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228.赶去花溪镇
    第228章228.赶去花溪镇

    那小摊贩也注意到了柳若晴脸色变化,尤其是看她抓着那块玉的模样,眼底有些虚。

    “姑娘,你喜欢这块玉吗?姑娘喜欢的话,我可以便宜点卖给你。”

    柳若晴的思绪,被小摊贩的声音给拉了回来。

    她猛然抬眼看向摊贩,焦急地问道:“老板,你这块玉是从哪里来?”

    她这个问题刚一问出口,那摊贩的脸色就变了。

    目光因为心虚而有些闪烁,见他干笑了两声,道:“姑娘,我们这些玉器可都是上好的材料,专门是从西域那边进过来的。”

    “西域……”

    柳若晴拧着眉,重复了这两个字,握着玉的手,加重了力道。

    “不可能……”

    她拧眉低语,而她这一声嘀咕,却吓得那摊贩瞬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姑娘,你要是诚心要买这玉,我就便宜点卖给你,你要是不买,就赶紧走,别妨碍我在这里做生意。”

    他欲伸手去拿回柳若晴手中的翡翠,却被柳若晴给快一步躲开了。

    抬眼再次看向小摊贩的时候,目光已然没有了刚才的柔和。

    “老板,你别在这里跟我耍心眼,我知道这块玉的主人是谁,这块玉独一无二,你要是如实告诉我这块玉是从哪里得到的,我就出钱跟你买,你要是不老实说……”

    她从唇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凉薄,纤细的手指,在那摊贩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的时候,扣住了他的手腕。

    “就跟我去见官。这要是到了公堂上,可就不是我愿不愿意花钱买的事了。”

    她的眸光,凛了下来。

    那摊贩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的人,柳若晴这话是不是在吓他,他很清楚。

    再加上,这小姑娘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这手劲可真不小,一看就是个练武之人。

    他要是不老实交代,恐怕会没好果子吃。

    当下,他便对着柳若晴跪了下来,“姑娘开恩,开恩呐,我说,我一定老实交代。”

    “说吧。”

    柳若晴满意地勾起了唇。

    见那摊贩擦了擦额头上不知道何时渗出的冷汗,看着柳若晴,低声道:

    “那天,我拿着进过来的货去投栈,在客栈门口,跟一个老头子擦身而过,他身上的玉,就是在出去的时候,掉到我脚边的,我看这玉成色不错,造型也奇特,就想着占为己有,运气好的话,还能卖个好价钱,所以……”

    “你是说,是一个老头身上掉下来的?”

    柳若晴的眼底,瞬间变得更加明亮,那双澄澈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抑制不住的惊喜。

    “是……是啊。”

    “老板,那老头是不是七十来岁不到的样子,身高七尺,及肩的白发……”

    柳若晴细细地将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个人,跟摊贩描述了一遍。

    “是,是,就是这样子,我当时还觉得,这老头怎么头发就这么短,当时还猜是不是寺庙里的和尚还俗了……”

    柳若晴没理会摊贩的嘀咕,眼中的兴奋,溢于言表。

    果然是师父,没想到他也穿过来了。

    这块油青翡翠,是她十二岁的时候,送给师父的六十岁生日礼物。

    当时,她有个小学同学的父亲是玉雕师,她去同学家玩过几次,就跟同学父亲学着雕了几次。

    因为当时年纪小,这块玉雕出来的图案和线条都不好看。

    她只是在上面刻了师父“柳千寻”的名字,因为师父属龙,她在名字的背面雕了一条龙。

    但是火候不够,看上去更像只长了四条腿的蛇,当时送给师父的时候,师父还高兴了很久。

    可也经常拿这块玉取笑她。

    所以,刚才,她一眼看到这块玉的时候,就觉得十分眼熟。

    若说这玉上的“柳千寻”三个字只是同名同姓的话,她不相信,连这玉的线条,纹路,还有那条似龙似蛇的动物,也是凑巧。

    这块玉,绝对是师父无疑。

    再加上刚才自己的描述得到了摊贩的肯定,也就是说,师父真的来了。

    柳若晴此刻的兴奋是抑制不住的。

    师父既然来了,说不定可以找到办法带她一起回现代去,这样的话,她就不需要再纠结言渊因为她而……

    心里又一次本能地想到了言渊,柳若晴心头一窒。

    甩了甩头,摒去了心头的异样,她再度将目光投向摊贩,道:“老板,你是在哪里碰到的这块玉的主人?”

    “就是三日前在花溪镇那家明日客栈。”

    “花溪镇明日客栈……”

    柳若晴将客栈的名字记在心里,跟着,对摊贩道:“老板,这玉我要了,小月,给钱。”

    从小摊前离开之后,柳若晴一路着急往王府回去,一直隐藏在她眼底的兴奋,连小月都注意到了。

    回到房间,她便立即开始收拾起行李,“小月,我要去花溪镇找个人,你就别跟着我了。”

    “柳姑娘,这块玉的主人,是您的亲人吗?”

    “嗯,他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所以我一定得去找他。”

    柳若晴随便给自己收拾了几件衣服,便出了门。

    等她赶到花溪镇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了。

    明月客栈在花溪镇比较有名,她一进城,便找到了那里。

    “姑娘,请问住店吗?”

    “嗯,住店。”

    柳若晴走到柜台前,问道:“掌柜的,三日之前,有个七十岁左右的老人,一头白发,头发就到肩膀这里,就住在你们客栈,你有没有印象?”

    “哦,你说柳老爷啊,他今天已经退房走了。”

    “走了?”

    柳若晴的眼底,瞬间失望了,“什么走的,他有说去哪里吗?”

    “走了有一个多时辰了。”

    掌柜的笑道,“至于去了哪里,我们哪能知道,人家是客人,去哪里还能跟我们交代嘛。”

    柳若晴失望地垂下眸子,背着包袱往外走。

    “姑娘,您不住店了吗?”

    “再说吧。”

    这三日来,她兴奋的情绪,一瞬间被击垮了。

    好不容易有了师父的消息,就是这么前后脚,他们就碰不上了。

    她要是再早来一个时辰,就能碰上师父了。

    柳若晴的情绪,瞬间跌落到了谷底,心里难受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