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191.王妃进后院了
    第191章191.王妃进后院了

    “可是,现在我去哪里换衣服啊?”

    难不成跑回靖王府去吗?

    哎,这古代就是不方便,连个电话都没有,不然的话,她可以打个电话给小月,让她送过来了。

    云娇容也为难了。

    皇上没有选后纳妃,后宫里除了太后就是宫女,也没适合王妃今日穿的衣服呀。

    “没事,等会儿我从长寿宫的后门进去,去皇嫂那里随便借一件衣服穿上。”

    柳若晴倒是看得开,反正她也不是今天的主角。

    加上太后那个人,虽然四十多岁了,可保养得很好,身材纤细修长,衣服尺寸给她穿肯定没问题。

    “别犹豫了,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柳若晴不给云娇容犹豫的机会,拽起她就往长寿宫那边跑去。

    紫钰宫那边,言渊沉着脸,从门口收回目光,看着言裳的眼神,多了几分让她害怕的冰冷。

    “皇兄,你这样看着我干吗?”

    她是第一次见言渊用这样冰冷的目光看她,心里有些害怕。

    “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那是你嫂子!”

    言渊的声音,提高了半分,吓得言裳本能地颤了一颤,双眼愕然地看着言渊凶悍的模样,半晌没有出声。

    她从小到大,就知道九哥是最疼她的,她也最喜欢跟着九哥,九哥从来没有这样凶过她。

    别说是凶她,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今天竟然为了一个西擎公主,那个他用封底换过来的东西而骂她,凶她。

    “她才不是我嫂子,她是你用地换来地,这是你亲口告诉我的,我才不会承认她是我嫂子,她不配!”

    言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着。

    因为情绪有些激动,她的呼吸有些困难,脸色比起刚进门的时候,还有白几分。

    言渊虽然气她刚才在柳若晴面前胡言乱语胡,可是看她这模样,还是有些担心的。

    声音也软了几分,“好了,你先在皇兄的寝宫里休息一会儿,百花宴还要一会儿才开始。”

    言渊的心里是有些急的,柳若晴离开时的表情,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

    他现在想急着出去找她,却又不放心言裳一个人在这里。

    “那你现在要去哪里?”

    言裳眼巴巴地望着言渊,噙着泪的目光,看上去十分楚楚可怜。

    “我去皇嫂那里看看,你乖乖躺下休息,有什么事就喊下人去长寿宫叫我。”

    言裳看着言渊清冷的面容,不似往常那么疼惜她,虽然声音放软了一些,可还是能会感觉出他在生气。

    言裳识相地没有在闹,听话地躺了下来。

    安顿好言裳之后,言渊便从房间里快步离去了。

    言裳躺在床上,想着言渊刚才为了柳若晴而责骂她的模样,心里越想越委屈,越想就越生气。

    “哼!皇兄竟然为了一个外人骂我,我是不会这么算了的。”

    柳若晴是从长寿宫的后院进去,前面那些女眷根本就没有看到她。

    从后院进去的时候,遇上了太后身边的侍女冬雪。

    “靖……靖王妃,您怎么……”

    冬雪看到柳若晴手臂上绑着纱布的伤口,被吓了一大跳。

    “嘘。”

    柳若晴将手放到嘴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此事说来话长,冬雪姑姑,你去找件皇嫂的衣服给我换上。”

    “这……”

    冬雪一时间有些为难,太后的衣服,哪能随便给她人穿的?

    可靖王妃这模样……

    “王妃,您请先跟奴婢进屋再说吧。”

    “好。”

    因为担心太后会为难云娇容,百花宴还没有开始,皇帝就一早等在那里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云娇容出现在门口,他眼中一亮,快步朝她走了过去,“怎么才过来?”

    这个时候,皇帝才发现云娇容的衣着有些脏乱,头发也有几根凌乱的散在两颊边。

    他的眸光,骤然沉了下来,“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言渊也已经赶来,没有看到柳若晴,心头一着急,一把将云娇容拽了过来,动作有些粗暴,“柳天心呢?”

    云娇容是有些怕言渊的,尤其是刚才在紫钰宫才言渊训的那一幕,她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害怕。

    “王妃她进后院了。”

    云娇容原本是想在后院等她,可又担心自己有些污浊的衣裳会惹人怀疑,便只好听柳若晴的,先过来找皇帝。

    可才见到皇帝,就又被言渊逮着训了。

    “进后院?”

    言渊还纳闷那个女人为什么好端端地正门不走要走后门,便看到她随着太后身边的婢女冬雪从内殿走出来,身上还套了一身明显不符合她年纪的衣服。

    众人看柳若晴这身打扮,也是忍不住掩嘴轻笑,只是碍于人家是靖王妃,有了上次的教训,自然不敢造次。

    而柳若晴本来就看这些假惺惺的女人不顺眼,自然看都没有看她们,在太后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抬眸开始寻找云娇容。

    远远的,她看到了云娇容站在言朔身边,此时,还多了一个言渊在。

    看到言渊,柳若晴的心里有些不高兴,自然也就直接忽视了他的存在,在众人面前,跑向门口。

    “你先别进去,我叫冬雪姑姑派人去了一趟沈府,让沈沁给你带了一套衣服过来,你等会儿把她的衣服换上。”

    宫里没有跟她们年龄相当的女眷也是麻烦,想要换套衣服都得费这么大的周章。

    言朔的表情在此时冷了下来,看着柳若晴的目光多了几分严肃,“九婶,你们两个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柳若晴虽然换了一套衣服,可言朔还是能看出来,她右手臂的行动有些不便,分明就是受了伤。

    “还能有什么事,你派去照顾娇容的婢女是神机堂的奸细,娇容差点又被他们给带走了。”

    柳若晴没好气地开口。

    这皇帝的手气,都可以去买**彩了,这么多宫女中,还能正好挑出一个神机堂的奸细当云娇容的婢女。

    如果小艺不是今天下手正好碰上她在的话,云娇容恐怕真的要被带走了。

    到时候,这小子哭都来不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