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197.某人吃醋
    第197章197.某人吃醋

    “八哥,还是你最讲义气了。”

    柳若晴感动得痛哭流涕。

    “所以,你这手上的伤,也是你自己扎的?”

    言绝拽过她的手,指着她手背上的伤口,问道。

    “对啊,做戏做全套嘛,谁让她惹我不高兴,活腻歪了。”

    柳若晴丝毫没否认自己做的“坏事”,反正她身边只有言绝一个盟友在。

    言渊将言裳送回了紫钰宫交给了太医诊断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回丽香榭来找柳若晴。

    才走近,便听到了柳若晴跟言绝二人最后的那两句对话。

    以及抬眸的那一瞬间,看到言绝抓着柳若晴的手,两人动作暧昧。

    刹那间,他的怒火就开始窜上了脑门,眼底,一条火龙开始窜出。

    他从头至尾都没怀疑过她,哪怕她把裳儿气得差点昏死过去,他都觉得是裳儿活该。

    可这一刻,他丢下他还在抢救的妹妹过来找她,却看到她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不说,还这么理所当然地承认自己做的一切。

    他在她柳天心的眼底,算什么?

    言渊的心头,愤怒的同时,更多的还是失望和受伤。

    言绝虽然知道他在生气,却也只是以为他刚才听到了柳若晴刚才承认的“坏事”,并没有往自己身上去想。

    “老九,其实天心她只是玩心重了一点,并没有恶意……”

    一记拳头,直接朝言绝的脸上挥了上去,几乎是用尽了全力。

    言绝完全没想到言渊会来这一招,没有闪躲,直接严严实实地挨了言渊一拳。

    这一拳,言绝被打得有片刻懵了,也不知道自己这闷骚的弟弟是钻到醋缸里去了,当下也火了。

    他好心不想让他们夫妻之间有嫌隙,反而还平白无故挨了他一拳。

    岂有此理!

    “你发什么疯,裳儿就是被你给惯出来的,让自己的妹妹欺负到自己老婆头上来,你还有理了?”

    两兄弟就这样,当着柳若晴的面,出人意料地打起来了。

    边上负责守卫的禁军也只能在一旁看着,两个位高权重的王爷打起来了,他们谁敢上前去拉架啊。

    八王爷,九王爷,你们别打了好不好啊。

    “我们夫妻之前的事,什么时候需要你来管了,你未免管得也太宽了。”

    “本王就是看不惯天心被你欺负,说句公道话怎么了?只准你惯着裳儿,就不许本王惯着天心吗?”

    “皇兄可真是博爱,连自己的弟妹都这么放在心上,你还要不要脸了?”

    言渊被言绝那句话给气到了,出手的动作也越来越狠,丝毫不留半点情面。

    妹妹跟弟妹能一样?他竟然还有脸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柳若晴也是被这两兄弟打架的场面给吓傻了。

    什么情况?怎么好端端的,八哥跟言渊还打起来了?

    “替自己的弟妹说句公道话叫不要脸?你任由妹妹欺负自己的老婆就要脸了?”

    言绝也是被气到了,一时间都没发现这个醋坛子是在吃醋。

    自己无辜挨了一拳,心里越想就越不痛快,出手自然也不留情。

    两兄弟的武功不相上下,打了好久也没分出胜负,当然,谁也没在对方身上占到任何便宜。

    柳若晴终于回过神来,上前欲将他们拉开,“八哥,你们别打了。”

    “言渊,你给我停手。”

    见拉不开两个人,柳若晴只好出手加入。

    总算是两人给分开了,她自己也不好过,刚才动作幅度太大,手臂上的伤,肯定是裂开了。

    言渊和言绝二人的脸上都挂了彩,双方眼中迸射出来的火光也不曾消失。

    “八哥,你怎么样?”

    柳若晴紧张地盯着言绝的脸,不安地问道,把言绝给连累了,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内疚的。

    “没事。”

    言绝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丝,低低地应了一声,目光,狠狠地朝言渊瞪了一眼。

    言渊更气,他一个丈夫也受了伤,那个女人身为他的王妃,反而跑去关心别的男人。

    见言绝并没有大碍,柳若晴才回头,朝言渊走去,眼底没有了半点惧意。

    倒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平静得让言渊心里更是烦躁。

    “既然你听到了,我也跟你明说了,没错,你妹妹的手,就是我拧断的,她没事找事来我面前挑事,我就是看她不顺眼,你有什么火冲我来就好,不需要对着别人撒气。”

    “柳天心!”

    听他还在为言绝说话,言渊的怒火直接到了头顶,额头的青筋,一根一根地凸显了出来。

    手掌,用力地抓着柳若晴的手臂,疼得柳若晴下意识地拧起了眉,却没发出一声吃痛声。

    “裳儿快没命了,你以为还是你平时那些小打小闹吗?”

    他咬着牙关,愤怒地瞪着柳若晴平淡的脸。

    她到底是有多不在乎他,才会这般平静得面对他对她的指责,这般平静地连辩解都不为自己辩解,就承认了?

    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谓他怎么看她,是吗?

    言渊的心里,闪过一丝受伤的情绪,却被他涌出来的怒火,给彻底掩盖了。

    “既然知道快没命了,就让她少来招惹我,我可不是靖王爷你,还有怜香惜玉的心。”

    柳若晴勾了勾唇,眼底噙着讽刺的冷笑,看着言渊的目光,淡漠又绝情。

    她越是这样的态度,就越是挑起了言渊的怒火,加在她手臂上的力量又重了几分。

    柳若晴的脸色,有些发白,咬着牙关,愣是忍着痛不出声。

    “柳天心,裳儿如果出了事,本王让你整个西擎来替你赔罪!”

    撂下这话,他松开了她,转身离去。

    就在他松手的瞬间,柳若晴的脚下,本能地踉跄了一步,手,捂着裂开的伤口,吃痛地闷哼了一声。

    “这个老九,在说什么胡话!”

    言绝看着言渊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

    刚才那一架打完了,他再看老九的时候,才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哪里是因为裳儿的事生气,分明是因为他跟天心太亲密了吧。

    哎,也怪他平时对天心太热心了,没注意到那小子是在乱刺飞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