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223.都没怀疑过吗
    第223章223.都没怀疑过吗

    柳若晴不想让婢女为难,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是,王妃。”

    言裳气急,可是也不敢对柳若晴做什么。

    九哥之前骂她时的模样,她是不敢忘记的。

    再加上这个恶毒的女人之前还把她的手给拧断了,她现在也不敢把她给惹毛了。

    “卑职参见王妃。”

    看到柳若晴过来,御医明显是松了口气。

    “免礼。”

    柳若晴无视了言裳眼底迸射出来的火焰,站在她面前,微微一笑。

    下一秒,在言裳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点住了她的穴道。

    言裳意识到不对劲,动了动身子,果然此时的自己已经动弹不得。

    她怒瞪着柳若晴,骂道:“柳天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又封住我的穴道!你给我松开!”

    柳若晴无视,回头对御医道:“现在给她施针。”

    “是,王妃。”

    “柳天心,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要是把我毒死了,我九哥不会放过你的,你放开我,听到没有。柳天心,你这个狐狸精,不要以为迷惑了我九哥,你就可以害我了,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我……”

    “闭嘴!”

    柳若晴不耐烦地挠了挠被她吵得发痒的耳朵,道:“你再吵,我把你嘴巴给封了。”

    她这话,让言裳想起了几天前她封住了她哑穴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惧色。

    “你……你敢。”

    虽然这样说,她还是老实地闭上了嘴,没再大吵,御医也能安心地给她施针。

    尽管如此,她怒瞪着柳若晴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柳若晴慢条斯理地在她面前坐下,看着她愤怒的双眼,轻笑出声,“公主,你都这么自信我把你治死了,言渊不会放过我,那你还担心什么?”

    她挑了一下眉,看着言裳愤怒的眼睛,继续道:“我就在言渊的眼皮底下给你治病,你要是真死了,我还能活吗?我都不怕把你治死,你怕什么?”

    言裳的眼神,因为柳若晴这番话而多了几分迟疑,可对柳若晴,她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这个女人这么恶毒,她怎么可能会相信她。

    “哼!我才不相信你是真心想替我治病呢。”

    “那倒是,我真的不是真心为了给你治病。”

    柳若晴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无视了言裳脸上阴沉的脸色,道:“我只不过是跟言渊交换条件而已。”

    经柳若晴这么一提醒,言裳才想起,几天前,柳若晴跟她说过,她给她治病,是为了换九哥的休书。

    “你要我九哥休了你?”

    言裳半信半疑地看着柳若晴,觉得有些难以相信。

    九哥这样的男人,多少女人求神拜佛一辈子都想嫁给他,这个柳天心既然有机会嫁给九哥,她竟然还要九哥休了她?

    这样一想,言裳越发觉得柳若晴这话不能相信。

    “对,只要我治好了你,他就给我休书。”

    柳若晴也不隐瞒,哪怕这个时候,在说起这个的时候,心里有还有些发疼。

    “你不是很不想看到我吗?那就配合我给你治病,只要你的病治好了,我成功拿到休书离开,你眼不见为净,对你来说,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吗?”

    哪怕柳若晴这话似真非真,可此时却让言裳平静下来了。

    尽管她看柳若晴的目光依然敌意满满,可御医给她施针的时候,她没那么排斥了。

    承德宫——

    “皇叔,你看看这个。”

    言朔将面前一份官员呈上来的奏折递到言渊面前,道:“这是花溪镇的县令呈到刑部的奏折,关于一起离奇的案子。”

    “花溪镇?”

    言渊瞬间便猜到了是什么事,接过言朔手中的奏折,看了一眼。

    “果然……”

    他轻声低语了一声,眉头深锁了起来。

    言朔似乎看出了什么,问道:“皇叔好像知道这件事?”

    “嗯。”

    言渊点点头,将两天前跟柳若晴在花溪镇遇到的事跟言朔细细地说了一遍。

    “死者竟然是突厥人。”

    言朔低语了一声,“桑罗派来的杀手既然来了东楚境内,很可能是在花溪镇见过桑吉王子的下落。”

    “没错,只是,现在这么多人追杀桑吉,他定然不会贸然出现。”

    言朔点点头,看向言渊,继续道:“恪利王汗的死,虽然是突厥内部的事,但是,这关系到东楚跟突厥两国间长久的安宁,我们得赶在桑罗的人找到桑吉之前,先找到桑吉才是。”

    “嗯,回京时,我已经派人暗中去找桑吉的下落了,相信很快会有消息。”

    “那这件事,就交给皇叔你来处理了。”

    “好。”

    由始至终,言渊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言朔的目光,打量了她一番之后,笑道:“皇叔看上去有心事啊,九婶又惹你生气了?”

    自从百花盛宴后,他听说九皇叔跟八皇叔还因为九婶狠狠打了一架。

    这几日,八皇叔似乎还在生九皇叔的气,都称病不上朝了。

    听言朔提起柳若晴,言渊的眉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倒也没打算跟言朔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一点小事。”

    “说起九婶,自从百花宴之后,朕就没见她了,听说她在给小姑治病?”

    言朔说起这个的时候,眼底难掩诧异之色。

    “嗯。”

    言渊点点头,不愿多说什么。

    等她治好了十妹的病,他的休书就该给她了吧。

    到时候,她真的要离开他了么?

    想起这个,言渊的心口,就像是被针给扎了一下,很疼。

    “九婶真是让朕几次刮目相看,武功高强,又懂得治小姑这种疑难杂症,更懂突厥语……”

    他的目光,带着意味不明的深意,看向言渊,“皇叔有没有觉得,九婶有些深不可测。”

    言渊的脸色,骤然一变,对于言朔这话,他不愿往深了去理解。

    “会这些有什么奇怪的?”

    “皇叔真觉得,一个养在深闺的公主,会是九婶这样的吗?她的言行举止,你都没怀疑过?”

    言朔收起了刚才的嬉笑,表情严肃地看着言渊。

    “你想说什么?”

    言渊的脸色,冷了几分,直视着言渊的双目里,透着凌厉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