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196.真是我拧断的
    第196章196.真是我拧断的

    “你……你……”

    面对四周投来的神色各异的目光,言裳有些恼羞成怒。

    “你刚才就是把我手给拧断了,我可没冤枉你,我的手现在还肿着呢。”

    废话!你当然没冤枉我,老娘就是把你的手给拧断了,你能把我怎样?

    柳若晴在心里腹诽道。

    只不过是刚才趁着言裳站起的瞬间,她借着扶她的机会,把她的移位的手给重新推回去了。

    像他们这种学武之人,拆骨接骨还不是弹指之间的事,她还能给言裳察觉出来?切~~

    “你的手肿了,难道不是拿着你的珠钗扎我手背的时候,太用力崴到了吗?”

    柳若晴笑眯眯地看着言裳,缓缓蹲下身,将言裳刚才掉在地上的头钗拿起。

    趁着众人不注意,往自己的手背上用力一扎。

    陷害人这种事,谁不会?就看谁做得更精细罢了。

    言裳因为柳若晴这话,脸色一白,目光带着几分害怕地朝言渊看了一眼,心里是有些害怕言渊的。

    她看着柳若晴,正想开口为自己辩解,柳若晴已经把珠钗放到了她面前,“上面还流着我的血呢,公主想不想对照一下伤口?”

    柳若晴顺势将自己藏在衣袖里的手伸了出来,上面还淌着血。

    言裳脸色大变,她刚才明明碰都没碰到她,怎么可能会流血。

    “你胡说,我刚刚都没扎到你,你陷害我!”

    “陷害你?公主是说我自己拿珠钗扎自己,然后陷害你?”

    柳若晴笑了,“是啊,我看你不顺眼,所以陷害你。”

    “你……你……”

    言裳心里清楚,哪怕这个恶毒的女人承认了她陷害她,这里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她这次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被她拧断手不说,还被她当着众臣的面陷害了。

    “简直胡闹!”

    太后也有些恼了,言裳从小就是骄纵惯了,现在竟然胡闹到她的百花宴上来了。

    竟然还敢陷害堂堂靖王妃,那可是她的嫡亲嫂子。

    “皇嫂,臣妹没胡闹,她真的把臣妹的手给拧断了……”

    “够了!”

    太后厉声喝道,根本不想听言裳说下去,“天心跟你无冤无仇,又是你嫂子,没事拧断你的手做什么?难道不是你拿着珠钗扎她先惹是生非?”

    “身为堂堂公主,哀家念在你身体欠佳,这次不予责罚,你回公主府好生静养吧。”

    言裳的脸色越发苍白了。

    太后虽然是她嫂子,可从小也是把她当女儿疼的,竟然也会不分青红皂白就帮着柳天心那个外人当着群臣的面训她。

    言裳有些怒火攻心,脸色更加惨白了。

    她侧目看向柳若晴,咬牙道:“你等着,今天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你也等着,下次还敢拿珠钗扎我,我出手的话,就是挑断手筋的事了,可不会像这次这么手下留情。”

    柳若晴的眼底,掠过一道狠厉之色,丝毫没因为言裳身体不好而有半点留情面。

    让她柳若晴不爽的人,她一定会让她更不爽。

    “你……你……”

    言裳有些喘不过气来,脸色惨白得可怕,可柳若晴完全没放在心上。

    “柳天心,你说得够多了。”

    终于,一直沉着脸没有出声的言渊说话了,目光,带着几分异样的色彩,在柳若晴的脸上掠过。

    “九哥,我……”

    言渊将言裳抱起,眼看着她脸色越来越差,他的眼底有些慌。

    “九哥先送你回去让太医看看。”

    转身的瞬间,他的目光,在柳若晴的脸上一扫而过,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

    因为眼下言裳的情况有些紧急,他也无暇跟柳若晴说太多,一切还是等到裳儿的情况暂且稳定下来再说。

    这场百花宴,因为言裳的无理取闹而不欢而散。

    柳若晴站在原地,脸色平静,只是看着言渊抱着言裳快步走远,回想着他离开时看她的眼神,心里有些压抑。

    群臣散去,云娇容也被皇帝带走了,此时,丽香榭这边,只剩下聿王言绝和柳若晴。

    太后被这样一闹,心里也有些郁闷,就回了长寿宫休息去了。

    言绝站在柳若晴身边,看着她低垂着眸子站在原地愣愣地发呆着,有些不忍。

    “老九一向疼十妹,你别怪他,他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之人,只是十妹被他惯坏了,别人的话也不会听,今天的事,你别放在心上。”

    自从这个九弟妹嫁到东楚来之后,他就没见过她这副沮丧的样子。

    平时习惯了她活蹦乱跳,有时候把老九气得憋着火的样子,现在反而因为老九而变得这般沉默,言绝也有些不习惯了。

    他的声音,让柳若晴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仲怔,心头有些懊恼。

    不想去理会心头那压着的难受劲,她对着言绝,不以为意地一笑,“哎呀,我没事,言渊对我凶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要是放在心上,我早就被他气死了。”

    她笑得没心没肺,可第一次,言绝在她这没心没肺的笑容里,看到了一丝隐藏在其中的难过。

    看来,这一次,老九是真让她伤心了。

    柳若晴见言绝看着自己一言不发,心里有些虚,便试图转移话题。

    “八哥,其实……”

    她犹豫了一下,看向言绝,道:“事先说明,你之前说过无条件站我这边的,你得帮我保密。”

    “好,你说,什么事?”

    柳若晴看了一眼四周,跟着,压低了声音,掩着嘴,凑到言绝身边,道:“你妹的手,确实是被我拧断的,我又偷偷帮她给接回去了。”

    “噗——”

    言绝被她这话给逗笑了,完全没有因为她做的“坏事”而恼火,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哈哈~~”

    言绝伸出手,用力戳了一下柳若晴的脑袋,道:“你这死丫头,鬼主意真多,难怪裳儿被你给气晕过去了,要是让老九知道,他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所以我才说让你帮我保密,你可千万不要出卖我。”

    “知道了,八哥之前说了,为了帮你可以六亲不认的。”

    言绝拍了拍胸脯,做想保证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