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202.给我个理由
    第202章202.给我个理由

    又能治好自己妹妹的病,又能把她这个成天只知道气他整他的坏女人赶走,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容易做选择的事吗?

    她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心里有些烦闷。

    “本王再说一次,想要从本王这里得到休书,你妄想!”

    见言渊拂袖一甩,丢下柳若晴站在河边,拂袖离去。

    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此时多么害怕在她面前多待一下,她就会缠着他要休书。

    “你不想救你妹妹了?”?

    柳若晴淡漠的声音,从言渊身后传来,带着一股让言渊反感的自信,那胸有成竹的语气,仿佛认定言渊会对她妥协。

    言渊的脚步,顿住了,身后,柳若晴的声音并未停下,“言渊,我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拧断你妹妹手的同时,顺便把过她的脉,她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就算是神仙过来,也救不了她。”

    她的话,让言渊的心,提了起来,两个月……

    身后那个女人,竟然拿他妹妹的命来威胁他。

    言渊的心里,又失望又心痛。

    他转过头来看向柳若晴,眸光冰冷地包裹着柳若晴纤弱的身子。

    月色下,清风轻抚着她鬓角的发丝,月光打在她清丽的侧脸上,那张脸,此时充满了绝冷和无情,没有半丝怜悯。

    哪怕她口中说的这个只有两个月性命的人是他亲妹,她都可以事不关己地仿佛是在说一个陌生人。

    他在她心里,就这么微不足道吗?

    以至于,他的妹妹,她也完全不会放在心上?

    言渊的心里,有些愤怒,还有柳若晴看不到的失望和难过。

    这个女人的本性,就是这么铁石心肠,还是因为,仅仅是对着他言渊才这样?

    心头一疼,他迈开大步,愤怒地走向她,眼中迸射出来的火焰,让柳若晴的心里,骤然咯噔了一下。

    下巴,突然间加上了一层力量,让柳若晴疼得直皱眉。

    目光,对上了言渊眼中的狠厉,那两道冰冷的光芒,仿佛两把利剑对着柳若晴的心脏刺了过来。

    “柳天心,你在威胁我?”

    柳若晴的下巴被他捏得生疼,仿佛能被他捏出血来。

    那种心脏一阵一阵抽疼的感觉,此刻竟变得这么强烈。

    “我只是在跟王爷商量,不如王爷给我一个不愿意交换条件的理由?还有什么比你妹妹的命还重要?”

    她咬牙忍着下巴上的痛,也忍着被他双眼的冰冷所刺痛的心脏上来的疼,直视着言渊的目光,开口道。

    言渊手指上的力道没有放松,甚至因为柳若晴再度拿言裳的命来威胁他而愤怒。

    这种愤怒,夹杂着他不愿显露的失落和受伤。

    “裳儿的病,你必须治,要离开靖王府,你也休想。”

    柳若晴听到他说出这般“无赖”的话时,已经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言渊,你可真无耻。你娶我的目的,不就是要救你妹妹吗,既然救活了你妹妹,我留在靖王府的用处还有什么,你告诉我?”

    有那么一瞬间,她看着言渊的眼睛,当着他的面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有些期待的。

    期待某些她想要的答案,可她又是害怕的,害怕听到的,也是那个答案。

    这样矛盾的心理,在她眼里,心里来回挣扎着,停不下来。

    言渊的心脏,紧了紧,手指也下意识地松开了几分力道,看着柳若晴的眼睛。

    “本……本王……”

    不舍……

    这两个字,他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不习惯也好,高傲的自尊也好,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他在喉间徘徊了许久,愣是没开口。

    “你既然已经是靖王妃,就一辈子都是靖王妃,这还需要什么理由,靖王妃不待在靖王府要去哪里?”

    “可我不想要当靖王妃了,不想……”

    她后面两个字,重复得很轻,心里那抽疼的感觉,却加重了。

    经历了今天的事,她知道,有些感情,哪怕她控制得再好,还是发生了,她怕再在靖王府待下去,再在言渊面前出现,她一定会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可是,言渊呢?

    她更清楚,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是她永远掌控不了的,也是她永远在他身上无法得到对等感情的人。

    她不想让自己深陷下去。

    言渊的眸瞳,因为柳若晴这句斩钉截铁的话而瑟缩了一下,深锁的双眸,又加深了几分。

    他有些心痛地看着柳若晴,指尖上的力量,又加重了,“你是讨厌靖王妃这个身份,还是讨厌本王?”

    柳若晴的眼底,有些酸涩,下午他抱着言裳时离开的眼神,还有最后留下的那句警告,都扯痛着她心脏的每一根神经。

    “讨厌你跟讨厌靖王妃这个身份有区别吗?我要是不讨厌你,我干嘛要讨厌靖王妃这个身份?”

    她看着言渊,笑出声来,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根本笑不出来。

    她甚至想问他,如果她讨厌靖王妃这个身份,他难道会为了她,不再当靖王爷吗?

    她想,如果她问出口的话,言渊一定会笑她蠢,笑她自以为是。

    她柳若晴,算得了什么呢?

    一个用来救他妹妹的工具而已,也配让他放弃靖王的身份陪她游戏江湖?

    言渊的心头,被她这句话,狠狠地扎了一下,疼得能滴出血来。

    是啊,正是因为她讨厌他言渊,才会讨厌靖王妃这个身份。

    他刚才问了一个怎样愚蠢的问题。

    他苦涩地笑出声来,那种苦涩,有那么一瞬间,刺痛了柳若晴的心。

    为什么,他的眼底,会露出这般苦涩的表情?

    是因为被众星捧月惯了的靖王爷突然被她这样一个小人物讨厌了,所以他难受了?

    柳若晴的心里,只能找到这样的答案。

    她哪敢往深一层去想,自作多情多一分,最后受的伤也会深一分。

    “差点忘了,你还忘不掉你的青梅竹马,是本王拆散了你们,也难怪你会讨厌本王。”

    他不管怎么宠她,惯她,纵容她都好,还是抵不过那个被他拆散的青梅竹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