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200.再也坐不住了
    第200章200.再也坐不住了

    你妹,有这样看戏的吗?

    柳若晴在心里嘀咕,可毕竟人家出手救了她,她也不能说他什么啊。

    “公子过奖了。”

    她点头微笑,跟着,走向那几个人,扯掉他们脸上的面纱,都是一些她完全陌生的面孔。

    这一点,她早就猜到了。

    都是些江湖杀手,就算是她认识的人要杀她,也不可能亲自过来。

    她伸手拿过其中一人手中的剑,看着他们,问道:“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告诉我,谁要杀我?”

    “我们只是受雇于人,谁雇的我们,我们不清楚。”

    柳若晴笑了一笑,眼底,掠过一丝凉薄和杀意。

    指尖,轻轻地在尖峰上滑过,“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刚才说了,机会我只给你们一次,既然你们不珍惜,那就抱歉了。”

    只听刷刷刷几声,那些人应声倒地,脖子上,只留下一道血痕,此时正不停往外流着血。

    身边的男子,被柳若晴这干脆到没有半点犹豫的动作给惊吓到了。

    十几条人命,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这样几剑了结了他们,就像是在杀几只家禽一般,说一次机会,就真的没给第二次。

    将那把滴血的剑扔到地上,她回头看向身边面露愕然之色的男人,勾起了唇角。

    “吓到你了,我平时是个弱女子,刚才的动作粗鲁了一些。”

    “……”

    男子的唇角,抽了抽。

    这样杀人不眨眼,也叫弱女子?

    刚才的动作,岂止是粗鲁了一些?是非常残暴好吗?

    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尖,道:“也许你给他们第二次机会,他们就说了呢?”

    “不需要!”

    柳若晴回答得十分干脆,“我今天心情不好,没耐心等他们第二次。”

    况且,他们应该跟上次那些杀手一样,宁死也不会说,就算她给n次机会也没用。

    “天色已晚,我得回去了,刚才的事,再次多谢公子。”

    “姑娘已经谢了三次了。”

    柳若晴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告辞。”

    “喂。”

    男子叫住了她,在她回头之际,指着她的手臂,道:“你的伤口还在流血呢。”

    柳若晴低眉,朝手臂上看了一眼,自嘲地一笑,“习惯了。”

    敛去眼中的苦涩,她拉起衣角,用力撕下一片,将伤口随意地绑上。

    突然间,柳若晴才想到了什么,看向那男子,带着歉意地一笑,“忘了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男子像是一直在等着她问这话,像是松了口气似的,看向柳若晴,道:“你总算是开口问我了,你不问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自我介绍。”

    “……”

    还真幽默。

    “在下墨榕天的。敢问姑娘尊姓?”

    “墨公子,幸会,小女子柳若晴。”

    “柳若晴?”

    男子在听到她这自我介绍的时候,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诧异。

    “是,柳若晴。在下有要事先行一步,有缘再见的话,定请公子喝一杯。”

    “好,后会有期。”

    柳若晴捂着伤口,往靳都城的方向走去,没注意到男子若有所思的面容,正盯着她离去的背影,唇角勾起了意味深长的笑。

    “言渊的王妃,比我想象得还要不简单,只是……”

    他的眼底,淌出一丝迷惑,“她不是叫柳天心吗?”

    从宫里回来之后,这一整天,言渊都关在书房里,借着处理政务的事,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

    可即使他再怎么努力都好,愣是看不进去一个字,不管他看什么,眼前浮现出来的还是柳天心那双充满晦涩的双眼。

    “该死的!”

    重重地将手中的公文往桌子上一扔,他从书房里出来,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冬日的天,暗得有些早,没了太阳,温差特别大,此时,他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明显的凉意了。

    想到柳若晴,他的心,便本能地收紧了起来。

    快步出了书房,提步往东院走去,迎面见管家正朝这边走来。

    “王爷。”

    “王妃回来了吗?”

    “还没有回来,老奴正打算去请示王爷。”

    言渊的眉头,拧了起来,心里有些发紧。

    柳若晴回城的时候,街上的人已经少了许多。

    因为已经入冬,街上摆摊的人也比夏天少了。

    从街头到街尾,看上去冷清了许多。

    柳若晴没有急着要回靖王府,那个地方,第一次让她这么清晰地觉得,那只是一个借宿的地方,不是一个可以用来依靠的避风港。

    她甚至不愿意回去面对言渊那张杀气腾腾充满警告的脸。

    她没去药店包扎,伤口虽然裂开了,也不至于太严重。

    “哎……”

    她叹了口气,走到河边坐下。

    河面上,还倒映着月光,波光粼粼却散着寒意。

    如果裳儿出了事,我会让你整个西擎替你赔罪……

    言渊的声音,又一次在她脑海里清晰了起来,一点一点地侵蚀着她的心脏。

    她托着腮看着河面,苦涩地一笑,嘴角再度发出一声叹息——

    “是啊,亲妹妹哪有外人重要呢。”

    言裳的话,无不提醒她,她只是一个外人,在言渊眼底,也同样只是一个外人。

    柳若晴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心里,甚至还能感知到那种微微的疼。

    “王爷,八王爷那边传话说,王妃在百花宴散了之后就离开皇宫了。”

    言渊沉着脸在厅内等了许久也不见柳若晴回来,在得到管家的回信之后,再也坐不住了。

    “派人去找!”

    落下这话,他起身从大厅出去,一路出了王府。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言渊出去没多久,便在河沿边上,看到了那个一直揪着他心脏的身影。

    言渊的眼底闪过一道明亮的光芒,加快了脚步,朝她走了过去。

    越是靠近她,言渊的脚步就越是慢了下来,随后在距离她两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对着河面发呆,眼眸低垂着,瘦弱的身子,在夜色的包裹下,显得格外得渺小。

    长翘的睫毛,轻轻眨动着,只是那一个侧脸,就透着让他心疼的孤独和落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