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198.难过
    第198章198.难过

    “天心,老九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就是吃醋了,才乱说话的。”

    他看着柳若晴难看的脸色,安慰道,可却有一种亡羊补牢的感觉。

    柳若晴没把言绝的话听进去,伤口裂开了,疼得不行。

    她看向言绝,带着歉意地扯了一下苍白的唇角,道:“八哥,刚才的事对不起,把你给连累了。”

    “说什么傻话,是八哥把你给连累了。”

    言绝在心里叹了口气,要不是老九因为他而乱吃醋的话,也不会把话说得这么重吧。

    柳若晴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倒也没心思细问,只是暗淡地收回了目光,苦涩地扯一下嘴角。

    言渊那一句警告,重重地砸在了她的心头上。

    十公主要是真死了,且不说他会不会真的发兵西擎去铲平了西擎皇宫,反正她这个所谓的西擎公主是肯定会没命了。

    “八哥,我想先回去了,你帮我去跟皇嫂陪个不是,害她今天扫兴了。”

    她捂着阵阵抽疼的伤口,对言绝道。

    言绝见她情绪有些不太好,也就没强留她,点了点头,道:“皇嫂那边不会怪你的,至于老九,他刚才那些话也是在气头上,他不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你们做了这么久的夫妻了,他不会不了解你。”

    柳若晴点点头,没有驳了言绝的好意,“我知道了,八哥,我先走了。”

    她提步往宫外的方向走去,转身的瞬间,眼眸便垂了下来,心里,难受极了。

    就像是被谁紧紧地握住了心脏,一想起言渊的表情和放下的狠话,心脏就会疼得厉害,仿佛会窒息一般。

    伤口上的血,在一点一点地渗出来,染红了她白皙的指缝。

    双眼,也是酸得不行,仿佛随时能流下泪来。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平时没少挨言渊骂,可也没有像此刻这么难过,这么压抑,这么委屈,这么想哭。

    言渊回到紫钰宫,心头的火,还是没降下来。

    御医刚给言裳拔下了针,看到他回来,赶忙跪下,“王爷。”

    “公主情况怎么样?”

    “目前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要稍作休息,公主便会醒来。”

    御医想了想,看向言渊,欲言又止了一番之后,道:“只是有一点,卑职觉得有些奇怪。”

    “什么事?”

    “上次王爷将王妃的血给了公主解毒之后,并没有任何起效,体内的毒素也丝毫没有化解,可之后,公主的精气神却好了许多,平时还能下床走动,近几日,都能出府了。”

    言渊的眼底,瞬间亮了起来,“这么说,公主体内的毒有些解了。”

    御医摇了摇头,“禀王爷,并非如此,公主体内的中毒症状丝毫没有任何缓解,这就是卑职一直没想明白的地方。”

    经御医这么一提醒,言渊才想起,自从那次将柳天心带去公主府给裳儿用了她的血之后,这两个多月以来,公主府那边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裳儿病重的情况了。

    难道柳天心的血,虽然不能解毒,但是能续命?

    言渊的心里,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知道了,你下去吧。”

    言渊抬手扬了扬,示意御医退下,收回手的瞬间,他才发现自己的掌心全是血。

    刹那间,他的心头,猛地一紧,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

    想到刚才在丽香榭,他抓着柳若晴的那个位子,正好是她受伤的那里。

    当时,她的脸色就很难看,可他当时气得不行,根本就没意识到。

    现在,他掌心上全是血,她的伤口一定是裂开了。

    言渊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也顾不上洗手,吩咐下人照顾好言裳之后,直接从紫钰宫离开了。

    出了宫门,一路直奔王府而去,心里急得不行。

    管家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事,见到言渊这么焦急地回来,眼底一诧。

    “王爷。”

    “柳天心回来没有?”

    “王妃?”

    管家一愣,“王妃早上离府之后便不曾回来过了。”

    管家发现言渊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心想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便小声开口道:

    “王爷,这会儿宫里正在举办太后的百花盛宴,王妃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宫里吗?”

    被管家这么一提醒,言渊愣了一下。

    这才想到,刚才自己离开丽香榭的时候,那个女人还跟八皇兄在一块。

    这会儿定是还在宫里,他刚才竟然急得一路往王府跑。

    真是可笑!

    有八皇兄那么紧张她,还用得着他去多管闲事吗?

    他有些恼火地冷哼了一声,气得拂袖而去。

    医馆——

    “姑娘,怎么又是你啊,你看你,早就跟你说过,姑娘家家的别这么粗鲁,老是出去打架斗殴,这才多久,你看你又受伤了。”

    大夫一边给柳若晴包扎伤口,一边责备道。

    柳若晴看着大夫,扯着嘴角淡淡地笑了一笑。

    又是上次那个罗嗦的大夫。

    “我知道了,谢谢大叔,我以后都听你的,再也不打架了。”

    她跟大夫玩笑道,却发现自己一点都笑不出来,即使出宫这么久了,心头还是难受得要命。

    从医馆出来的时候,她又去裁缝店买了一件衣服换上,好让自己的心情舒服一些。

    可发现还是没什么卵用。

    走到繁华的靳都大街上,到处都是新鲜玩意儿,可柳若晴却提不起劲,从街头逛到街尾,从街尾又逛到了街头。

    不知不觉间,她出了城,比起城内的热闹和繁华,城外则显得稍显冷清了一些。

    尤其是接近晚饭时分,各家各户的烟囱都升起了袅袅白烟,饭香四溢。

    少了城内的热闹声,柳若晴的心,也静了许多。

    她坐在湖边,看着平静的湖面发呆着。

    湖面上,有两只鸳鸯在戏水,即使是寒冷的冬天,它们看上去依然玩得很开心。

    它跑它追,它闹它笑,谁也不愿离开谁。

    头上那一片雪白,都让柳若晴的眼底,升起羡慕之色。

    “难怪人们都喜欢把情侣比作鸳鸯,谁不希望像它们这样,白头到老。”

    她托着腮,看着湖面上那两只白头的鸳鸯,低声自语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