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207.死马当活马医
    第207章207.死马当活马医

    言渊的火,竭力地压在胸口,不让它窜出来。

    “人治好了,休书自然会给你。”

    他提步走回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眸瞳里,充斥着让她难受的凉薄。

    “你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本王会为了你这种女人反悔么?”

    柳若晴的心,抽了抽,心头苦涩地一笑。

    是啊,自作多情……

    她怎么还能自作多情呢。

    对着言渊,她自嘲地一笑,“也是,王爷您一言九鼎,怎么会反悔呢。”

    她收起了眼中的酸涩和难过,对言渊道:“走吧,就算我等得起,十公主也等不起。”

    她走到言渊的前头跨出房间的门,没注意到在她从言渊身边离开的瞬间,言渊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

    到十公主府上的时候,言裳正坐在院子里休息。

    虽然不能长时间呆在外面,但是比起从前只能躺在床上,对言裳来说,已经是很好了。

    但是,听御医说,是因为柳天心那个恶毒女人的血起了作用,言裳心里就很不高兴。

    为什么她的病,非要跟那个讨厌的女人扯上关系,更可恶的是,皇兄不但为了那个女人骂她,还要为了那个女人丢下她。

    越想,言裳的心里就越是不高兴。

    等找到机会,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公主,九王爷来了。”

    管家来到言裳面前,低声道。

    听说言渊来了,言裳的眼底,瞬间亮起了一道欣喜的光芒,目光朝院外看去的时候,见言渊身边还跟着柳若晴,她顿时就炸了。

    眼中的欣然,被暴怒所取代,她起身走到柳若晴面前,“你来干什么!我十公主府,也是你这种人配来的?也不嫌脏了我这地方!”

    “言裳!”

    言渊怒斥出声,脸色已经烟了下来,这一声呵斥声音有些响,足足吓了言裳一大跳。

    “皇……皇兄……”

    言裳的眼底,噙着委屈的泪,又有些害怕言渊。

    她是第一次听到言渊连名带姓地唤她,那生气的模样,着实有些吓人。

    与此同时,目光又恶狠狠地瞪了一旁的柳若晴一眼。

    这个坏女人把她的手给拧断了,皇兄为什么还老是站在她那边。

    “这些话是你该说的吗?她不配进你公主府?看来本王的王妃,还不如你十公主高贵!”

    言渊的脸色很难看,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地砸在了言裳的心头上。

    完全没有像之前那样,对言裳百般纵容,就连王府的下人都被言渊此时的反应给吓到了。

    谁都知道,靖王爷是最疼十公主的,不管她怎么任性都好,他都极少对她说过一句重话,更加不会像此刻这样呵斥公主。

    看来,王爷对王妃的重视程度,比他们想象得要重得多。

    王爷还是第一次这样为了一个人去呵斥公主呢。

    柳若晴也是被言渊如此大的反应给惊到了,愣在原地好久没有反应过来。

    言裳这话,听上去虽然不太中听,可她并没有想过,几分钟前还在对她冷嘲热讽的言渊,此刻会因为维护她而这样骂言裳。

    看言裳那吓傻的模样,八成是这辈子都没见过言渊对她这么凶过吧。

    “皇……皇兄……”

    言裳瘪起嘴,眼底,蓄满了泪光,显然是被言渊给吓到了。

    可是,言渊似乎并没有因此就算了,脸色也没有半点转好的意思。

    对言裳的教训,也是劈头盖脸就下来了。

    “同样的话,我不想听到第二遍,她只要一天还是靖王妃,就一天还是你的嫂子。”

    “我……”

    “听到没有?”

    言渊的呵斥声,直接将言裳反驳的话给吓得收了回去。

    终于,言裳被吓哭了,泪眼汪汪地看着言渊,“九哥,你从来没有骂过我的,你怎么可以因为她一次又一次地骂我,你明明说她娶过来是给我看病的,又不是真的靖王妃,你自己都没承认过,凭什么要我承认……呜~~~”

    言裳大哭了起来,柳若晴站在一旁没说话,脸色因为言裳这句话,暗淡了下去。

    是啊,言渊都没承认过,他凭什么要求他妹妹承认呢。

    言渊的心里,却因为言裳这句话慌了。

    心里也知道她根本不在意他承不承认靖王妃这个身份,可他还是慌了。

    目光看向柳若晴,见她站在一旁不语,她眼中的苦涩,却让他迷茫了。

    言渊的心里,有些烦闷,眉头越拧越紧了。

    下一秒,见柳若晴收起了脸上全部的表情,笑着走到言裳面前。

    “公主,别哭了,王爷也是为你好。”

    原本言裳因为挨了言渊的骂,一肚子的不爽了,柳若晴现在说话,自然是撞到了她的枪口上。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看我挨皇兄骂了,你心里分明就在偷着乐。”

    言裳恶狠狠地瞪着柳若晴,那眼神,就像是恨不得要把柳若晴瞪出几个窟窿来。

    柳若晴也不跟她计较,只是满不在乎地一笑,道:“你皇兄是怕你惹毛了我,我不给你治病了,公主你拿自己的命来跟我赌气,不划算。”

    言渊的脸色,因为她这句话而冷了下来,随后,眼底淌出了几分讽刺的冷笑。

    他刚才对她的维护,在她眼里就是这样的别有用心吗?

    也罢,她爱这样理解也随她,他正好懒得解释。

    “你给我治病?你算个什么东西。御医都治不好的病,你能治?你少在这里假惺惺,听御医说你的血也治不好我,你在这里有什么用处?”

    尽管刚才挨了言渊的骂,言裳还是没任何的收敛。

    言渊的心里虽然听着恼火,却也没再阻止她。

    “公主都说御医也治不好了,为什么不让我试试,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咯。”

    “你……你敢说我是死马!”

    “反正你都快死了,难道不是吗?或者说,你是快死的马?”

    “你……”

    言裳气得从石凳上站起,面颊绯红。

    “柳天心,说够了就赶快治。”

    言渊低冷的嗓音,打断了言裳跟柳若晴二人的争吵,语气间,透着几分不耐烦。

    言裳听言渊真的让柳若晴给她看病,顿时就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