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195.拧断她的手
    第195章195.拧断她的手

    言裳在柳若晴身边坐下之后,便听她鼻尖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对柳若晴道:

    “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承认你是我嫂子的,你配不上我九哥。”

    柳若晴完全不以为意地一笑,没有理会。

    言裳见柳若晴不理她,先前被言渊骂的委屈,也全部栽在了柳若晴的身上。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我不需要你承认。”

    柳若晴也不客气,这个小姑子对她来说,跟个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这女人当初还喝了她半碗血,这个“仇”她可没忘。

    指望她忍气吞声受这有“公举病”的公主的气?

    呸!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谁都得顺着你啊。

    柳若晴在心里,鄙视地翻了个白眼。

    “你……”

    言裳一直压在胸口的那团火,开始向上窜。

    从小到大,上至父皇母后皇兄皇姐,下至宫女太监满朝文武,从来没有哪个人敢用这样的态度跟她说话。

    言裳怒极,恨不得在言语上将柳若晴羞辱一番。

    “你这话说的,不需要我承认?难不成你觉得我九哥会承认?不过就是他用一块不值钱的地换来的东西,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不值钱的地换来的东西?东西?

    柳若晴怒极反笑,这个天真傲娇的十公主可真以为她这个西擎来的公主是盏省油的灯,任她随意羞辱?

    “是啊,所以我的血还是救不了你的命,只能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你死了,没办法,谁让你哥小气,拿块不值钱的地来换,便宜没好货知道吗?拿块石头换仙丹,你兄妹俩的算盘打得也挺好。”

    她可不管她这话会不会直接把言裳给气得去跟阎王爷报到,这话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说出口了。

    比起言裳那怒不可遏的样子,她的模样,像极了是在跟一个朋友闲聊一个无关痛痒的话题。

    言裳气得胸口一上一下,要不是衣服穿得严实,颇有“惊涛骇浪”之势。

    看上去还挺有料。

    柳若晴扯了扯嘴角,事不关己地喝着酒。

    因为长时间的病态,言裳的脸色一直过于苍白,可此时,因为被柳若晴这话气得,多了些许潮红。

    她身上的毒,一直是她不愿意提及和面对的痛,她小小年纪,已经多少年没出过屋门,去看外面的世界。

    她更不愿意去面对已经摆在自己面前的死亡,可偏偏,这个可恶的西擎公主,就这样当着她的面毫不保留地提了出来。

    直接地将这样一个现实,砸在了她的脸上,她怎么能不气。

    “岂有此理,你敢取笑本公主。”

    言裳气得脸色铁青,顺手拔下头上戴着的珠钗,尖锐的钗头直接朝身旁柳若晴的大腿上刺去。

    可那尖头还没近柳若晴的身,只听“嘎嘣”一声响起,随后,便是言裳尖锐的叫声,“啊!”

    她的脸色,骤然惨白,眼泪瞬间往下掉,人已经在柳若晴面前站起,摇摇欲坠。

    “公主,小心。”

    柳若晴在言裳脚步踉跄的时候,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轻轻推了一下。

    言渊一直沉着脸,郁闷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喝酒,等言裳那一声尖锐的喊声响起,才将他的目光引了过去。

    正好见柳若晴伸手扶住了言裳,而言裳正痛哭着恨恨地瞪着柳若晴。

    言渊的眉头一蹙,早该料到那丫头坐在柳天心身边一定会惹事,他刚才就该看着她才对。

    “怎么了?”

    “九……九哥,她……她把我手拧断了,呜~~~”

    言裳哭得很伤心,甩开了柳若晴扶着她的手,眼泪不停往下掉。

    又转头拉着言渊,指着柳若晴,眼泪涟涟地告状道:“九哥,这个女人好恶毒,我就坐在她身边,她就把我手给折断了,呜~~~”

    “不让我坐就不让我坐,刚才干嘛要答应让我坐。”

    言渊没有说话,目光安静地看着柳若晴。

    即使言裳这样的告状对她很不利,她还是一副漫不经心事不关己的样子,就像言裳告状的对象不是她似的。

    等到她把杯中的酒喝完之后,她才缓缓投向言裳,笑了一笑,“公主,你我无冤无仇,干嘛要这样诬陷我?”

    她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一点急着为自己解释,只是神色从容地看着言裳。

    “你还敢狡辩。”

    言裳抬起手,递到言渊面前,“九哥,你看,人家的手都肿了,动都不能动了,好痛,呜……”

    言渊的目光,淡淡地从柳若晴的身上收回,看向言裳递过来的手腕。

    手腕确实有些肿,可不用摸他都知道言裳的手没断,真断了她还能忍着跟他告状?

    言渊的眼底,不免有些恼怒。

    “九哥,你快把这个恶毒的女人休了,九哥……”

    “十皇妹,不得胡言,在这种场合说这话,成何体统。”

    一直在边上没有掺和的言绝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么多官员在这里,她堂堂一个公主,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堂堂靖王休妻。

    她真以为这皇家是寻常百姓人家,说休妻就休妻。

    “八皇兄,怎么连你都帮这个恶毒的女人说话,她都把臣妹的手给扭断了。”

    言裳才不管这是什么场合,有多少官员在,她就是不喜欢柳天心。

    就是要让她难堪。

    言绝的目光,淡淡地看向言裳的手,沉着脸,道:“你的手动得好好的,哪里像是断了的样子?”

    “我……”

    言裳还想辩解,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真的好端端的,甚至连一点疼痛都没有,只是有轻微的红肿。

    可刚才,她明明感觉到这个恶毒的女人把她的手给掰断了。

    “可刚才她明明……”

    突然间,两声低低的笑声,从柳若晴的嘴里响起,她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目光,在言渊看不出情绪的脸上淡淡掠过之后,看向言裳。

    “公主可能不太了解我,我要是对你下手的话,一定把你的手给掰断了,还能让你在这里好好说话吗的?”

    她看着言裳,眼睛在笑,可说出来的话,却如魔鬼一般,吓得言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