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205.陌生
    第205章205.陌生

    “王爷,魏大人求见。”

    “魏晋?”

    身为京兆尹,魏晋这么早来王府找他,定时出了什么事关重大的人命案。

    言渊的眸光,因为想到什么而瑟缩了一下,“他人呢?”

    “正在大厅等您。”

    言渊没有迟疑,加快了脚步,前往大厅。

    魏晋见言渊进来,不敢在椅子上多坐,赶忙迎上前去,拱手行礼,“王爷。”

    “发生什么事了?”

    言渊的眉头,下意识地拧了起来。

    魏晋的神色也有些凝重,他凑到言渊身边,低声道:“城外发现了十几具尸体,跟上两次刺杀王妃的是同一批人。”

    果然……

    在管家说魏晋来见他的时候,他就想到定是跟这件事有关。

    昨天,小月说柳天心出宫之后遇上了刺客,她的手臂又受伤了,肯定是经历了一场不小的打斗。

    竟然有十几人……

    言渊的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那种后怕的恐惧感,在此时遍布他的全身。

    十几个杀手,她在受了伤的情况下,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从他们手中逃脱的?

    他昨天找到她的时候,她眼中的悲伤和委屈,一定是因为这件事而受了不少惊吓了吧。

    她心里,一定是恨死他了,恨他没能好好保护她吗?

    此时此刻,言渊也是恨透了自己,如果昨天他没说那番让她伤心委屈的话,她或许不会跑去郊外散心,也就不至于给那些人机会了。

    “尸体呢?”

    “还放在义庄。”

    “本王随你去看看。”

    “是,王爷请。”

    柳若晴醒来的时候,因为想着早点从言渊那边拿到休书,她比平时早起了两个时辰。

    刚跨出东院,便看到言渊和魏晋二人神情严肃地出了王府。

    “魏大人?他怎么来了?”

    魏晋身为京兆尹,管理整个靳都城的治安政务,魏晋出现在靖王府,又同言渊一道离开,看来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吧。

    柳若晴有些苦恼地蹙起了眉。

    这又得耽搁她拿休书了。

    此时,管家送完言渊和魏晋,从门口回来,柳若晴出声唤住了他,“老徐。”

    管家听柳若晴叫他,赶忙加快了脚步迎了上去,“王妃。”

    “发生什么事了?魏大人怎么来了?”

    “这个……老奴也不太该清楚,不过,看王爷和魏大人的模样,应该事情不小。”

    柳若晴拧着眉,没有再问。

    “好,我知道了,你忙吧。”

    柳若晴打发了管家之后,犹豫了一下,转身回到了东院。

    等言渊回来,要到了休书之后,她就马上着手给言裳治病。

    她昨天给言裳把过脉,她的病虽然到了病入膏肓的状态,好在不是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月之内,言裳的病就会有起色。

    之后,就可以交给御医来做后期的巩固治疗,而她就可以拿着休书,安安稳稳地离开了。

    只要找到办法回到现代,她就最好不过了。

    在靖王府的这几个月,就当是做了一场梦,一场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梦。

    想起来,柳若晴发现,自己并没有当初想象中的那般期待和兴奋。

    义庄——

    “王爷,您看。”

    魏晋掀开其中一具尸体,指着上面的图文,对言渊道:“跟前两次的杀手一样,他们的身上也有这种暗卫标志。”

    言渊的目光,在那些标记上扫过之后,停在了他们脖子上那一道锋利平坦的伤口上。

    魏晋注意到了言渊的目光,立即开口道:“仵作检查过,这几个人的死因全是脖子上的这一剑。”

    魏晋不懂武功,只能从仵作的口中知道他们的死因,可言渊不一样。

    伤口这么锋利和平坦,这几个人几乎是在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一剑毙命。

    如果昨天柳天心遇上的刺客就是他们,难道他们是死在柳天心的手上?

    言渊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眯了起来。

    柳天心昨天受了伤,这些杀手的武功,虽然算不上上乘,但是能在手上的柳天心的手中一剑毙命,也不太可能。

    或者……当时还有别人在场?

    看来,得回去问一问柳天心才知道。

    “这几具尸体,就交由你来处理,本王还有事要先回去。”

    “是,王爷。”

    送走了言渊之后,魏晋看着这几具尸体,陷入了沉思之中。

    柳若晴在东院等了很久,言渊今天没去上朝,跟魏晋出去也有一会儿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月从门外进来了,柳若晴眼中一亮,“怎么样?王爷回来没有?”

    “回来了,刚进了王府。”

    小月不知道柳若晴的心思,当下,便取笑道:“公主,您最近跟王爷的关系越来越好了,您看您,一会儿没见到王爷就这么心急。”

    柳若晴嘴角的笑容,因为小月这样的打趣而僵住了,眼底,闪过一丝异色,也没反驳,她直接起身走出去了。

    反正,只要是言渊亲自放她走的,她走了之后,小月自然不会被言渊迁怒,她也就没责任要跟小月交代什么了。

    柳若晴刚从二楼跑下来,就正好看到言渊跨进了的东院,四目相接之际,彼此的心里,都有过些许异样。

    不过才短短一天之间,竟然让他们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现在见面,却多了一种陌生人一般的生疏感。

    柳若晴率先缓过神来,对言渊尴尬地扯了一下嘴角,走上前去,“我正好有事找你。”

    言渊的眉头,下意识地拧成了一团,心里自然是知道她找他所为何事。

    眼眸,不知觉间暗淡了下来,他沉着声音,道:“正好,本王也有事要问你。”

    他绕过柳若晴走在前头,柳若晴跟在他身后,心里有些担心他会反悔。

    可随后,她便把这个担心给抹去了。

    言裳的生死现在掌握在她的手上,他怎么可能会反悔。

    这样想着,柳若晴的心里,安定了一些,跟在言渊的身后,往二楼走去。

    小月见他们二人一前一后地回来,眼底闪过一丝暧昧的笑,十分识相地退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