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222.越来越舍不得
    第222章222.越来越舍不得

    “言渊……”

    她声音喑哑,眼神动容地看着昏迷不醒的言渊,两眼发酸。

    “你不讨厌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言渊,低低地重复着两个字,“你不是讨厌我的,是不是……”

    “可是,我不是柳天心,你知道吗?我不是柳天心……”

    “如果你们知道了我是假冒的,我要怎么办?言渊,我舍不得你,越来越舍不得……”

    “但我必须离开这里,离开所有的纷争,我才能保全我自己。”

    “……”

    她在言渊面前,说了好多话。

    她不停地强调自己怕死,自己不敢留下。

    可是,只有她内心深处那个最真实的声音告诉她,她其实不是怕死,而是害怕会连累言渊。

    因为,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言渊一旦知道了她的身份,他会怎么做?

    会把她亲手交出去,还是为了她去反抗所有人,反抗东楚国至高无上的国法尊严。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她都不愿去接受,所以,她只能选择离开。

    这才是对她,或者他,最好的方式。

    这一夜,她都没有睡,照顾了言渊整整一夜,等到他身上的体温逐渐降下去的时候,她才放心下来。

    累得直接趴在言渊身边便睡着了。

    言渊睁开双眼的时候,是被噩梦所惊醒的。

    一睁开眼,便下意识地摸索着那个心理牵挂着的女人,即使在梦里,他都能听到她无助的哭泣声。

    他仿佛听到了她在他身边说了好多话,那沙哑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悲伤……

    猛然从床上坐起,当他看到身边趴着的女人,正满脸疲惫地睡在他身侧,手中还拿着尚未干透的毛巾。

    他的心底一阵柔软,嘴角,升起了宠溺的微笑,悄悄拿去她手上的毛巾,下床将她抱到床上。

    或许是因为一夜没睡太累的缘故,她这一睡睡得很沉,言渊抱她往床上睡的时候,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将边上的毛巾和水盆端走之后,言渊重新回到她身边。

    他身上的烧已经退了,只是可能是因为留了太多的汗,此时有些疲倦。

    只是看着面前这个熟睡的女人,他的眼神便不禁柔和了下来,眼底满满的宠溺。

    想到昨晚她问他的那个问题……

    如果我对你撒了弥天大谎……

    他的眉头,深锁了起来,目光,缓缓投向柳若晴,薄唇,紧抿了起来。

    “就算你不是柳天心,也没有人有资格在本王面前动你。”

    他眼底和心里的坚定,只有他自己清楚,可此时的柳若晴并不知道。

    趁着柳若晴熟睡的当口,言渊去跟那两位老人道了谢,给他们留了一点银两,又重新回到房间。

    此时,柳若晴正好醒来了,睁开眼的时候,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身边空荡荡的,不见言渊的影子。

    她的眼神一黯,随后,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

    抬眼,见言渊已经穿戴整齐从外面进来,看到她醒了,眸光柔了下来,“醒了?”

    “嗯。”

    柳若晴点点头,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猛地抬眼看向言渊,“你烧退了吗?”

    “没事了。”

    他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先洗脸,大叔大娘给我们做了早饭,吃完了我们可以回城了。”

    “哦,好。”

    柳若晴垂眸下床,刻意地没让自己去想昨夜的事。

    走到洗脸盆前,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

    分别总是要来的,早与晚又有什么区别,只是徒增伤感而已。

    柳若晴在心里叹了口气。

    吃过早饭,跟两位老人道别了之后,两人启程往城里赶。

    之前那名突厥人在花溪镇被“鬼”杀死的事,依然在整个花溪镇流传。

    跟当日小二说的一样,都在传是西街陈家人的冤魂在作怪。

    只是,之前那几次,都不曾死过人,这次是第一次。

    这件事越传越凶,导致整个花溪镇的百姓,都变得人心惶惶。

    言渊二人并没有去管这件事,只是把这事听在耳里,继续往京城的方向赶去。

    御医也将其他几种植物收集齐了,拿到巨型猪笼草之后,便着手开始熬制药液,给言裳治病。

    因为对柳若晴的排斥,加上知道这几味药全是至毒之物,她更加觉得柳若晴是以治病的名义害她,让她整个治疗过程都很排斥。

    “公主,您就配合一下卑职吧,您这样动来动去,卑职根本无法给您施针啊。”

    御医一脸头疼,跪在言裳面前,苦求道。

    言裳不听,怒瞪着面前跪着的御医,骂道:“亏你还是堂堂太医院的院正,竟然听柳天心那个恶毒女人的话,拿毒药给本宫治病,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

    御医不敢辩驳。

    这几种植物确实是至毒之物,他也不敢轻易去试。

    可公主的病拖了这么久,如今也只能试一试王妃的方法了。

    医家有时候也讲究以毒攻毒,王妃这方法也不一定不行。

    况且,真的治死了公主,王妃也不好跟王爷交代啊。

    王妃既然敢这样做,肯定是有信心的,连王爷都相信她,他一个医官,怎么敢不信。

    “公主,王妃既然能跟王爷保证,想来应是……”

    “你住嘴!”

    言裳气呼呼地打断了御医的话,“九哥现在被那个女人不知道用什么迷药给迷住了,她要给我喝毒药,九哥也不阻止。”

    言裳越想就越是气不过,九哥真是糊涂了,怎么能被那个恶毒的女人这样给骗了。

    御医没办法,十公主这样倔,他一个小小的御医,总不能绑着她,再给她施针吧。

    “公主……”

    御医真想再劝言裳几句,便被一道突然闯入的声音给打断了,“御医。”

    这声音,让言裳原本的气愤的眼底,瞬间染上了一层寒霜。

    “又是你!”

    言裳的眼底,迸射出了摄人的火焰,目光,投向柳若晴身旁的婢女,怒道:“谁准你们让她进来的?”

    “公主恕罪,是九王爷说王爷过来给您治病,切不可为难了王妃……”

    婢女的声音越来越低,显然对言裳是带着惧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