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193.让云娇容代她
    第193章193.让云娇容代她

    柳若晴眼中一讶,诧异地看着言渊这话说出来的同时,眼底流淌着的认真的光芒。

    她没想到,言渊特地叫住她就是为了跟她说这个。

    他这是干嘛?怕他找他妹妹麻烦?

    别说她没计较,就算计较了,她又能把他妹妹怎么样,何必多此一举?

    见她满不在乎地扬了扬手,无所谓道:“哎呀,没事,十公主又没说错,这有什么,我没那么小气。”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沈沁她们还在等着我呢,我得赶紧过去,千万不能被庞月秋那帮人抢了风头。”

    说着,她用力扯开了言渊在她手臂上的手,加快脚步跑了。

    言渊蹙着眉站在原地,她那句“十公主又没说错”让他心里有些复杂。

    是,裳儿没说错,他也没说错,可是,那只仅限于他娶她之前。

    可这几个月相处以来,哪怕他再后知后觉都好,他也知道,自己对柳天心,不仅仅只是为了利用她给裳儿解毒这么简单了。

    甚至,这个最初最简单的目的,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在他脑海里消失掉了。

    至于是什么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

    况且,如果他仅仅只是为了那个目的,在得知她的血对裳儿的毒没有用的时候,就已经赶她离开了。

    又何必非要留下她,还差点被她气成内伤?

    言渊心里又气又恼,可却也拿她无可奈何。

    丽香榭是皇宫里风景最好,花开得最美的地方,每年的百花宴都是在这里举办。

    而且春季和冬季交替举办,上一次是春季,这一次,便在冬季。

    待众人坐定之后,那些女眷为了在皇帝面前有表现的机会,已经纷纷迫不及待地想要展示自己了。

    柳若晴看着她们那模样,心中暗笑。

    有老娘在,还有你们什么事?

    柳若晴想着,已经从席间站起,“皇嫂,这次是天心第一次参加您的百花宴,天心这段时间精心准备了一个开场表演,给皇嫂还有各位大人夫人以及各位千金小姐们助助兴。”

    众人听靖王妃这样说了,当然会很给面子地恭维道:“那臣等今天是有眼福了。”

    “众位大人客气了,天心就献丑了。”

    柳若晴故作谦虚地站起,压低了声音,对云沈二人道:“你们可得给我好好表演,别坏了我的好事。”

    “是。”

    突然间,见柳若晴的嘴边传来一声低沉的吃痛声,眉头皱起,看上去好像很难受。

    “王妃,您怎么了?”

    沈沁意识到了她的不对劲,紧张地问道。

    云娇容却是反应过来了,“王妃一定是扯到伤口了。”

    她担忧地看着柳若晴,忐忑道:“王妃,您的伤口很深,惊鸿舞动作幅度这么大,伤口一定会裂开的。”

    柳若晴脸色一变,眼底闪过一丝惊慌,“那怎么办?我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答应皇嫂了,这会儿又反悔的话,皇嫂一定会责怪我的,怎么办,怎么办……”

    她紧张地眼泛泪光,“不行,就算伤口裂开,我也要把这个表演给完成了,嘶……”

    她拧着眉,再次吃痛地闷哼了一声,痛苦的表情在此时看上去更加狰狞了。

    “王妃,您这个样子根本不能上去,您跟太后说明情况,太后会谅解的。”

    沈沁也跟着皱起了眉,担忧地看着柳若晴。

    云娇容在一边拧着眉不做声。

    她其实一点都不想在百花宴上出风头,她虽然不知道其他那些女子准备了什么表演要在太后面前演绎。

    可她清楚那曲《惊鸿舞》有多少的影响力。

    当时,是靖王妃跳,她在边上弹个琴也没什么,可现在靖王妃都这样了,跳舞是没法跳了。

    可她现在都急哭了,宁可受伤也要上,难道她真的眼睁睁看她伤口再裂开一次吗?

    王妃这一次受伤,也是因为救她才这样,她怎么能为了不让自己惹麻烦,就把麻烦又扔给王妃呢。

    一番斟酌之后,她咬咬牙,下定决心道:“王妃,要不,我来替您跳吧,我虽然跳得没您好,但是,做个开场表演应该没问题的,您坐下安心养伤吧。”

    此时的云娇容,根本就没注意到柳若晴眼底一闪而逝的得逞。

    姐姐,你那身段跳出来的舞怎么可能比我差?你也太谦虚了。

    我那个跳舞的功夫,也就是把动作完成了而已,那精髓,只有你这种仙女才能演绎得出来,知道吗?

    要说本姑娘足智多谋呢。

    梅妃当年能一舞成名,她云娇容也一定可以。

    柳若晴的心里得意地想着。

    原本,她还只是打算让云娇容学好这支舞,她今天再找个借口说自己不舒服或者头晕之类的,让云娇容替她跳。

    可今天又正好让她遇上了神机堂的人要带走云娇容,她现在成了云娇容的救命恩人,又因为她受了伤,根本不需要她要求,云娇容也一定会主动请缨。

    看,现在不就是一举两得了吗?

    柳若晴满脑子的算计,脸上却是一脸的为难,“娇容,我知道你不愿意在这个宴会上出风头,我不想为难你,其实,我咬咬牙还是能忍下去的。”

    她说得一脸真诚,觉得自己这演技,都比得上云娇容的颜值了。

    “王妃,您别这么说,娇容的命,两次都是您救的,这点小事算什么呢,就让娇容来吧。”

    她们三人在一旁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别人并没有听清楚,只是见柳若晴久久没有动作,不免有几分好奇。

    “天心,怎么了?”

    太后等了一会儿,见柳若晴眉头深锁,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没事,皇嫂,天心的手疼得厉害,这个开场表演,只能让娇容代劳了,请皇嫂您恕罪。”

    众人一听,这么重要的开场表演,竟然直接让云娇容上了,心里顿生不快。

    谁知道这靖王妃是真的手疼还是找个借口把机会给云娇容。

    那些个女孩子的心里,十分不痛快,总觉得这靖王妃是故意跟她们做对,一次次给云娇容机会。

    太后一听,也有些不太高兴,她心里对云娇容是有些抵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