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203.舍不得又怎么样
    第203章203.舍不得又怎么样

    柳若晴一愣,这个她曾经随口编出来的“青梅竹马”,此刻竟然让她找到了一个这么完美的借口。

    “既然知道,又何必强求,拿你妹的命来为难我,有必要吗?”

    她冷着脸,苦笑着问道。

    言渊眼中的厉色,深了几分,那种刺眼的锋芒,也变得越来越下吓人。

    “你现在还是本王的王妃,你觉得,我会成全一个心里想着别人的女人?”

    变态!

    柳若晴在心里骂道,这不是典型的,我不要的,也不要送给别人么?

    她耸了耸肩,深吸了一口气,再度直视着言渊。

    “既然你亲口说你会解裳儿的毒,那你不愿治也得治,至于那封休书,你这一辈子都别想!”

    他收回停在柳若晴下巴上的手,微微一用力,柳若晴被他这么一甩,手臂上撕开的伤口,更疼了。

    她拧了一下眉,目光,朝自己的右手臂上看了一眼,暗色的衣服,被鲜血浸湿,肉眼却看不出来。

    柳若晴笑了,第一次觉得言渊这么天真,她以为,她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只是跟他开玩笑吗?

    “休书不给可以,言裳想要活命也休想!”

    她每一个绝情的字眼,都刺痛着言渊的心。

    “柳天心,你别不知好歹!”

    “王爷知道,对我来说,何为好,何为歹?摆脱靖王妃的身份,离开靖王府,才是我要的好。”

    柳若晴神色平静地直视着言渊凌厉的双眸,不远退却。

    言渊眸色冰冷地看着她,心脏缩紧到仿佛要窒息。

    可他依然存着些幻想吗,甚至有些不甘心地开口,想要从她嘴里哪怕得到一句让他觉得她在他心里哪怕有一点位子的言辞。

    “柳天心,那个人是我妹妹,我在乎的妹妹,你真的忍心让我亲眼看着她去死?”

    他眼中的悲伤,柳若晴不理解,她也不想去理解。

    唇角,勾起了一抹嗜血又残忍的笑,说出来的话,更是残忍。

    “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有什么不忍心的?”

    言渊的眸光,瞬间愕了一下,随后,化作苦涩。

    呵!果然残忍,他在她心里,哪怕连那一点点卑微的位子都没有。

    他再伤心难过都好,也抵不过她要回去跟她的青梅竹马重聚的心。

    他的眸光,冷了下来,声音里边,也再也找不到一点的温度,“你不怕我杀了你?”

    柳若晴的心,颤了一颤,随后,无所谓地一笑,“随便,我的命不值钱,能给十公主陪葬,是我的荣幸。”

    她直视着言渊的目光,袖口下的拳头,却在收紧,“我说了,一封休书,换言裳一条命,要么,她死,我陪葬,随你便。”

    不怕死吗?她当然怕啊,可是,她在赌,赌言渊的选择。

    她确信言渊会选择言裳的命,她在他心里不重要,可他妹妹却很重要的很。

    谁会拿自己妹妹的命,去跟一个不重要的人赌气。

    “柳天心,你……你好……好狠!”

    他咬着牙关,一个字一个字从他嘴里迸射出来,眼眸中的悲伤,被他深深地掩埋了起来。

    呵!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狠心,多铁石心肠,才会宁可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去死,也要离开他。

    他在她心里,真的就没有半点位子?

    这段日子以来,言渊一直都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有着对别的女人不一般的感情。

    但是,他没想到,这么短短的时间,那种感情就已经深深地扎在他的心头上,哪怕被她扯一下,都是伤筋动骨。

    他以为的在乎,纯粹只是轻描淡写,过了也就过了。

    可就在现在,他跟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在他的心上,扎了一剑,太疼太疼了。

    杀她?他舍得吗?

    “好,一封休书,换一条命。”

    他逼着自己,妥协了。

    柳若晴暗暗松了口气,她就知道,言渊是不会拿言裳的命去赌的。

    这次正大光明离开靖王府的机会,她是抓住了。

    只要言渊自己让她走,远远好于她自己逃走。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言渊的能耐,要走,也得要让他心甘情愿放自己走才行。

    而言裳,就是她的机会。

    她看着言渊,满意地笑了,“很高兴王爷你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她从言渊面前走过,“明天我就为言裳公主治病,请王爷把休书准备好。”

    说完,她便再也没看言渊一眼,在他面前决然离去。

    言渊站在身后苦笑,声音喑哑地自语:“不这样选,难道真让本王杀了你给裳儿陪葬吗?”

    舍不得又怎么样?她在他身边不开心,他能强求吗?

    如果一切都能回到最初那样多好,他娶她,只是为了给裳儿看病,等她的用处结束,她爱滚哪就滚哪去。

    可现在,他心里的那股不舍,已经扎了根,她走了,他的心也被她扯着走,越扯越疼。

    回到王府,柳若晴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将心头那股疼疼的感觉,给压下去。

    “终于可以走了。”

    柳若晴看着面前的房间,在这里,她还能感觉到言渊的气息。

    早上的时候,她跟他还和平得就像一对平常夫妻似的,可就在十几分钟之前,他们针锋相对得就像是仇人。

    柳若晴的心里是难过的,她叹了口气,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心里也空了。

    在这里,她跟言渊相互算计过,相互捉弄过,在这里,她跟他一起经历过生死瞬间。

    别怕……

    言渊当时那下意识的安抚,就像是给她打了一剂强心针,仿佛只要一直跟着他,她就真的可以天下无敌似的。

    “别怕”两个字,没人跟她说过,就是一直将她抚养长大的师父都不曾说过。

    他们一起下墓,师父会告诉她,怎么避开那些机关和危险,怎么成功得从棺木中盗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从未告诉过她“别怕”。

    这两个字,对她来说,就像是一种承诺,简单又沉重。

    她还能想起那一晚,当杀手闯进房间的时候,他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坚定,就是要告诉她,有他在,她不用怕,只管躲着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