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227.这个答案王爷满意吗
    第227章227.这个答案王爷满意吗

    “柳千寻!柳千寻!你心里就知道柳千寻!你知道个屁啊!”

    柳若晴对着言渊吼了出来。

    她真想直接告诉他,柳千寻这个青梅竹马,只是她杜纂出来的,可是她不能说。

    这是她能离开的最好最合理的理由了。

    言渊被她这么一吼,愣了一下,对她这话有些莫名其妙。

    可刚才被她挑起的怒气,也没因此而减弱。

    “你一心想着离开本王,难道不是因为柳千寻吗?不是因为他,还有什么理由,你说啊。”

    他也同样吼着,只是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无奈和悲伤,还有噙在眼底闪烁着的泪光,让他的心,软了几分。

    “你……”

    柳若晴又急又气,上前狠狠推了他一把,“是啊,就是柳千寻,我就是放不下柳千寻,你赶紧把休书发给我,让我滚蛋好啦!”

    她气得一把将言渊往边上一推,怒气冲冲地往楼上走。

    离去的瞬间,从她眼底掉落的泪水,没让言渊看到。

    “柳天心,你给我站住!”

    言渊气得从身后追了上来,一把将她拽回到自己面前。

    “如果没有柳千寻,你还会不会离开我?你说!老实回答我!”

    他气得青筋凸显。

    凭什么!凭什么!

    他才是她的丈夫,他凭什么要输给那个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又怎么样,先认识的又怎么样?

    他言渊才是她的丈夫!

    柳若晴心里原本就堵得慌,被言渊这咄咄逼人的问题给逼得怒火中烧。

    “会!就算没有柳千寻,我也不愿意嫁给你!行了吧?这个答案,靖王爷您满不满意?”

    她的音量也提高,两人的气势,谁也不肯输给谁!

    “不满意!”

    他抓着柳若晴的手,力道因为怒火而加重,“我知道你对我没那么无情,你心里有我,是不是?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走,告诉我?”

    这句话,言渊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之前一次又一次地相信她离开他,只是为了青梅竹马,可是,经历这么多的事,他不相信,柳天心对他真的没感情。

    她在他发烧的时候,照顾他,伤心难过的时候,会抱着他哭,胆小害怕的时候,会赖在他身边。

    她从不排斥他的碰触,她的眼里会因为他而露出欣喜。

    他不相信,这些都只是他的错觉。

    柳若晴被言渊这话给吓到了,她最怕的,就是言渊会看出什么。

    她的手,被他拽着,狠狠地抖了一下。

    “自作多情!”

    她用力从言渊的手中将手抽了出来,“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就这么不能接受你靖王的魅力不是所向无敌了吗?在我这里碰壁了,觉得有挫败感了吗?”

    她冷笑了一声,直视着言渊阴冷的眸子,继续道:“尽快把休书给我,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

    落下这话,她便不敢再去看言渊,很想快点逃走,生怕自己会坚持不下去了。

    “柳天心,别当我是傻子!”

    “别叫我柳天心,我不是柳天心!”

    激动之下,她顺口将这句话给吼了出来,吼出来之后,便愣住。

    像是为了补救一般,下一秒,便赶忙开口道:“我……我是说……”

    “我不管你是不是柳天心,你都是我的靖王妃!”

    根本没给柳若晴解释的机会,他俯下身,直接封住了她微颤的双唇。

    “你是不是柳天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言渊的妻子。”

    喑哑的声音,在他这灼热的吻中,低低地传出,划过柳若晴的耳畔,也刺痛着她的心。

    下一秒,她意识到了什么,心头咯噔了一下,被言渊怀抱着的身子狠狠一抖。

    为什么言渊这话让她觉得言渊好像察觉出了她假冒的身份,还是说,他纯粹只是怀疑而已。

    柳若晴不敢贸然暴露什么,此时只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哪怕言渊的吻,此时此刻有足够的能耐让她弥足深陷,她也只能逼着冷静下来。

    用力将言渊从自己面前推开,一个巴掌,对着言渊的脸,落了下来。

    “耍流氓这种事,王爷做得可真是越来越顺手了。”

    她的唇角,勾着讥讽的笑,在言渊阴戾的眸光里,转身离去。

    宽敞的袖口,挡住了她因为紧张而握紧的拳头。

    柳若晴,冷静点,言渊不可能知道你是假的。

    她在心里,安抚自己狂乱的心跳和忐忑的心绪。

    言渊要是知道她是假的,绝对不可能这么平静,这么不动声色。

    回到房间,柳若晴总算是勉强平静了下来,见言渊没有上来,心里松了口气。

    可是……

    “就算言渊现在不知道,他迟早也会知道的,一定得尽快拿到休书才是。”

    柳若晴放在桌子上的拳头,握紧了。

    言渊烟着脸,站在凛冽的寒风下站了很久,半晌,才苦涩地笑了一声,转身从东苑走了出去。

    柳天心,我言渊没这么好糊弄。

    书房——

    片刻之后,一道烟影,出现在了门外,“王爷,您找属下有何吩咐?”

    “进来。”

    门,被推开,齐风一身烟衣,从外面走了进来,“王爷。”

    “你再去西擎一趟。”

    言渊附耳到齐风耳边,细细地吩咐了一句,跟着,又强调道:“不管查到了什么,也不准对任何人说起,第一时间来见本王。”

    “是,王爷。”

    齐风离开之后,言渊的眼眸,暗淡地垂了下来。

    柳天心,真的是假的?

    柳城鹤真的有那个胆子骗他?他不怕他挥师南下,直接把他的皇宫给踩平了?

    又或者说,这其中还有其他原因?

    可不管是什么原因,言渊最期盼的,还是齐风从西擎那边什么消息都没有带回来。

    一边他希望齐风能查出点什么,另一边,又希望齐风什么都查不到,这种矛盾的心里,此时不断地折磨着他。

    言裳的病情,在御医根据柳若晴的指导下,已经逐渐有了好转。

    自从那晚跟言渊在东苑闹翻了之后,柳若晴有些刻意地避开了言渊。

    只不过,她发现自己有些多此一举。

    从那晚之后,言渊已经有三天没有回王府了,后来听管家说起,才知道言渊奉了皇帝的命令,去了花溪镇查上次那个突厥人被杀案。

    柳若晴心里松了口气,将那股子失落给悄悄收了起来。

    “小月,随便看,喜欢什么,公主给你买。”

    柳若晴带着小月,难得好心情地在街上闲逛。

    “不用啦,公主,奴婢什么都有,公主您想要什么,可以多看看。”

    小月乖巧地跟在柳若晴身边,有些心事重重。

    距离皇陵冬祭大典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这次如果再失败的话,以后机会就更渺茫了。

    柳若晴没注意到小月的心不在焉,一路逛下去,随后,在一个小摊前,停了下来。

    一块熟悉的油青翡翠玉,闪过她的眼睛,让她收住了脚步。

    “姑娘,喜欢什么,您随便挑,这些可都是好东西。”

    柳若晴在小摊前蹲下,拿起面前的那块造型独特的油青翡翠看了一眼,眼底掠过一抹震惊。

    “这玉不是……”

    她捏着那块玉,低语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