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208.公主得受点苦
    第208章208.公主得受点苦

    “皇兄,你让她给我治病?谁知道她是不是又要害我,我死也不要让她给我治。”

    “住嘴!”

    言渊的脸,又烟了几分,眼中不容抗拒的威严,让言裳不敢再多言,眼中噙着委屈的泪光,看着言渊。

    柳若晴不想再浪费时间下去,走到言裳面前,拉过她的手,准备把脉,却被言裳狠狠地给甩开了。

    “你给我滚,我不要让你……”

    暴怒的声音,挣扎的动作,在下一秒,都停了下来。

    柳若晴烦躁地拧了一下眉,伸手点住了言裳的穴道,“要不是为了换你哥手上的休书,你以为我愿意救你?”

    她冷眼看向言裳,此时的言裳,被封住了哑穴和其他几个穴道,此时既不能说话,又动弹不得。

    心里对柳若晴的憎恶就更加强烈了,可只能用眼睛瞪着她。

    柳若晴无视了言裳的眼神,在她面前坐下,几根手指,轻轻地搭在言裳的脉上,拧眉不语。

    “果然……”

    柳若晴低低地呢喃了一声,锁紧的眉头没有松开。

    而她这一声低喃,却成功地被言渊捕捉到了,“你知道是什么情况?”

    听她的语气,似乎早就知道裳儿的病是怎么回事了。

    柳若晴没有隐瞒,点了点头,“我那天随手给她把过脉,只是猜测,现在确定了。”

    她将手从言裳的腕上收回,顺便解开了言裳的穴道,此时,下人正引着御医从外面过来。

    这是御医每天都要例行过来给言裳复检,看到言渊跟柳若晴都在这里,眼底讶了一下。

    “卑职参见王爷,王妃。”

    “嗯。”

    言渊点了点头,目光看向柳若晴,继续问道:“现在裳儿是什么情况?”

    “柳天心,你敢暗算本公主,你……”

    得到解放的言裳,气得对柳若晴破口大骂,要不是被言渊一个冰冷的眼神给制止了,她现在恐怕就要对着柳若晴扑上去了。

    柳若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理会她,而是对言裳道:“公主这病拖的时间太久,如果在八岁之前就发现病因的话,治起来就没那么麻烦了。”

    “八岁之前?”

    言渊被她的话说得有些纳闷,“裳儿的毒是十岁的时候沾染的,怎么可能会在八岁的时候被发现?”

    “是啊,王妃,公主是十岁的时候,突然身中奇毒,这八年来,卑职等人一直在尽心救治,从不敢有丝毫怠慢。”

    御医赶紧插嘴进来,生怕言渊会怪罪他似的。

    毕竟,自己虽然尽心尽力了,可公主的病,也还是丝毫没有起色。

    “就是,连本公主中毒的时间都搞不定出,就在这里班门弄斧,拿本公主的命来开玩笑。”

    言裳像是抓住了奚落柳若晴的机会,嘴角勾起了几分刻薄的笑。

    唯独言渊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深邃的眼睛,平静地看着她。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她这般信任,看着她那双含笑的眼睛,那眼底的自信,让他根本无法说出任何否认她的话。

    哪怕她连裳儿是什么时候中毒的都搞不清楚,他还是愿意把裳儿交到她手上去。

    面对言裳刻薄的言辞,柳若晴但笑不语,等到没人说话之后,她才看向言渊,回答道:“错了,公主的毒,是从娘胎里带出来,十岁的时候,毒素开始到了五脏六腑,所以才会被发现了。”

    “哼!你少在这里卖弄,刚才被揭穿了,就开始圆谎了?”

    言裳根本没打算听柳若晴说下去,要不是言渊在这里,她早就赶她走了。

    柳若晴不理会言裳,继续道:“公主这个算是一种胎毒,也可以说是一种先天疾病,这种胎毒,跟母体的体质有关,当年太后怀公主的时候,已年过四十,体内日常积累的毒素不易排除,就在体内聚积,而这种胎毒比较罕见,可能几万人当中,只出现一例。”

    柳若晴慢条斯理地说着,听得御医愕然地瞪大双眼,他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去想。

    “公主十岁之前,其实早有症状,只不过症状不明显,所以,并不易被察觉。”

    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投向表情始终不太友善的言裳。

    “公主小时候,每个半个月就会出现腹痛难忍的情况,每次持续两天,我没说错吧?”

    言裳原本想要反驳,可到了嘴边的话,却缩了回去。

    这种情况,在她三岁的时候就出现了,每次喝了御医开的药就会好。

    御医也是听得冷汗涔涔,拿到这八年多的时间,他都诊错了?

    不,确切地来说,如果靖王妃说对了,那就是这十几年的时间,他都诊错了,甚至直接耽误了公主的病情,万一王爷追究起来……

    御医吓得有些腿软,当年,公主就是腹痛的症状,并无其他不妥的地方。

    再加上他用的药也止住了公主的腹痛,虽然公主发病的次数频繁了些,可根本就没人放在心上。

    “哼!本公主生病这事,又不是什么秘密,谁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过来的。”

    言裳没好气地开口,由始至终都不相信柳若晴的话。

    柳若晴不想跟言裳争辩什么,从她身上收回了目光之后,对御医道:“公主的胎毒,拖了有十几年,现在才发现病因的话,解起来不会那么容易。”

    言裳以为柳若晴又在为自己找借口,眼底满是讽刺和不屑的笑。

    “那有办法解吗?”

    一直沉默着的言渊,在听她说完之后,开口了。

    比起言裳眼中那明显的不信任,言渊由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半点怀疑的样子,这一点倒是让柳若晴有些意外。

    她没想到,言渊会对她这个没有任何医者身份的人这般无条件的信任。

    她默默地看着他数秒后,敛下心头淡淡的波澜,道:“有,就是公主得受点苦。”

    “只要能解了她身上的毒,受苦就受苦吧。”

    言裳听言渊这么说,不敢置信地看向他,“九哥,你怎么能这样相信她呢,连御医都解不了的毒,她凭什么能解。”

    “就凭你快死了。”

    柳若晴漫不经心的声音,不带半点感情地传来,气得言裳咬牙切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