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220.用江山护你周全
    第220章220.用江山护你周全

    如果她真的可以对他这么无情,又怎么会一点都不排斥他的碰触。

    他抱她,亲她,拉她手的时候,她也从未有过任何抵触的情绪。

    刚才她眼底那一闪即逝的紧张,他也不相信只是自己的眼花和错觉。

    柳若晴的眼底,因为他说出“柳千寻”三个字的时候,惊得瞪大了双眼。

    言渊怎么会知道师父的全名?

    当初她随口编造的青梅竹马,也只是一直喊着“寻哥哥”而已,什么时候告诉过他柳千寻三个字?

    她愕然地盯着言渊半晌,也没反应过来。

    言渊见她不答,眼神,逐渐暗淡了下去,“回答这个问题,让你觉得很难吗?”

    他的声音,让柳若晴回过神来,对上他深邃的眸光里,流露出来的晦涩,她的心头,骤然收紧了半分。

    心头,仿佛被他这样的目光,给狠狠扎了一下。

    沉默半晌过后,她重新抬眼,直视着言渊的目光,下定决心,问道:“如果……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怎么做?”

    言渊的心头,咯噔了一下,她此刻这般认真地问他这个问题,让他本能地想起了一直以来,一直压在他心头不愿意被提起的那个疑虑,心头抽了一抽。

    他看向柳若晴,深邃的目光里,却带着让柳若晴无所适从的坚定。

    “你会骗我什么?”

    他反问她。

    柳若晴的心,蓦然收紧,硬着头皮,继续道:“我只是说如果。”

    她强调了“如果”这两个字,终究还是不敢把自己轻易地暴露在他面前。

    可目光,却不敢再跟言渊继续对视下去,声音闷闷地道:“如果我对你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你会杀了我吗?”

    她心里是紧张的。

    倒不是紧张言渊怀疑她的身份,而是紧张他的答案。

    他会杀了她吗?

    言渊安静地看着柳若晴的脸,虽然她几次强调“如果”,可他总觉得这个“如果”其中的真实有多深。

    柳若晴不知道,此时的言渊心里比她还紧张,他甚至比她还害怕她是假的柳天心。

    到时候,她身上背负着的罪责,可不是他言渊一个人所能掌控在手的。

    她要面对的,是整个东楚的朝臣,整个言世家族,他害怕,自己会护不住她。

    柳若晴见他不说话,心头,顿时冷了下来。

    对他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道:“只是一个假设而已,你考虑那么久干嘛,我哪里敢欺骗靖王爷您呀。”

    她对他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我先出去了,快步衣服换下。”

    说完,她转身往外走,扬起的嘴角,悄然垂了下去。

    就在她转身的瞬间,身子被言渊从身后给拉了回来,带进他还有些湿漉的怀抱中。

    “不会!”

    他的声音,喑哑中透着坚定,“我不会杀你,也不会让任何人杀你!任何人!”

    他强调了“任何人”三个字,这其中,自然是包括了皇帝和满朝文武,包括了整个东楚国的国法。

    柳若晴的身高,正好到言渊的胸口,他的心跳,沉稳又坚定,即使她没告诉他,她隐瞒了他什么,他的回答,依然坚定得敲在了她的心头之上。

    酸涩了她的眼睛,让她的两眼,不由自主地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模糊了她的视线。

    “不管你骗了我什么,不管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我都不会杀你,不会……”

    他抱着她的力量,因为坚定而下意识地收紧。

    柳若晴的眼眶,瞬间热了,双手,颤抖着伸出,静静地回抱着言渊的腰,眼泪,悄然从眼角滑落。

    “如果……我触犯了国法,所有人都喊着要杀我呢?包括……包括你的皇帝侄子。”

    “皇帝敢动你,我就夺了他的天下,用江山护你周全。”

    当言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他似乎并不觉得惊讶,好似这个答案,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在他心里了,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说出口。

    柳若晴笑了,不管言渊这话是真是假,至少,他的答案,让她很开心也很满足。

    他现在不知道她到底骗了他什么,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他这个王妃一直都是个假冒的,还会不会说出这句话?

    用江山护你周全……

    柳若晴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即使言渊在此刻说得这么真诚和坚定,她都不敢把这句话当真。

    他怎会为了她,夺了他侄子的天下,背负着天下的骂名,从人人爱戴的靖王爷变成人人口中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

    直到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她才深信,这个男人,真的为了她,背叛了全世界。

    她笑着从言渊的怀中,退了出来,眼底还噙着泪光,她对他笑了起来。

    “有王爷这句话,就够了,我不会让王爷走到这一步的。”

    不管是因为言渊这句话,还是因为自己这条命,那封休书,她都要定了。

    言渊不知道柳若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心头却猛地抽了一抽,那种疼,来得快,去得也快。

    “快把衣服换上了,我先出去了。”

    当言渊缓过神来之际,柳若晴已经从房间里出去了。

    他皱了一下眉头,刚才她转身出去时,脸上的悲伤,尽数落入他的眼神,让他的眉头,倏然拧紧了。

    “大娘,我们这几件湿衣服,放在您这边烘一下。”

    “好,来,到这边来。”

    大娘热情地招呼着柳若晴,在自己身边,让出了一点小位子。

    柳若晴走到她身边坐下,拿着自己跟言渊的衣服,放在灶台边上微微烘烤着。

    “小姑娘,你跟那位公子是夫妻吗?”

    老大娘一边在灶台里加着炭火,一边笑问道。

    柳若晴一愣,随后,尴尬地点了点头,“嗯,大娘是怎么知道的?”

    火光,染红了她的脸,也掩盖住了她两颊上不经意泛起的红晕。

    大娘闻言,笑了起来,“大娘也是过来人,看得出来。”

    见柳若晴两眼迷惑地看着她,大娘笑道:“那小伙子从进门开始,那两只眼睛就没离开过你,刚才你在里头换衣服,他就在外面守着,就怕你需要他的时候,他会不在似的。”

    柳若晴被大娘这话说得笑容一僵,嘴角颇有些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