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213.突厥人
    第213章213.突厥人

    他挑了下眉,道:“我去查一查那些是什么人。”

    柳若晴看了看屋外,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算一算时间,戌时也很快就要到了。

    她的背脊,陡然一凉,放下筷子,快步小跑到言渊面前,双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不愿意松开,“我跟你一起去。”

    反正,现在打死她都不会单独在这里待着。

    她的目光,小心地看向四周,总觉得这会儿有好多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她。

    很少见她这副模样,言渊的眼底,掠过了一丝捉弄的笑意。

    “不用,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去就回来!”

    说完,欲将柳若晴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扯下,发现柳若晴抓得很紧很紧,他刚刚随手一扯,竟然扯不下来。

    “我……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那些杀手这么凶,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柳若晴硬着头皮,看着言渊噙着笑意的眼角,低声道。

    “不放心我?”

    言渊不以为意地挑了下眉,“没想到爱妃还是这么关心本王。”

    柳若晴赶忙点了点头,“当然,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当然关心王爷。”

    一日夫妻百日恩……

    柳若晴这句无心的话,却在不经意刺痛着言渊的心。

    如果她真的顾念他们之间的夫妻恩情,也不会走得这么坚决了。

    柳若晴没注意到言渊眼中瞬间黯淡下来的神色,见他突然间沉默不语,她担心他又会拒绝。

    便趁机道:“我知道王爷你武功高强,可那些人肯定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多个帮手总是好的。”

    反正,她一定要紧跟着言渊。

    要是真有鬼的话,言渊身为一个男人,阳气重,说不定还能压着。

    再说了,皇家的人不是都有龙气护身吗?

    不管是真是假,跟着言渊总是没错的。

    柳若晴的声音,让言渊回过神来,敛去了刚刚眼中的晦暗,他看了一眼屋外的天色,道:“好吧。”

    得到言渊的应允,柳若晴一脸的欣然,紧跟在言渊的身后,往外走。

    双手抓着言渊的手臂,也没片刻放松。

    到了那些人的房门外,四周的空气有些冷凝,时不时地从里头传来低低的聊天声,听得并不是很清楚。

    言渊回头,对柳若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指,指了指屋顶的方向,示意她上屋顶去。

    柳若晴点头会意,下一秒,便见言渊反手,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中,生怕抓不紧就会把她弄丢了似的。

    柳若晴愣了一下,低眉看着被言渊握在掌心的手,眼神颤了颤,下一秒,身子已经被言渊纵身一带,两人轻轻地落在了屋顶之上。

    他的手依然把柳若晴抓得牢牢的,这个潜意识的举动,言渊似乎并没有意识到。

    反倒是柳若晴,一直盯着被言渊抓着的手不放,心头有些发紧。

    言渊往前迈了一小步,找了一个视野较好的位子,同时,柳若晴也缓过神来,放轻了脚步,跟在言渊身边。

    两人的轻功都很好,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察觉什么。

    翻开其中一张瓦片,里面围着三四个人,手中拿着一张牛皮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什么,因为距离太远,有些看不清。

    只是,他们说话的声音,此时听着清晰了一些。

    他们没有刻意得压低声音,仿佛并不忌讳被人听到。

    “突厥人?”

    言渊听着里面几人说的话,并不是中原这边的语言,有些意外。

    这些人是突厥军中的人?

    既然是突厥的士兵,为什么会出现在中原。

    言渊皱起眉头,他们说的这些话,他听不懂,只是,突厥人出现在这里,绝非正常。

    正疑惑着,他意识到身边的人一直没有吭声,心底有些纳闷,目光,朝柳若晴侧了过去。

    见柳若晴的注意力全部在那些人身上,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眼底还会冒出几许了然之色。

    难道她听得懂那些人在说什么?

    言渊没有打扰她,只是看着柳若晴的双眸里,多了几分沉思。

    半晌过后,那些人就各自道别回了房间,柳若晴也收回了目光。

    “走。”

    言渊没有着急问,拉着她从屋顶上落了下来。

    回到房间关上门之后,他看向柳若晴,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的味道。

    “没想到他们是突厥人。”

    柳若晴回到房间坐下,整了整在屋顶上被吹乱的发丝,没有注意到言渊的目光。

    “他们说了什么?”

    “突厥的二王子桑吉上个月谋害王汗,如今出逃在外,大王子桑罗以代王汗的名义下了追杀令,见到二王子桑吉就格杀勿论……”

    柳若晴把这话一说完,才陡然意识到了什么,声音一哑。

    抬眼看向言渊,果然,见他目光有些犀利地盯在自己的脸上,眼中射出来的光芒,像一盏探照灯,在她脸上盯了许久。

    不好,刚才说话太顺口了,言渊不会又开始怀疑她了吧。

    柳若晴心中暗叫不妙,脸上却还是强迫着自己装出镇定的样子,从容地面对着言渊。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她佯装无辜地开口问道。

    “你听得懂突厥语?”

    “对啊,很奇怪吗?”

    她完全没有半点掩饰,“西擎靠近突厥,两国边界互通开放,经常有商人在西擎出入,我以前贪玩,经常出宫,也认识了一些突厥的商人,觉得好玩就学了一些皮毛。”

    她从容又不动声色地解释着,不想让言渊看到自己此时的心底有多虚。

    突厥语她算不上太精通,但是基本上的交流没什么问题。

    十五岁那年,师父对突厥文化特别感兴趣,就打算去找突厥的陵墓盗些东西出来。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当时,他们师徒二人学了不少跟突厥有关的文化习俗和语言。

    自然而然地,也就学会了说突厥语。

    言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信了,并没有追问,而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你刚才说,突厥二王子桑吉谋害了突厥王汗恪利从突厥逃了?”

    言渊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疑虑,倒不是怀疑柳若晴听错了,而是,桑吉王子谋害恪利王汗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