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210.我信你
    第210章210.我信你

    跟别的男人可以这样谈笑风生,为什么对着他,却总是冷言冷语的。

    越想,言渊的心里就越吃味,迈步向前的动作也大了许多。

    “这豆花真不错,你赶紧尝尝。”

    柳若晴将摊贩端过来的豆花,放到了墨榕天面前,那热情的模样,看得某人心里直发酸。

    “娘子,你怎么在这里,让为夫好找。”

    言渊低冷的嗓音,突然间在柳若晴的背后响起,目光,却有些不太友善地停在墨榕天的脸上。

    小白脸!

    他在心里,主观又极不友善地给这个好看的男人下了一个定义。

    同时,“娘子”两个字,高调地就像是要跟面前的男人宣誓自己的主权一般。

    柳若晴也是被言渊的出现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一声“娘子”,叫得她汗毛都竖起来了。

    比平时他喊她“爱妃”也要让她觉得恶心。

    墨榕天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言渊,眼底,闪过一丝阴冷的笑。

    言渊?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他。

    墨榕天在位子上站了起来,对言渊拱了拱手,“原来是若晴的相公,幸会,在下墨榕天。”

    “言渊。”

    虽然心里看面前这个小白脸很不爽,言渊还是礼貌性地拱手还礼。

    不知道为什么,柳若晴觉得言渊对墨榕天有很重的敌意,就像是自己的什么宝贝被墨榕天给抢走了似的。

    这种气氛,有些古怪,柳若晴只能硬着头皮,跟言渊介绍道:“墨公子就是昨天在那些刺客手中出手救下我的人。”

    言渊的眸瞳,瑟缩了一下,看向墨榕天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审视的味道。

    竟然是他救了柳天心!

    听柳天心的说法,这个人是用这几颗枣子从树上射下,点中了那几个杀手的穴道。

    那种的准确力和内力,绝对不容小觑。

    眼前这个人,虽然看上去一脸无害,可总让言渊觉得颇有危险。

    “原来是墨公子救了内子,言某在此多谢公子救命大恩。”

    言渊的目光还是在打量着墨榕天,话虽然说得客气,可那犀利的眼神中,却丝毫没有半点客气的样子。

    “言公子客气了,在下只是正巧路过罢了,举手之劳。”

    言渊勾唇不语。

    是真的正巧路过,还是别有用心,这还真说不准。

    墨榕天感受到了言渊的目光,在心底暗笑。

    好个言渊,果真在怀疑他。

    见他客气地莞尔一笑,“这顿早餐可真不错,若晴,多谢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

    “好。”

    墨榕天起身,跟言渊拱了拱手,随后提步离开。

    待墨榕天走远之后,言渊收回目光,看向柳若晴,眯起了双眼,“若晴?他刚才叫你若晴?”

    柳若晴的心头,颤了一颤,眼底掠过一丝惊慌。

    这家伙可真是会抓重点,墨榕天说了这么多话,他光抓住这个了。

    “很奇怪吗?他虽然救了我,可毕竟只是个陌生人,我能把真实的身份告诉他么?”

    她的眸光闪了一下,这番辩解,显得无懈可击。

    见言渊还在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她的心里不免虚了。

    “你别告诉我,刚才你没怀疑过他?”

    面对柳若晴的质问,言渊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收了回来,道:“本王当然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顺便救你,还是跟那帮烟衣人是一伙的。”

    “所以了,你能怀疑,我就不能怀疑吗?”

    柳若晴没好气地瘪瘪嘴,不敢在这件事上多跟他纠缠。

    言渊可不是轻易可以糊弄过去的人。

    她现在哪怕暂时糊弄过去了,万一言渊往深入去想的话,还是会让他找到一些破绽的。

    言渊也没想在这件事上多讨论什么,毕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不想告诉一个陌生人真名,这并不奇怪。

    倒是今天她给裳儿开的那个药方……

    言渊的眉头,拧了起来。

    他倒不是不相信她,而是那几味药,确实是剧毒。

    他刚才出来之前,问过御医,其中几种毒药,在东楚也极为罕见,他也只是在医书上看过这种毒植物的记载。

    从未敢亲自在任何人身上试验过。

    言渊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柳若晴,问道:“那些毒药,你真敢用来治裳儿的病?”

    见言渊把话题转移到了言裳的身上,柳若晴在心里松了口气。

    “我敢治,就当然敢用。就看你们敢不敢让我用了。”

    柳若晴看向言渊,在这双眸瞳里,她依然不明白,他到底信不信她。

    “实话跟你说,言裳的病,只能用这几种剧毒的植物来治。”

    她看着言渊,继续道:“医书上说的以毒攻毒,王爷听说过吧。”

    言渊拧着眉,点了点头。

    “言裳的病,拖了十几年,毒性早已经渗透了她身上的每一处脏器和组织,一般的药物,根本治不了,这时间,药能相生相克,毒,自然也是相生相克。”

    “至于用量,我刚才已经跟御医说清楚了,言裳的身子,现在根本不足以抵抗任何烈性药,尤其是毒性这么强的药,只能循序渐进。”

    她把话都说得明明白白了,至于信不信,选择权在言渊。

    “我能跟你保证的是,只要你愿意让言裳服下我说的这些毒药,我就能让她痊愈。”

    她直视着言渊的眼睛,心里一疼,“就看你愿不愿意信我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

    手,在此时被言渊给拉住了,有些用力。

    柳若晴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听到言渊在自己的耳边,轻声道:“我信。”

    简单的两个字,却在柳若晴的心上,重重地砸了下去。

    她有预想过言渊会相信她,毕竟,言裳的病没有其他希望了,就算不信,他也得信。

    可这毕竟是剧毒,言渊就算最后选择相信她,也不可能没有一点挣扎,最起码得需要几天考虑的时间。

    可这一刻,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她,把他妹妹的命,毫无顾虑地交到了她的手上。

    柳若晴的心,在此刻风起云涌,复杂得难以形容。

    “真的?”

    她抬眼看着言渊,眼神中,多了几许动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