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224.互相帮助
    第224章224.互相帮助

    “皇叔,这么有能耐的九婶,你真的没有怀疑过她吗?”

    言朔的问题,深深地扎在了言渊的心上。

    他是怀疑过,还派齐风去西擎查过,尽管那个女人有多么可疑,他并不想深入查下去。

    他甚至害怕查到一些让他不敢去面对的真相。

    他宁可这样糊里糊涂着。

    言朔看着言渊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心里俨然已经明白。

    皇叔这是不愿意去了解真相吧。

    换做他,他也不愿意啊,毕竟,这个九婶是多么讨人喜欢。

    可毕竟,他们是皇家,他们的背后,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是很多老百姓根本所不知道的。

    什么叫最是无情帝王家,谁都向往帝王,向往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谁又能知道帝王家的人,也是最身不由己的。

    “她是本王的妻子,我为什么要怀疑她?”

    言渊凌厉的目光,直视着言朔严肃的双眸,“臣告退。”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言朔刚才的每一个问题,都让他觉得有些咄咄逼人。

    “皇叔!”

    言朔声音沉冷地叫住了他,在他停下脚步的时候,拧着眉,走到他面前。

    “有些事,就算我们不愿意,也必须得面对,得解决,我们不是普通的人家,不……”

    “就算我们家再不普通,她也是我言渊明媒正娶的妻子!”

    他烟着脸,音量提高了几分,目光凌厉地打断了言朔的话。

    “我不管她是谁,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她!”

    他眼中的坚定,让言朔都被吓了一跳。

    他当然知道言渊口中的“任何人”也包括他这个皇帝在内。

    他盯着言渊好一会儿,才收回了目光,无奈地叹了口气,“皇叔,有些事,就算朕不提醒你,你心里可能比朕更清楚,好好想想吧。”

    言渊没再去看言朔,转身走出了承德宫。

    眼神,暗淡了下来,却依然没有褪去眼中的坚定。

    他向她保证过,不会让任何人动她,他绝对不会食言。

    如果有一天,真的把他把逼到跟皇帝兵戎相见,颠覆了这天下又如何?

    当他那天在老农的家里,亲口向她保证下那句话的时候,他在心里就已经认定——

    此生定竭尽全力,护她一世安好。

    从承德宫回来的时候,在王府门口,碰到了从公主府回来的柳若晴。

    他的眸光,下意识地柔了几分。

    他何曾想过,自己竟然会栽在这个女人身上。

    皇帝说她神通广大,他承认,如果不神通广大,他言渊,又怎么会被她轻易给收服了。

    “从公主府回来?”

    他走到她面前,问道。

    “嗯。”

    她点了点头,回给他一个轻松的微笑,“你妹看病不老实,被我揍了一顿。”

    言渊倒是没什么大的反应,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伸手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脑袋,道:“你是她嫂子,她不听话,你就该好好教训她。”

    两人难得这般和谐地相处,而言渊这样下意识说出口的话,却让柳若晴脚下一顿,心头,仿佛因为言渊这话,而被什么东西给捏她对着言渊,僵硬地扯了一下嘴角。

    她的表情,有几分不自然,言渊也注意到了,心头一暗,却也没多说什么。

    “给裳儿治病很费神吧,先回屋休息吧。”

    他涩然开口,目光看向别处,“我去书房。”

    他快步离开,留下柳若晴站在门口,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心头黯然。

    手上拿着各处呈上来的公文,他却完全无心看下去,干脆将公文丢下,走到床边,去想花溪镇的事。

    “花溪镇……陈府灭门……冤魂作祟……”

    他拧着眉,轻声低语着,整理起那天店小二跟他说的那些话。

    手指,若有所思地敲打着窗沿,目光,变得深邃了起来。

    他不相信这世间会有鬼神之说,那天晚上,客栈里的“鬼哭声”绝对是人假扮。

    可是,对方扮鬼闹事的目的是什么?纯粹只是为了恶作剧,弄得百姓人心惶惶吗?

    又或者,对方这样做,是为了引起官府对某件事的关注?

    那那个突厥人,又是死在谁的手上?

    言渊的心里,将全部的思路整理了一遍,心里,有了一点小头绪。

    翌日,早朝。

    刑部尚书将花溪镇闹鬼杀人的事,提上了议程。

    “这件事,朕已经交给靖王来全权处理了。”

    言朔将目光投向站在群臣之首的言渊,道:“皇叔,对于这件事,你可有什么良策了?”

    言渊点头,“这件事,臣需要先去花溪镇深入了解一番再作处置。”

    “好。”

    退了朝,言渊回到王府,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看向身旁的管家,“王妃在家吗?”

    “王妃一早已经去十公主府上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嗯。”

    言渊想了想,转身从王府里走了出去。

    公主府——

    “王妃,您用的这几味药当真对公主的病有明显的奇效啊。”

    御医给言裳把完脉,脸上淌出了几分兴奋的神色。

    言裳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这是柳若晴的功劳,但是,看御医的反应,她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嗯,接下去几天,停止施针,开始服药。”

    柳若晴满意地点点头,清淡的目光锁住言裳不太甘愿的脸,淡淡一笑道:“你要是真希望你哥休了我,就配合一点,只有你好了,我才能拿到言渊手中的休书。”

    言裳瘪瘪嘴,没有说话,只是翻了个白眼,收回了目光。

    见柳若晴的身后,言渊不知道何时出现,她欣然一笑,“九哥。”

    柳若晴背对着言渊的身子,僵了一下。

    扭身过去,见言渊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后,正用一双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她的心头,咯噔了一下,随后,对着言渊,挤出了一抹微笑,“王爷,你来了。”

    言渊走到她面前,心里有些发疼,可却只是说了一句——

    “裳儿的病,有劳你了。”

    “王爷客气了,互相帮助而已。”

    “互相帮助……”

    言渊低声重复着这句话,悄然敛去了眼底的涩然,“是啊,互相帮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