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226.只要动了情,烦恼就来了
    第226章226.只要动了情,烦恼就来了

    还有那晚的**,情难自禁……

    柳若晴的耳根红了起来,就是在这漫天寒冷的空气中,也热得滚烫。

    “公主不会生气吗?”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言渊,低声问了一句。

    她嘴上虽然从未跟言渊说过自己有多介意他对言裳的在乎,可是,心里却是真真很介意的。

    言渊的脚步,停了下来,侧过头来,跟柳若晴面对面站着。

    幽深的眸瞳里,潋滟着令人悸动的多情。

    “我知道你不想看到裳儿,以后不要再为难自己去见她了。”

    他的声音很沉静,就如同他此刻的目光,沉静且认真。

    “你已经把治疗的方法告诉御医了,一切就交给御医吧。”

    柳若晴看着言渊,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有些事,有些感情,其实她心知肚明,只不过,差的就是说出口的那句承认罢了。

    “你真的相信我能治好言裳吗?如果治不好,你会不会……”

    “不会。”

    柳若晴的话到了嘴边,便被言渊给打断了。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记着百花宴那天,我对你说的那句话……”

    他拧了一下眉,眉宇间,似乎染上了几分后悔的神色。

    “我看到你跟八皇兄这么好,我有点不高兴。”

    他说这话的时候,模样看上去有些别扭,就像是一个幼稚园的孩子,看着一直跟自己玩的好朋友跑去跟别人玩了一般,骄傲又吃味。

    柳若晴有些愕然地看着言渊说出来的这句话,尽管别扭得很,她还是能听出来,他是在跟她解释,解释那天那句让她至今都有些耿耿于怀的话。

    如果裳儿有什么事,我会让你整个西擎来替你赔罪……

    这句话,她每每回想起来,都会让她的心里疼得翻江倒海。

    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言渊会特地跟她解释,就像那天在农户家里,他那么坚定地跟她说——

    他就是夺了皇帝的天下,也要护她周全一样。

    “你……”

    她眼眶热了,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鼻尖泛起了酸意。

    “天心。”

    言渊的模样,认真了几分,即使看着还有些别扭,他握紧了柳若晴的手,加重了力道。

    “下次不要跟八皇兄这么好了,我怕……”

    “怕?怕什么?”

    柳若晴一愣,看着他这副别扭的样子,忍不住抽了两下嘴角。

    “我怕我忍不住又想打他。”

    这句话,说得尤其得霸道,还有些幼稚,却又这般认真,可偏偏,又别扭得让柳若晴忍不住想笑。

    不是说靖王爷性情寡冷,不苟言笑吗?

    可眼前这个别扭得像个被人抢走糖吃的幼稚男又是谁?

    敛去了眼中的笑意,她看着他,道:“听说八哥最近都称病不上朝了,看来他还真被你打怕了。”

    言渊一愣,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心里有些不高兴。

    “那你同意了吗?”

    他穷追不舍地问道。

    “看情况。”

    柳若晴瘪瘪嘴,看着言渊不满的眼神,继续道:“你要是再帮着你妹欺负我,我肯定还要找帮手的,你不要以为我好欺负。”

    说完,她转身往前走。

    言渊快步跟上,“不,再也不欺负你了。”

    “下次言裳再惹我,我还会拧断她的手,你可别心疼。”

    “好,谁都不心疼,就心疼你。”

    “……”

    柳若晴抽了抽嘴角,敛去了眼中的爱恋与不舍。

    她什么不是柳天心,为什么他们两个的认识,要从欺君之罪开始。

    此时的柳若晴心里,有些恨,恨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捉弄她。

    她真的很喜欢言渊,很想跟他在一起,很想跟他白头到老,可是为什么要让她背着杀头的罪名,在他身边这样战战兢兢,想爱他又不敢爱。

    只能逼着自己拿着那封休书走人。

    她不敢冒险,更不敢让言渊为她冒险。

    冬日的夜,就是月光都似乎添了几分凉意。

    打发了小月去休息,柳若晴并没有什么睡意,坐在院子里,盯着面前的小鱼塘发呆。

    小鱼塘里,养着几条漂亮的锦鲤,颜色非常艳丽漂亮。

    它们你追我赶,无忧无虑,一点心事都没有。

    柳若晴有些羡慕它们,这般自由自在。

    以前,她不懂师父说的那句,人只要动情了,烦恼也就跟着来了。

    可现在,她懂了。

    她对言渊动了情,不管她之前再怎么控制自己的感情,大脑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心。

    “锦鲤啊锦鲤,听说对着你许愿能心想事成,如果我对你说,我想让别人永远都不会发现我是假冒的柳天心,你会不会达成我的心愿。”

    她轻声低语着,言语间,满是无奈。

    她蹲在鱼塘边,看着月光洒满了水面,唉声叹气了好几声。

    身后,传来一阵节奏沉稳的脚步声,她赶忙收起了眼底的重重心事,扭身过来。

    见言渊正从东院大门外进来,目光正好注意到了在鱼塘边上的她。

    柳若晴赶紧起身,不想让言渊看到她眼底的心事。

    言渊来到她面前,眉头倏然皱了一下,跟着,将身上的裘衣脱下,披到她的身上。

    “每次都穿这么少,你不怕冷吗?”

    柳若晴低眉,看了一眼身上的披风,身上还残留着言渊身上的体温,暖暖的,很舒服。

    她发现,自己不敢跟言渊处得太近,怕自己越来越痴迷,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他。

    可是,如果不离开,她迟早会害了言渊的。

    “也不是很冷,我不太习惯穿太多。”

    收起了眼中的不舍和悲伤,她从身上把裘皮披风给解了下来,还给言渊。

    “穿上!”

    言渊的声音随着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知道她不是不冷,只是不想接受他的暖而已。

    白天时候的愉悦,在此刻因为她的行为而一扫而光。

    “我真的不冷。”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没有重新披上那件披风。

    “柳天心,不过只是一件披风而已,都会让你觉得对不起柳千寻吗?”

    言渊怒了,“你都差点跟我睡过了,还差这一件衣服吗?”

    柳若晴的心头,紧了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