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194.坐柳若晴身边
    第194章194.坐柳若晴身边

    可是,她看柳若晴的脸色却是有些苍白,便也不好勉强什么。

    “既是如此,天心还是好好休息吧。”

    “多谢皇嫂。”

    柳若晴垂眸,隐去了眼中的笑意,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琴师和吹笛的乐师自然直接有宫里的乐师来负责了,他们毕竟是久经乐场的人,只要有谱子给他们,他们都能随时演奏。

    这一点,柳若晴倒是不会担心会被搞砸。

    她现在倒是有些担心跟着云娇容一起前方表演台的沈沁了。

    刚才,王玄翎来的时候,沈沁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太好,甚至有些心不在焉。

    万一她唱错了,或者发挥失常,可是会直接影响云娇容这支舞的整体美感啊。

    她有些苦恼地在位子上坐下,心里有些紧张了起来。

    那丫头也真是,喜欢谁不行,偏偏就喜欢上了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呢。

    丽香榭这里的表演台很大很宽敞,舞台华丽,设备齐全。

    平时,太后在宫里设宴时,宫里的戏曲表演都是在这里。

    随着那低沉的琴声和沈沁恍如天籁的声音响起,那垂着的帘幕也开始缓缓拉开。

    云娇容柔美的身段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只是那一两个动作,便已经让全场惊艳,就连那些官员看得眼睛都直了。

    众人屏息,就像是真的看到天女下凡了一般,生怕发出一点的声音,都会亵渎了这仙子的美。

    《惊鸿舞》本身就属于宫廷舞蹈,是一支写意手法的舞蹈,舞姿轻盈柔美,把女人美好的身段展露得淋漓尽致。

    这支舞里的动作,有些像鸿雁飞翔时的样子,又有凤凰来仪,百兽率舞之意,柔美中又带着磅礴。

    云娇容的表现,果然没让柳若晴失望。

    她看现场那些原本还洋洋得意的女孩子,此刻的表情明显有些退却了。

    而这,正是柳若晴想看到了。

    让敌人连发萌芽的机会都给直接扼杀了,这就是她柳若晴的规则。

    一舞毕,现场还是没有一点动静,直到那一声一声清脆的掌声,从言朔的掌心中传出的时候,众人才骤然回过神来的。

    紧随其中的,便是震耳欲聋的掌声。

    其他那些女孩子心里不管有多不情愿都好,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鼓掌了。

    云娇容有些尴尬,行完礼之后,便快速从台上退了下去。

    “容儿,你这支舞跳得真好看,都把朕给看呆了。”

    言朔挨着云娇容坐着,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感情。

    那些女孩子看得眼都红了,又气又恼。

    什么给皇上选后,分明就是让云娇容过来向她们炫耀才是真的。

    这个开场表演不得不说,绝对是精彩绝伦。

    即使太后不喜欢云娇容,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云娇容绝对是艳惊全场,那些女孩子也没了表演的心思。

    大家心里其实都清楚,有了云娇容这个开场表演,他们精心准备的各种诗词歌赋,都显得没那么出彩了。

    如果现在不自量力出来表现,无非就是自取其辱而已。

    “皇上谬赞了,都是王妃教的,娇容只是卖弄罢了。”

    云娇容不敢直视言朔的眼睛,即使没有跟皇帝对视,她都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有多灼热。

    “九婶总是次次能给朕带来惊喜。”

    言朔看向柳若晴,毫不吝啬地称赞道。

    “看来本公主错过了一场精彩的表演嘛。”

    此时,在长寿宫门口,传力一道清澈的嗓音,虽然气息有些弱,可气势却不弱。

    能在长寿宫外直接这样开门见山闯入的人,胆子可真不小。

    还自称本公主?

    难道是……

    众人一致将目光投向长寿宫外,见门口,一妙龄少女出现在那里,脸色带着一丝惨白,可那双眼睛却格外透明。

    眉宇间,跟言渊有明显的相似。

    “十公主?是十公主……”

    有些朝臣还是认出了她。

    虽然她出宫静养了之后很少进宫来,尤其是近几年,因为公主病情加重,嫌少在宫内露面。

    可这些官员很多都在朝中当了几十年的官,认识言裳并不出奇。

    况且,整个京城,能自称“本公主”的,除了言裳之外,也不会有别人了。

    “十皇妹!”

    太后也是一脸震惊,“你怎么来了,你的毒解了?”

    太后知道,这几年,言裳的病越来越严重,现在竟然能下床走路,自然主观地以为她的毒解了。

    言裳的眼底,闪过一丝暗淡的色彩,对太后摇了摇头,“还没呢,皇嫂,臣妹就是在公主府待烦了,想来看看皇嫂。”

    “好,好,来,到这里来坐。”

    太后甚至高兴,立即招呼着言裳到她身边过去。

    言裳笑着朝太后走去,在经过柳若晴身边的时候,鄙视地冷哼了一声,随后收住了脚步。

    转身看向柳若晴,道:“天心公主,本公主能坐你身边吗?”

    她对柳若晴的称呼,让在场好些人都讶了一下。

    且不说人家算是她的嫂子,就算她不叫这一声嫂子,一声靖王妃柳若晴也承受得起。

    可偏偏,她嫂子也不叫,靖王妃也不叫,这一声“天心公主”叫出来的时候,显得格外突兀。

    柳若晴原本还因为云娇容刚才的表演而欣然自得。

    可自从言裳出现之后,她的心里有本能得有些抵触,言裳对她的那种敌意,她很清楚就能感觉出来。

    天心公主……

    柳若晴在心里暗笑,她可真是不待见她这个嫂子呢,果然是兄妹情深,她跟她哥哥一样都很讨厌她。

    心底不禁发笑,她抬眼对上言裳挑衅的目光,微微一笑,“当然,公主请坐。”

    从百花宴开始,言渊就一直沉着脸没说话,直到言裳出现,他的心头,又有了一丝不安。

    言裳什么性格,他清楚,从小任性骄纵惯了。

    因为是最小的公主,所有人都宠着她,下人们更是不敢惹她不高兴,以至于养成她如今唯我独尊的性格。

    她唯一怕的人,恐怕就是他这个九哥了,可也仅此而已。

    言渊有些担心言裳又会说一些让柳若晴误会的话,端着酒杯的力量有些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