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219.如果没有柳千寻
    第219章219.如果没有柳千寻

    言渊也不敢有半点的怠慢,柳若晴的身上虽然穿了他的衣服,但是,雨水依然将两人打得湿透,再不把衣服换下的话,一定会着凉的。

    当两人赶到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已经关上了。

    柳若晴的眉头,不安地皱了起来,“城门关了,这附近也没有客栈,怎么办?”

    “找找附近有没有人家,先去借宿一晚。”

    言渊这般开口,柳若晴也没有反对,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一边躲着雨,一边寻找着附近可以借宿的人家。

    天,越来越暗了,气温也变得越来越低。

    两人沿路走了一段,不远处,出现了一丝微弱的烛光,星星点点,却让两人疲惫的脸上,升起了一丝欣然之色。

    “快过去。”

    言渊本能地拉起柳若晴的手,往那间带着弱光的小茅屋走去。

    “请问有人吗?”

    言渊站在简陋的院门外,低声唤了一声。

    很快,那小茅屋门便有了动静,一老者从小茅屋里出来,步履蹒跚地走过院子,过来开门。

    “你们两位是……”

    老人用沙哑的嗓音开口,苍老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戒备,在柳若晴二人的脸上游走着。

    “老人家,我们刚才山上采药,回城的时候,城门已经关了,想在您这边借宿一宿,可否行个方便?”

    言渊看着老人,一贯寡冷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往常难见的柔和。

    “这个……”

    老人还有些犹豫,目光,还在言渊二人身上游离。

    “老人家,您放心,我们不是坏人,我们现在被雨淋湿了,只是借宿一宿就走。”

    言渊看了柳若晴冷得瑟瑟发抖的模样,眉头一拧,看着老人,耐着性子解释道。

    所幸的是,老人也没犹豫太久,便开门放他们进来了。

    “谢谢您。”

    老人引着二人进了屋,“两位先休息一下,我让老婆子给你们烧点热水去。”

    “多谢老伯。”

    老人进了隔壁间的厨房,言渊回头看向柳若晴,道:“赶快把衣服换下来,别着凉了。”

    对言渊这个住惯了皇宫王府的人来说,这间茅草屋显然让他有些不太习惯。

    昏暗的灯光,狭小的房间,还有隐隐透过鼻尖的发霉味道,都让他很不习惯。

    柳若晴倒是没什么,从前下墓地的时候,环境比这个差多了,她照样可以“以天为盖地为庐”。

    两人取下背上的包袱,拿出里面备用的衣服,随后,两人的脸色一并变了。

    包袱里的衣服,也全部淋湿了,根本没有一件完好。

    这时候,老人夫妇二人端着热水从厨房那边过来了,“公子,姑娘,你们先把衣服换下,用热水擦擦身子吧。”

    “谢谢老伯,大娘。”

    言渊将热水接过,对柳若晴道:“我出去一下,你先把擦洗一下。”

    说着,随着老人夫妇二人,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柳若晴脱下身上湿漉的外衣,手臂上绑着的纱布也有些湿了,她有些苦恼地拧起了眉。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了,柳若晴下意识地伸手拿起衣物遮住自己的胸前。

    “天心。”

    外面,是言渊的声音,柳若晴抓紧了身上的衣服,犹豫了一下,道:“进来吧。”

    言渊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身打着补丁的衣物,“这是我跟老伯借过来的,是他们儿子和儿媳妇的衣服,我们先凑活着穿一下。”

    “嗯,好。”

    柳若晴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言渊也注意到了。

    “怎么了?”

    话音刚落,他看到了她光着的手臂上,那被雨水打湿的纱布。

    “伤口又裂开了?”

    他眼底一慌,快步走到她面前,抓过她裸露的手臂,眼底满是慌张。

    “不是,纱布湿了,伤口有些痒。”

    柳若晴垂下眸子,没去看言渊眼中的紧张。

    “我看看。”

    言渊的心头,稍稍放心了一些。

    伸手将她手臂上的纱布拿了下来,被刀剑划过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此时,被雨水浸湿了,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出门的时候,我让管家备了金疮药,我出去问问老伯有没有纱布。”

    他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拿起床边放着的旧衣服,给柳若晴披上,顺道来了一句,“小心走光了。”

    柳若晴愕然抬眼,却见他已经转身出去了。

    “流氓!”

    她低低地骂了一声,耳根有些发烫。

    拧了一把热水,随便擦拭了一把,便把那套村妇的衣服套上,随后,言渊便重新进来了,手上还多了一捆纱布。

    “过来坐下。”

    柳若晴听话地跟在言渊身后,在那张狭窄的床上坐了下来。

    她的目光,静静地看着言渊,还是像前几次那样,他给她包扎伤口的时候,格外得小心翼翼,温柔的样子,却刺痛着她的心。

    “好了,别乱动了,明天回城里,再找个药店重新包扎一下。”

    言渊的声音,让柳若晴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言渊依然浑身湿透地在她面前,头发上,还湿漉漉的。

    柳若晴的心头,骤然收紧,快速从床上起身,“你赶紧把衣服换下来。”

    她眼中的紧张,虽然竭力克制,可言渊还是捕捉到了。

    哪怕他并不敢去相信,可还是在她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拉住了她,“天心。”

    沙哑的声音,伴着那双深邃的目光,缱绻着继续让柳若晴心慌的情愫。

    “啊?”

    压住心头的小鹿乱撞,她看着言渊的目光里,潋滟着羞涩的波光。

    言渊拧一下眉,抿着薄唇,沉默了几秒钟后,抬眉看向她,道:“如果没有柳千寻,你会不会还非要离开靖王府?”

    他没有忘记她那句“就是因为讨厌你,我才讨厌靖王妃这个身份”,所以,或许不管有没有柳千寻那个人,她对靖王妃这个位子,依然反感得很。

    可是,他不相信这个女人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