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218.为她遮风挡雨
    第218章218.为她遮风挡雨

    心里为自己这个可笑的念头而觉得有些讽刺。

    她甩了甩脑袋,除去心底那可笑的想法,继续认真地寻找巨型猪笼草。

    可是,两人沿着山路找了很久,也不见巨型猪笼草的影子。

    柳若晴拧起了眉,心里有些气馁。

    如果这边找不到,就得再换一座山,这样来来回回又得耽误不少的时间。

    照理说,巨型猪笼草不是稀罕的植物,只要有适合它的生长环境,应该不难找到才是。

    山间的气温有些低,山与山之间,蒙着一层厚厚的白雾,泥土路因为雾气的原因,有些湿滑。

    啪嗒啪嗒……

    细雨开始隔着密密麻麻的大树枝叶,从空中落下,打在脸上,很是冰凉。

    柳若晴下意识地抬起眼,摸了摸脸上的冰凉,道:“要下雨了。”

    言渊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抬眼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道:“看样子,雨势会越来越大,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等雨停了再出来找。”

    柳若晴的眸色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犹豫。

    “要不,我们先下山,明天换座山找找看。”

    犹豫了几秒种后,柳若晴这样提议道。

    自从她正视了自己对言渊的感情后,跟言渊的单独相处,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言渊愣了一下,看她的目光,多了几分复杂。

    他看到了她眼中的复杂和挣扎,却误解了这样的眼神所代表的意义。

    嘴角扯出一抹讥笑,“就这么不喜欢跟本王单独呆一块么?”

    “不是。”

    柳若晴本能地快速出声反驳,生怕言渊会误会一般,“我只是觉得,这山间会有野兽出没,我们继续留在山上,会有危险。”

    言渊听着她这番着急的解释,心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或许,他也该高兴才是,至少,她现在还能跟他解释几句,不像之前那样,承认得那般干脆。

    尽管,他此刻也不清楚,她的解释,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安静地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他涩然一笑,道:“既然都来了,又何惧什么危险?下了这座山,别的山难道就不危险了?”

    “……”

    柳若晴被言渊这话问得无以反驳,只是抿着唇,没有出声。

    言渊站到她面前,任凭细碎的雨丝,打在他的身上。

    “本王知道你不愿意跟本王单独待在一块,放心,既然答应了给你休书,我就不会再碰你。”

    柳若晴静静地听着言渊这句话,心中涩然一笑。

    明明是因为讨厌她才不愿意碰她,何必说得这么谦谦君子。

    这样的意识刚在脑海里形成,柳若晴的心里便讶了一下,竟然觉得自己无比可笑。

    竟然会因为言渊不愿意碰她而生闷气。

    柳若晴,你脑子秀逗了吗?

    她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抬眼对上言渊深邃的目光,道:“那我们快去找个地方避一避吧。”

    她将手从言渊的手中抽了出来,走到他前头。

    言渊走在她身后,看着她前后态度的变化,心底一凉。

    明知道她不愿意跟自己待在一块,可自己为什么非要这样强求。

    柳若晴在他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言渊,眼神里透着兴奋,“言渊,你快过来。”

    言渊闻言走上前去,见她指着她面前的一棵植物,道:“看,找到了。”

    果然,那棵植物就是柳若晴之前跟他描述的那样,他们的树叶上还残留着一些来不及逃走的昆虫的尸体。

    柳若晴正要伸手去摘,却被言渊给快步阻止了,“小心有毒,还是我来吧。”

    他将柳若晴拉到自己身后,伸手将猪笼草往下垂下的“捕虫笼”给摘了下来。

    “小心点,捕虫笼里面的蜜液会让人全身麻痹,你别沾上了。”

    柳若晴在他身后,小心地提醒道。

    “嗯。”

    言渊淡淡地点了点头,将面前全部的猪笼草的捕虫笼都摘了下来放好。

    此时,雨势已经有逐渐大起来的趋势了。

    看了看时间,距离天烟还有一段距离,柳若晴看向言渊,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下山。

    如果速度快的话,天烟之前就能下山。

    要是留在这里,看着雨势,今天是不太可能停了,再加上现在他们也没找到可以避雨的地方。

    看着言渊,她几番欲言又止,言渊也开始注意到了。

    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在柳若晴开口之前,他率先道:“既然找到了,我们赶紧下山吧。”

    柳若晴听他这么说,眼底瞬间亮了一下,不带半点的犹豫,道:“好啊。”

    言渊看着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欣然,心中苦笑。

    拿着手中取来的猪笼草蜜液,低眉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走吧。”

    柳若晴紧随其后跟上。

    下山的路,因为下了雨,变得尤为的泥泞难走,若不是两人武功都不弱,这会儿,恐怕早就滚下山去了。

    雨势,逐渐大了起来,雨水,模糊了两人眼前的视线。

    “拿着。”

    言渊突然间将手中提着的猪笼草蜜液递到柳若晴面前。

    柳若晴愣了一下,不知道言渊要做什么,便顺手接了过来。

    见言渊在她面前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她身上裹紧。

    “王爷……”

    柳若晴眼底一讶,愕然抬眼看向他,眉头下意识地拧了一拧,神色间多了几分复杂。

    “别废话,着凉了没人会照顾你!”

    言渊面无表情地提醒道,也不给柳若晴开口的机会,拉紧她的手,往山下赶。

    那模样,生怕自己一旦抓不牢,柳若晴就会从泥泞山路上摔下去一般。

    当两人到达山脚下的时候,天已经烟了。

    山下的雨势比起山上来已经小了许多,而此时,两人的浑身已经湿透。

    尤其是言渊,因为把外衣给了柳若晴,此时,他就穿一套单薄的衣服,雨水渗透了他全身的每一处细胞。

    看着他有些发紫的嘴唇,柳若晴心头一疼,皱着眉头,道:“我们赶紧进城去吧,再这样下去,你会着凉的。”

    她拽住言渊的手臂,那刺骨的冰凉,瞬间渗透了她的掌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