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221.言渊高烧
    第221章221.言渊高烧

    “大娘,您怎么还取笑起我来了。”

    “真羡慕你们年轻人,大娘我年轻的时候,跟你老伯也像你们小两口这样相亲相爱的,现在时间久了,成天就只有争吵。”

    柳若晴被大娘的话给逗笑了,刚才出来时的压抑也没那么强了。

    “大娘跟老伯才是真的相亲相爱呢,从青丝走到白发,多少人都是羡慕不来的。”

    言渊换好衣服出来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柳若晴说到这句话,脚步骤然顿住了。

    想到之前有一次,她在自己面前试探自己有没有养外室的时候,说的那句话——

    谁不希望自己能跟心爱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当时,这句话,是她对他说的,当时她说这话的时候,他知道她并非出自真情,可现在,他却还是把她那句话,放在了心里。

    而她口中这个跟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会是他,还是那个他未曾谋面过的青梅竹马柳千寻。

    从青丝走到白发……

    遇一人白首……

    他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跟大娘正聊得开心的柳若晴,陷入了沉思当中。

    见大娘起身走到灶台前,打开看了一眼,回头对柳若晴道:“我给你们夫妻二人煮了点姜汤,赶紧喝下暖暖。”

    “好嘞,谢谢大娘。”

    柳若晴起身,帮着大娘将姜汤从锅里端出来,转身的时候,看到言渊正站在门口,看着她发呆。

    “咦?小伙子,你来啦。”

    大娘打趣地笑了起来,“我刚刚还跟你娘子说,你呀,两只眼睛里全是她,你看你,这么快就来了。”

    没想到大娘会当着言渊的面说这个,柳若晴的脸上,多了几分窘迫。

    倒是言渊显得坦荡许多,上前将柳若晴手中的托盘给接了过来,对大娘道:“大娘您真是慧眼如炬。”

    柳若晴明显因为他这话愣了一下,便听大娘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好啦好啦,我要去跟老头子休息去了,不打扰你们了。”

    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言渊二人道:“刚才你们换衣服的那间房间,是我儿子儿媳妇的,他们去镇上赶集去了,得明晚才回来,你们凑合着先住一晚吧。”

    “好,谢谢大娘。”

    目送大娘走了之后,整个厨房内,只剩下他们二人,想起刚才大娘那打趣的话,柳若晴的眼神,便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正犹豫着该怎打破这样尴尬的气氛,言渊打喷嚏的声音,将柳若晴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回房间先把姜汤喝下去。”

    回到先前那间房,柳若晴看着言渊,他的脸,红得有些古怪,想起他昨夜浇了冰冷的井水,今天下山的时候,又把衣服给了她,一路上又淋了雨,她的心头,猛地紧了紧。

    “咳咳……”

    两声简单的咳嗽,敲在了柳若晴的心头,她快速将言渊拉到床边坐下,“快把姜汤喝下去。”

    她抓着言渊的手臂,掌心传来的高热,让柳若晴皱起了眉。

    抬眼看向言渊,她直接伸手,探向了言渊的额头,“果然发烧了。”

    她的眉头,担忧地拧了起来,抬眼看着言渊,眼底多了几分责备,“让你把衣服,现在着凉了吧。”

    微愠的语气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言渊看着她拧紧的眉头,刚才他换衣服的意思,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又冷又热,头还昏沉沉的。

    整个人都有些头重脚轻很不舒服。

    可看到她眉宇间流露出来的对他的担忧,他的心情便莫名得好转,笑意,也开始隐隐上了眉梢。

    “这点温度就把你烧傻了吗?都这样了还笑。”

    柳若晴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只是看他因为高烧而泛红的脸颊,眼里便自然地流露出了几分担忧。

    “快把姜汤喝完,我去问问大娘有没有退热的草药。”

    她转身要出去,却被言渊给拉了回来,“不用了,我们已经麻烦他们一晚上了,现在他们都休息了,不要再去打扰他们。”

    柳若晴想想也对,可是,看言渊的样子,又有些不太放心。

    “让我看看。”

    她拉过言渊的手,放在他脉上把了一下。

    还好只是着凉了,没别的事。

    她在心里松了口气,抬眼看向言渊,“把衣服脱了。”

    “……”

    她的要求,让言渊骤然抬眼看她,眼神里,绽放着古怪的光芒。

    “你让我脱衣服?”

    沙哑的嗓音里,流露出了几分揶揄的笑意。

    柳若晴将他这样的笑看在眼里,直接无视了过去。

    “快脱!这样有助于帮你体温降下来。”

    “好。”

    言渊十分配合地脱掉衣服,在她面前,露出了诱人的线条。

    “去床上躺下,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得赶路呢。”

    “嗯。”

    言渊点头,这会儿也没心思跟柳若晴再开玩笑。

    身上总是忽冷忽热,头一开始昏昏沉沉的,现在还有些阵痛。

    在床上躺下,为了给他物理降温,柳若晴并没有让他盖被子,任凭冰凉的空气,在他周身流转。

    言渊躺在床上没多久,便沉沉地睡了过去,可柳若晴却没了睡意。

    他身上的体温越来越高,高得让她心里发慌。

    冷汗,沿着他的额头、鼻梁一点点地往下滑落下来。

    柳若晴从厨房那边打了一些热水过来,一遍一遍地给他擦拭。

    言渊的表情看上去很难受,英挺的眉头越拧越紧。

    “柳天心!”

    突然间,昏迷中的言渊,大声唤了她一声,让正拧着毛巾的柳若晴被吓了一大跳。

    快速转过头来,见言渊还在昏睡着,颤抖的双唇,发出了几声梦呓。

    “柳天心,天心……”

    紧锁的眉宇间,带着一丝难掩的恐惧。

    “言渊?言渊?”

    她半趴在他身边,一边帮他擦着汗,一边唤着他,可他似乎听不见似的,一直呢喃着她的名字。

    柳若晴皱起了眉,转身又一次去拧毛巾的时候,手被言渊紧紧地抓住了。

    即使是在昏迷当中,他的力气依然大得惊人。

    “我不会让任何人杀你,谁都不能杀你,躲我身后,我保护你,我保护你……”

    言渊的声音很低很低,可每一个字都让柳若晴听得清清楚楚,心脏也随着他吐出的每一个字而一点点地缩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