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192.你别放在心上
    第192章192.你别放在心上

    言朔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那些该死的贼党!”

    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朕派了一千名锐兵营的人在那里,他们都干什么去了?”

    “当值的那些被小艺在饭菜里下了蒙汗药了。”

    柳若晴随口解释道,没有说当时他们身边还放了一个酒瓶。

    想必是当时小艺借着云娇容的名义给他们拿酒喝暖身子,他们也不疑有他。

    可要是让皇帝或者言渊知道当值的士兵敢违纪喝酒,就算不死也得丢去半条命。

    反正,云娇容现在也没什么事,就没必要拖别人下水了。

    那算命先生不是说吗?与人为善,广结善缘。

    她这算是积德行善了吧。

    “行了,皇上,我带娇容去等沈沁,百花宴很快就开始了。”

    柳若晴在跟言朔说话的时候,言渊一直在看着她,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便出声打断了眼前压抑的气氛,拉着云娇容绕过他离开。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明明言渊从最初就告诉她,他娶她的目的,其实,她是知道的。

    可是现在,她就是生气了,还气得不轻。

    皇帝心里虽然焦急,但是,百花宴在即,容儿现在的妆容要是到了太后面前,一定会让人说闲话,他只能耐着性子,等她把衣服换好了再说了。

    两人去了宫门口,正好碰上了沈沁随着沈学士一同进宫。

    “王妃,娇容。”

    沈学士陪着沈沁一同前来,“微臣见过靖王妃。”

    “沈大人客气了。”

    柳若晴回礼。

    “那微臣就不打扰王妃了。”

    随后,沈谦又看向沈沁,道:“沁儿,大爹爹先去一趟翰林院,你就随王妃一同去长寿宫觐见太后,记住,切不可失了礼数。”

    “知道了,大爹爹。”

    送走了沈谦之后,柳若晴拉过沈沁,问道:“给娇容的衣服带来没有?”

    “嗯,带来了,在这呢。”

    沈沁扬了扬手中的包裹,随后,三人找了一个地方,将衣物换上。

    待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三人才一并往长寿宫走去。

    长寿宫内,此时已经来了不少官员女眷。

    这次的百花宴虽说是为皇帝选秀的,但是,按照往年的惯例,三品以上的官员都是被安排邀请之列的。

    此时,长寿宫里,大部分的官员都已经来了。

    言朔,言渊,言绝,还有王丞相,庞太师等官员都在了。

    那些女眷的目光基本上都在盯着座上那三人,虽说是给皇帝选后纳妃,可靖王跟聿王也不是普通人。

    靖王虽然娶了正妃,可他这样的身份,哪怕让她们当个小妾,填房她们都愿意。

    再看聿王,如今还尚未娶妻,要是被聿王看上了,对她们来说也是好事。

    每个人的心里,都打着同样的主意。

    可偏偏,唯独皇帝言朔不知道,这是一场给他选后纳妃的选秀大典。

    太后由始至终都未曾跟她提过。

    柳若晴三人进来的时候,那些女孩子自然不敢像上次那么目中无人了。

    纷纷起身向柳若晴行礼,“臣女参见靖王妃。”

    “不用多礼。”

    柳若晴也算客气,没有完全无视她们,只是对于她们今日打扮痕迹过重的行为,心中不免有些想笑她们不自量力。

    这美人跟仙女的区别就是这样。

    云娇容就算打扮得再普通,那颜值也能秒杀在场所有人。

    要不是她知道太后心里对云娇容有几分抵触,她哪里还需要那么精心地为云娇容安排表演呢。

    哎……

    她发现自己现在就像是云娇容的亲娘似的,为她操碎了心。

    太后看柳若晴进来了,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哪怕她多不待见云娇容,可在这种场合,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天心,快过来。”

    柳若晴觉得,太厚这个嫂子对她是真好,比言渊这个老公对她好多了。

    “是,皇嫂。”

    跟柳若晴在一道的云娇容和沈沁,自然也就离得太后和皇帝他们近了一些。

    那些女眷还是有些羡慕沈沁的,云娇容不说了,皇帝的心就在她身上,可是沈沁呢。

    就因为跟靖王妃走得近,她在太后跟皇帝面前,就多了不少的机会。

    皇上王爷他们看到她的机会,明显比她们多了许多。

    这沈沁倒是挺聪明,知道巴结靖王妃,她们就没有这样的心思。

    那些人在心里了冷哼了一声,鄙视地看着沈沁。

    从进了长寿宫开始,柳若晴就只顾着跟太后还有云娇容二人说笑,偶尔皇帝和言绝插上几句,直接就把言渊给晾在了一旁。

    心里,像是憋着什么似的,难受得很。

    “宴会已经准备好了,众卿家请移步丽香榭那边吧。”

    “多谢太后。”

    太后一声令下之后,群臣站起,皇帝搀着太后前往丽香榭,群臣紧随其后。

    柳若晴正兴致盎然地压低着声音跟云娇容和沈沁说着什么。

    “我跟你们说啊,今天能不能让本王妃在百花宴上一鸣惊人就靠你们了,你们可得给我好好表现,不然……”

    柳若晴的话才说到一半,手臂上突然间多了一道力量,将她的话给打断了。

    抬眼,见是言渊,她蹙了一下眉,眼底多了几分不耐烦,“拉着我干嘛,没看到那么多人都走了吗?”

    柳若晴提步要走,手臂却被言渊拽着动弹不得。

    “你们先过去。”

    言渊清冷的目光,淡淡地扫向云娇容和沈沁,开口道。

    “是,王爷。”

    柳若晴被言渊拽着没法动弹,在云娇容二人离开之后,回头看他,道:“有何吩咐啊,王爷?”

    言渊看着她这般散漫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把他当回事,他的心里有些郁闷。

    现在,站在柳若晴面前,他之前一路过来要说的话,反而说不出口了。

    拧了一下眉,他看着柳若晴,沉默着不开口。

    柳若晴等得有些不耐烦,提高了音量,又一次问道:“你到底拉着我干嘛呀?”

    见言渊看着她,眸光里,萦绕着复杂的光芒,薄唇轻抿着半晌,才缓缓出声道:“起先裳儿说的那话,你别放在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