言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提步朝言渊走了过去,“皇兄,我觉得这几日的精神和身体状况都不错,就想来看看皇嫂的百花盛宴,人家以前都没参加过,今天也想来看看。”

    “你的身体能坚持住吗?”

    言渊拧着眉,有些不太放心。

    “我没事的,等会儿不舒服了,我提前离开就是了。”

    言裳挽着言渊的手臂,撒娇道,目光,带着几分异样地看向言渊身边的柳若晴,眼神里,透露着几分审视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言裳看她的目光,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像是在动物园里,被游客围观的小动物似的。

    言渊也注意到了言裳的目光,拉着她到了柳若晴面前,道:“这是你嫂嫂。”

    嫂嫂……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字从言渊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让柳若晴听着有些别扭。

    “嫂嫂?”

    言裳看着柳若晴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怀疑,还有几分不屑和不尊重。

    “就是皇兄你用一块封地换过来,用她的血给我解毒的那位吗?”

    言裳的言辞,让柳若晴听着格外刺耳,虽说这是事实,你用得着说得这么直接吗?

    话说回来,要不是言裳这么一提醒,她都差点忘了,言渊娶她的目的是什么了。

    言渊的脸色,在听到言裳这话的时候,骤然一沉,眼底瞬间掠过一丝明显的不悦。

    如果面前站着的不是他一直捧在手心疼着的妹妹,他现在已经让她滚了。

    目光,朝柳若晴的脸上看了一眼,见她拧着眉不语,言渊的心头,多了几分不安和忐忑。

    “裳儿,别乱说。”

    他竟然害怕身边这个女人会因为这个而生气。

    “人家哪有胡说,她本来就是你用地换来的。”

    言裳有些不高兴,她第一次看到言渊在她面前烟下脸,虽然没有太明显得凶她,但是,对言裳来说,已经足够严重了。

    柳若晴的心里,有些抵触,有些压抑,不太懂这样的压抑感来自哪里。

    言渊已经帮她的伤口包扎好,她的状态也恢复了一些,便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嘴角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她移步上前,将云娇容从地上扶起,回头看向言渊,笑道:

    “公主确实说的没错,我本来就是你拿封地换过来的。”

    虽然,他换的是柳天心,可她现在的身份,不就是柳天心么?

    这段日子以来,柳若晴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习惯了言渊的存在。

    甚至,有时候,言渊对她的纵容和紧张,她也能感觉到,可她竟然会异想天开到觉得言渊是因为把她当成了妻子,所以对她好,对她在乎。

    现在,言裳公主的再一次提醒,让她幡然醒悟。

    言渊所有的好,所有的宽容,都是有目的的,为了她的妹妹,所以,他才一直用他的耐性去包容她。

    柳若晴没想到,这样的认知会让自己此刻这么难过,难过得想要逃跑。

    “还是你有自知之明,本来就是嘛。”

    柳若晴的话,让言裳更加得意了,眼神甚至挑衅地看了柳若晴一眼。

    柳若晴没看她,也没看言渊,只是拉着云娇容往外走,“宴会快开始了,那些人肯定都等在那里了,我们迟到了会给人留下把柄。”

    “柳天心!”

    身后,传来言渊微愠的声音,柳若晴权当没听见。

    这会儿,她要是走回到言渊面前,她可不保证自己会不会拿条凳子往言渊的头上砸下去。

    “王妃,您衣服都这样了,要不去换一件吧。”

    走到半路的时候,云娇容小声地提醒道。

    柳若晴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急着出门,没来得及把身上这件带血的衣服给换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