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215.拥她入睡
    第215章215.拥她入睡

    “我……”

    她垂着眸,抿着下唇,不愿意承认自己确实是被小二那话给吓到了,根本不敢睡觉。

    言渊注意到了她闪躲的目光,突然间想到了什么。

    这死丫头真的怕鬼!

    “躺下睡吧。夜里凉,你这样站着会着凉的!”

    他让柳若晴在床上躺下,给她盖上了被子,可柳若晴的目光,还是紧张地盯着他。

    非常小声又极不情愿地问道:“你也在这里吗?”

    言渊一愣,见她的手,正紧紧地拽着他的衣摆,分明是害怕他会走掉。

    他本想开口捉弄她两句,可是,看到她眼中流淌出来的惧意,那捉弄她的心思,被他给压了回去。

    “嗯,我也在这里,安心睡吧。”

    他没有揭穿她,知道这死丫头死要面子,他只是在她身边坐下,“睡吧。”

    柳若晴见他不走,这才放心下来,闭上眼安静下来。

    言渊在她身边没有动,只是看着她那只手一直没有松开他的衣服,他的心里,多了几分柔软。

    他喜欢被她这般依赖的感觉,即使是暂时的,他也愿意。

    柳若晴刚睡着不到一刻钟,寂静的烟夜里,响起了一阵阵凄凉的哭声,听上去有些空洞,似近非近,似远非远。

    这样的哭声,在烟夜里听起来,十分渗人。

    柳若晴原本就被吓得不轻,睡得也不熟,一听这哭声,双眼陡然睁开了,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双手紧紧地抱住言渊的手臂,“是……是不是小二说的那个鬼出现了。”

    言渊的目光,凌厉地扫向四周的每一个角落,这哭声虽然似远又近,可听上去十分清晰。

    “别怕,我在这里,不管是人是鬼,都不敢进来,你睡吧。”

    言渊的目光看着窗外,另一只手轻轻拍着柳若晴的肩膀,带着几分温柔的安抚。

    可柳若晴就是不敢睡下,双手紧抱住言渊的手臂不放,身子挨得他很近很近。

    那双带着惧意的眸子,澄澈透亮,那流淌出来的害怕的光芒,在此时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言渊心头一软,被她这样的眼神看得没办法,叹了口气,道:“我去把窗户关了,回来陪你。”

    “我……我跟你一起。”

    此时的柳若晴完全不敢有片刻敢跟言渊分开,就是他去关窗户,她也非要跟上去。

    言渊被她弄得没办法,只好点头应了下来。

    柳若晴紧挨着言渊,手,被言渊紧紧地裹在掌心中,走向窗户,看着他把窗户关上,又紧张地跟在他身边回到床上躺下。

    柳若晴的眸光,澄澈透明,配上这战战兢兢的模样,更是让言渊心生怜爱。

    深邃的目光,将柳若晴瘦小的身子,裹在漆烟的眸瞳里,将她温柔地融在其中。

    “真这么害怕?”

    他低眉,目光深深地望着柳若晴。

    她神色一僵,可还是死要面子地摇了摇头,“不怕。”

    她梗直了脖子,尽管眼里笼罩着害怕,那眼神却依然倔强,不肯承认。

    言渊的唇角,抽了抽,起身欲走,却被柳若晴给抓得紧紧的,“你又去哪?”

    “既然你不怕,我在这里不是很多余么?没听说男女授受不亲吗?”

    “什么狗屁男女授受不亲?那是对那些陌生人,我们是夫妻,能一样吗?”

    柳若晴急了,这话脱口而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反倒是言渊被她这潜意识里说出来的话给弄得愣住了。

    心头,狠狠地抽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就该把这个该死的女人给甩开,让她哪凉快哪待着去。

    需要他的时候就是夫妻,不需要他的时候,就是妨碍她跟他青梅竹马在一起的贱人!

    言渊心里觉得好笑。

    可偏偏,一对上她那双带着惧意的眼睛,他全部的怒气,都被硬生生地压了回去。

    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在她期待的眼神中,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长臂揽过柳若晴的身子,才发觉她浑身冰凉。

    手,下意识地又收紧了几分,将她紧紧地裹在自己的怀中,拉过被子给她盖上。

    “好了,现在安心睡吧,就算是个恶鬼,也不敢接近你。”

    柳若晴也不知道言渊是不是真有对付恶鬼的本事,可是,他就是有能耐让她安心下来。

    在他怀中静静地躺着,她提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紧张的神经在松懈下来之后,柳若晴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看着自己此刻躺着位子,脸正好靠在言渊的胸口,听着他平稳的心跳有节奏地传入自己的耳中,柳若晴的耳根红了起来。

    鼻间,流转着专属于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很舒服,也很安心。

    她悄悄抬眼往言渊的脸上看了一眼,见他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用意,她悄悄地伸出手,绕过言渊的腰,将他抱住,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挨着他更近了一些。

    眼神,却悄然暗淡了下去。

    如果我是真的柳天心,如果哪一天,你告诉我,你娶我不只是为了你妹妹,那该多好啊。

    哪怕柳若晴的嘴上,再怎么不愿意承认都好,她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对言渊,已经有了失去控制的感情了。

    而此时,柳若晴也不知道,身边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无法入睡。

    抱着这样一个柔软的身子在身边,他哪一次不是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可他又何曾真的在她不愿意的时候碰她。

    咬牙忍着身上的那股燥热,可偏偏这个不怕死的女人,竟然还敢主动抱他。

    他不知道她是无心还是有意,可这一次,她是害得他真的没办法入睡了。

    突然间,一道烟影从窗外快速闪过,起先那凄凉的哭声又开始断断续续地传来。

    烟影闪得太快,却并没有消失,在窗外来回摇晃着,就像是一个没有脚的鬼混,来回飘着。

    柳若晴被这个哭声听得有些发毛,抱着言渊的腰,又紧了几分。

    言渊没有理会窗外的动静,只是转了个身,将柳若晴抱在怀里。

    低眉看着她,道:“别紧张,我看这个‘鬼’八成是人搞的。”

    他根本就不相信世间有鬼怪这一说,尤其是,这个“鬼”竟然还有影子倒影在窗纸上。

    “人?”

    柳若晴诧异地抬眼,正好对上了言渊俯视下来的目光。

    两人靠得很近,鼻尖与鼻尖的距离,不足一公分,彼此的鼻息,在双方的鼻尖流转,滚烫而灼热。

    柳若晴心里,无疑是紧张的,言渊的眼睛,这般近看的时候,就像是带着魔力一般,好看得令人心跳加速,他眼底的灼热,也在一点点地烧着她的心。

    “天心……”

    言渊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地从他嘴里传出来,很明显是在隐忍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