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214.怕鬼,好丢人
    第214章214.怕鬼,好丢人

    “嗯,听他们是这样说的。”

    柳若晴点点头,见言渊没有追问她为何懂突厥语的事,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现在,大王子桑罗以代王汗的名义在下了追杀令,我猜,他们这群人这次来到中原,应该是来寻找二王子桑吉的下落。”

    柳若晴看向言渊,开口道。

    既然这些人不是东楚军中的人,那就说明现在东楚军中依然很稳定,言渊也就不用为这事心烦了。

    柳若晴发现,只要言渊不为这事心烦,她的心里就自然跟着轻松了起来。

    言渊对她的猜测,赞同地点了点头。

    “只是……话虽如此,但是,这中间,本王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说?!”

    “几年前的大朝会,桑吉王子曾随恪利王汗来过东楚,本王跟他有过几面之缘,他跟恪利王汗的父子关系非常好,况且,恪利王汗当时私底下跟本王提过,突厥的下一任王汗之位,就是要传给桑吉,他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去谋害恪利。”

    言渊将自己的怀疑说给柳若晴听。

    柳若晴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奇怪,桑吉是突厥的二王子,就算真的杀了恪利王汗,也得等抓到他之后,交由几位叶护共同商议处置,哪有直接下格杀令的?”

    叶护,是一种突厥的官职,拥有极高的政治权利。

    在突厥的地位当中,是仅次于王汗的地位,相当于亲王。

    桑吉谋害恪利王汗,突厥的几个叶护不可能会同意桑罗下格杀令的。

    这其中,定有猫腻。

    而柳若晴的怀疑也是言渊此刻心中所想。

    虽说这是突厥内部的事,可是,一旦桑罗继位的话,东楚跟突厥的边境安宁,恐怕很快便会被打破了。

    东楚跟突厥之间的边境战乱,在二十年前,恪利王汗继位之后,两国开始互通互市,成就了这二十年的边境安宁。

    这中间,还有些许王公大臣不太安于这种现状,几次跟恪利王汗进言被驳回。

    而桑吉王子跟恪利王汗的政见相同,百姓最需要的,就是安宁,这也是二十年前,恪利称汗之后,跟东楚签订了边境贸易的原因。

    而大王子桑罗则不同,一直以来,他都想尽各种机会和办法破坏边境安宁。

    这也导致恪利王汗跟桑罗王子的父子关系一度闹得很僵。

    恪利只是念在他们父子关系一场,才一直留着桑罗这条命。

    如今,恪利已死,桑吉逃走,桑罗定然就有了称汗的机会,一旦他上位,东突边境,绝对不会再有安宁。

    柳若晴见言渊皱眉不语,眼神中还流露出了几分烦恼之色,心里有些担忧。

    “怎么了?是想到什么了吗?”

    柳若晴的声音,拉回了言渊的思绪,面对她眼神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担忧,言渊的心头,瞬间一暖。

    “没什么。”

    他不想把柳若晴扯到政治上来,便也没再议论这件事。

    “先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见言渊不愿多说,柳若晴也就没问,而是洗了把脸,走到床边,开始宽衣躺下。

    当她在床上坐下的时候,见言渊此时正走到床边,合衣直接在床边的凳子上躺了下来。

    并不像之前在王府里那样,哪怕只是捉弄她,他也要跟她同床共枕。

    渐渐的,柳若晴也就习惯了被言渊抱在怀里睡觉的感觉。

    现在看言渊二话不说地躺在凳子上,柳若晴心下顿时明白了过来。

    前两天两人都因为“青梅竹马”的事吵得这么凶了,难不成他还跑过来跟她同床共枕吗?

    她涩然一笑,在床上躺下,也没喊他。

    等找到巨型猪笼草之后,解了言裳身上的毒,他们俩之间的夫妻关系,也就彻底结束了,又何必再去想那么多呢。

    柳若晴在心里叹了口气,闭上眼睡下。

    窗外的大街上,响起了打更的声音,一声一声,敲在了柳若晴的心头上。

    戌时……

    想到这个时辰,柳若晴心头一跳,立即睁开双眼,吓得抓紧了身上的被子。

    小二说戌时的时候,镇上的客栈会陆续闹鬼,今天会不会闹到这家来了?

    一想起来,柳若晴就觉得头皮发麻。

    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她这个一盗墓为生,天天跟尸体打交道的人,会怕鬼。

    就是因为小时候看了一部鬼片,一个长发女鬼穿着白衣,烟色的头发挡住了整张脸,双眼没有瞳孔,只有眼白。

    鲜艳的血,从她的眼睛和嘴巴里流出来,最后,露出了尖锐的獠牙……

    那一次,她才五岁,被吓得不轻,直接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从此就有了心理阴影。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下墓的时候,多恐怖的环境她都不害怕,可偏偏就是害怕传说中的鬼。

    想起店小二之前说的那些话,柳若晴的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小时候看到的那个女鬼……

    她躲在被窝里直发抖,就连窗外的树影摇晃着,都吓得她差点尖叫起来。

    从被子里探出半个头来,她看向睡在窗前的人,想叫他过来陪她,面子上又叫不出口。

    可是,现在她单独一个人睡在床上,她脑子里就开始幻想着那只鬼就突然间从她床边爬出来。

    一想起来,她整个头皮都发麻了,目光,甚至不敢往自己的右手边看,生怕真的有一双带血的眼睛在盯着她。

    越想就越觉得害怕,她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翻身下床,快步朝言渊跑去。

    练武之人的神经特别敏感,柳若晴刚从床上爬起,言渊就被吵醒了。

    他睁开双眼,便感觉到柳若晴正快速朝他跑来。

    “言渊。”

    她站在他身后,带着哭腔地唤了他一声。

    他快速翻身转过来,见柳若晴面色惨白,眼底满是惧意,“怎么了?”

    “我……”

    她要当着他的面承认自己怕鬼吗?呜~~好丢人。

    言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发现她的手很冰凉。

    他的眉头,皱了一下,拉起她往床边走去,“怎么这么凉,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