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217.死人了
    第217章217.死人了

    言渊刚换好衣服,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从房间里跑出去。

    而此时,屋外那凄厉的哭声已经消失不见了。

    柳若晴二人出来的时候,走廊的尽头躺着一个人,已经一动不动。

    而边上几间房子里的人,都从房间里跑出来了。

    看到那个躺在地上的人,眼底一讶,不用猜都知道,死者是这些突厥人的同伴。

    “鬼……鬼……鬼真的来了,真的来了……”

    闻讯赶来的店小二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吓得脸色惨白,身子瘫在地上不敢动。

    “鬼?”

    为首的突厥人走到店小二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怒道:“你是说,我的伙伴是被鬼给杀死的吗?”

    “是……是啊,客官,小的之前提醒过你们了,戌时之后,千万不要出来的,您看……”

    小二吓得脸色惨白,要不是被那突厥人给抓着,恐怕已经又一次摔在地上了。

    言渊的目光,锁住地上那个已经死去的突厥人,眸光加深。

    伸手握住柳若晴放在身侧的手,在柳若晴发愣的当口,低声道:“别怕,这次的事一定是人为。”

    柳若晴看着言渊,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言渊对她明明这么好,明明每一次都让她觉得,他对她的好,是特别的,他是喜欢她的。

    可是,一个喜欢她的男人,又怎么会在那样欲火焚身的情况下,也不要她?

    柳若晴完全想不明白,她甚至有那么一股冲动,想要冲着他问,他是不是喜欢她。

    可是,那一瞬间,她又收起了全部的勇气。

    罢了,反正一定要离开靖王府,离开他,又何必要知道这样一个答案让自己徒增烦恼。

    如果他说他喜欢她,她真的愿意为他留下吗?

    她想,她是不愿意的,没有什么比这条命更重要。

    言渊不是傻子,东楚的皇帝群臣也不是傻子,她冒牌的身份,不可能一辈子不揭穿。

    到时候,言渊知道自己受骗了,会怎么做?

    会不顾一切地护着她,还是会亲手杀了她?

    她完全不知道,更不敢去想那个时候。

    她收起了内心的波澜,平静地对言渊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我们回房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这事官府自会处理,我们就不用管了。”

    对她来说,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找到巨型猪笼草,解言裳的毒,换取言渊手中的休书。

    言渊看着她眼神中流淌出来的矛盾和挣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也没反对,“好。”

    他现在的目的,也是要找到猪笼草,解了十妹的毒,这是目前最重要的。

    另外,恪利王汗遇害,桑吉王子失踪,这件事非同小可,他也得尽快赶回京城,跟皇帝商量这件事。

    官府在接到报案后便赶来了,也没说什么,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面露恐惧之色,抬着尸体的双手,还有些颤抖。

    翌日。

    整个花溪镇都在议论昨晚的命案,大家众口一词,都说是之前在其他几个客栈里也出现过的陈家小姐的冤魂在作怪。

    根本没有人怀疑这是一起凶杀案。

    柳若晴二人也只是把这些议论听在心里,并没有去管。

    出了花溪镇,这里有一座比较闻名的高山,海拔足有7000多米。

    巨型猪笼草生长在2000米海拔的高山上,所以,在这座山上,或许可以找到。

    “巨型猪笼草是一种食肉植物,分泌出来的一种汁液,会形成一种酶和酸是地界,我们去找的时候要小心。”

    “嗯。”

    或许是因为前一晚浇了几次冷水的缘故,言渊的鼻音有些重,声音也哑哑的。

    他走到柳若晴身边,目光凌厉地扫过四周,越是往山上走,他靠得柳若晴就越近,身子总是有意无意地将柳若晴挡在身后,为她营造出一个安全的环境。

    两人连续走了一个时辰,一路上还算顺利,柳若晴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差不多就是这个高度了。

    “这里差不多有6000尺,我们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柳若晴将猪笼草的样子和危险都跟言渊细细地说了一遍,“它们是靠腐烂的尸体散发出来一种物质来摄取营养,我们只要找到动物腐烂的尸体,周围就可能找到猪笼草。”

    言渊点点头,柳若晴转身准备离开,“我们分头行事,找到了在这里汇合。”

    刚转身,手却被言渊给拉住了,柳若晴诧异回头,见言渊的眼神,坚定而深邃地看着自己,那模样,容不得有半点反对的余地。

    “跟着我,别乱跑!”

    柳若晴愣了一下,也没多想,便道:“我们分头找,会比较快。”

    “我说跟着我就跟着我,今天找不到就明天再找!”

    言渊冷下脸,打断了柳若晴,眼中的坚定,让柳若晴到了嘴边的话,给收了回去。

    她根本不知道,自从上次的老虎事件之后,言渊的心里,一直后怕,根本不敢单独让她一人上山。

    他怎么会允许同样的事,发生第二遍。

    可他不愿说出口,柳若晴也不会知道,此时只是觉得言渊有些莫名其妙,无缘无故浪费了一个人的时间。

    她没跟言渊为这种事争论,既然他坚持,也就由着他了。

    言渊的手,一直紧紧地将她的手握着,一刻不放松地将她带在身边。

    山间,时不时地传来各种动物的叫声,尤其是隐藏在这山间的野兽声,听上去让人不禁胆颤心惊。

    柳若晴跟在言渊身边,自然地想起了当日自己被他差遣去挖野冬笋遇上老虎的事。

    后来,言渊赶到山上,紧张地抱着她,一直在她耳边跟她道歉。

    想起那个时候的情景,柳若晴的心里,便忍不住多了几分悸动。

    目光,朝走到她前面的言渊看了过去,见他神情冷冽,目光犀利地扫过周围的每一个角落,脸上满是戒备的神色。

    他是因为担心遇上上次的事,才让她一直跟着他吗?

    有那么一瞬间,柳若晴的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心底猛然咯噔了一下。

    目光,依然停在言渊的侧脸上,静静地跟在他身边走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