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206.后悔了吗
    第206章206.后悔了吗

    柳若晴跟在言渊身后,进了屋。

    言渊走到椅子上坐下,目光,淡淡地扫向柳若晴的右手。

    此时,虽然被袖子遮住了,可绑着纱布的地方,有些厚,在袖子上,凸起得有些明显。

    看着她行动有些迟缓的模样,言渊的眉头,再度心疼地一皱。

    柳若晴见他一直皱着眉没说话,她没有了耐性等下去,便开口问道:“王爷,你刚刚说有什么事要问我?”

    言渊回过神来,敛去了眼眸中的怜惜,让自己硬下心肠来,问道:“昨天出宫之后,你遇到刺客了?”

    柳若晴脸色一愣,心里惊讶着他是怎么知道的。

    她倒也没隐瞒,点了点头,低低地应了一声,“嗯,在城外的湖边遇上的。”

    言渊的心里,抽了一抽,还是冷着脸,问道:“为什么回来的时候,不跟我说?”

    柳若晴抬眼看他,这张脸,让她理解不了他内心在想什么。

    至于为什么不告诉他……

    有必要吗?那些杀手,不都被她杀了吗?

    或者,告诉了他,他会替她讨回公道吗?

    她被那些人追杀的时候,她不是没想过他,她甚至在那个时候,还天真地想着,要是言渊又像之前那次一样,在她生死关头出现救下她,那个时候,她一定要抱着他大哭一场。

    可是,她也知道,那个时候的言渊,还在宫里陪着他的宝贝妹妹,哪有心思去管她这个外人呢。

    回想起来,柳若晴的鼻尖泛起了酸意,喉咙里,也像是哽着什么,有些发紧。

    “反正没出什么事,有什么好说的?”

    她垂着眸,赌气着开口道。

    言渊的心,往下一沉,看着她这副满不在乎的神色,心里又一次怒了。

    在她心里,他已经无关紧要到这种地步了?

    遇上了刺客,她都觉得自己一个人能解决了,就不需要跟他说一声了?

    “柳天心!”

    他对着她,怒吼出声,起身站到了她面前,严严实实地吓了柳若晴一大跳。

    “本王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就这么微不足道,就算你遇到那样祸及性命的危险,都觉得没必要跟本王交代一句?”

    柳若晴也被他吼得有些委屈,刚刚压在心头的难过,也被他这一声吼彻底崩了。

    “跟你交代什么?那些人都被我杀死了,我好端端地站在这里,难不成要我抱着王爷你,哭着告诉你我又被人欺负了?”

    她睁大双眼瞪着言渊,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着,她竭力忍着不愿意让它落下。

    言渊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心里的怒火,伴随着失望,已经到达瓶颈。

    可是,她眼眶中蓄着的泪光,还是让他的心,软了下来,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柔了几分。

    最后,他只是叹了口气,轻声道:“跟本王说说昨天的情况。”

    柳若晴一愣,随后,收起了眼中的难过,点了点头,“嗯。”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他对着干,他想知道,她就让他知道好了。

    她把昨天在湖边遇上刺客的事,前前后后跟言渊说了一遍,好几次听得言渊的心都提了起来。

    “出手救你的人,知道是谁吗?”

    言渊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有些自责。

    在那种危急关头,他竟然没有在她身边。

    如果没有人出手相救的的话,那她……

    想到这个,言渊垂在身侧的指尖,狠狠地抖了一下,就是回想着当时的情景,都让他此刻心惊肉跳。

    “不认识。”

    她如此回答,当时自己心情烦闷,也没跟那人多做交谈。

    但是,单单那出手的功夫,也能判断出,那不是个普通人。

    言渊见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心里有些恼,可是看她稍有些苍白的脸颊,言渊心头的那团火还是压了下去。

    “手还疼么?”

    半晌过后,他神情复杂地看着她,轻声问道。

    柳若晴的心,紧了紧,垂着的眸子,颤抖了一下,言渊不问还好,问了一下,那种委屈和酸楚就不停地涌上来。

    “没事了,多谢王爷。”

    她摇了摇头,少了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疏离得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

    此时的言渊,宁可她像之前那样气得他吐血,也不想看到她这般漠然的样子。

    他们之间,为什么才短短一天,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柳若晴见言渊看着她不说话,这样安静的气氛,让她觉得有些压抑。

    犹豫了一下,便率先出声打破了这样寂静。

    “十公主的病……今天就可以开始治了。”

    她神色复杂地提醒道。

    言渊的脸色,往下沉了下去。

    要换做以前,他巴不得马上抓着她去给裳儿看病,可现在……

    他知道,她这么心急,无非是想早点从他手中拿到休书罢了。

    而这样的认知,让言渊的心里很不舒服。

    冷哼声,带着几分嘲弄,从他嘴里响起,“就这么心急要去见自己的老相好了吗?”

    明知道不该说这种话,可一想到她这么急着要去见青梅竹马,心里就控制不住自己得开始口不择言。

    柳若晴心下一沉,脸色也跟着变了,抬眼看他的瞬间,眸光里,已经一片冰凉。

    “当然心急,我跟他都分开好几个月了,换成王爷您也着急吧?”

    她笑了,眸瞳里,透着无情。

    “本王没这么不要脸!”

    言渊气炸了,看她竟然敢这么直接在自己面前承认心里思念着别的男人,还能这么恬不知耻地说出来,简直不要脸!

    “王爷觉得我不要脸,就赶快给我一封休书,让我滚蛋不就好了。”

    柳若晴对他的话,完全不在意,只是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

    “哼!没把裳儿的病治好,你以为本王会轻易放你走吗?”

    他一把拽过柳若晴的手臂,随后又想到了她受了伤,手上的力量,还是下意识地放轻了一些。

    “既然这么急着要走,那就马上去给裳儿治病。”

    他拽着她的手臂往外走,去见柳若晴停着脚步没有动,他回头看她,唇角勾起了讽刺的冷笑。

    “怎么?后悔了吗?”

    见柳若晴在他面前,摊开了白皙的手掌,“先把休书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