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229.来找很重要的人
    第229章229.来找很重要的人

    “王爷,您这边请。”

    街的另一头,花溪镇的县令庄清正谦卑地跟在言渊身边,引着他往街尾一座已经破败的府邸走去。

    三天前,这座尊神降临他们花溪镇,可是把他这位县太爷吓得不轻。

    没想到,一件冤鬼杀人案,竟然出动了堂堂靖王爷亲自过来办案。

    “王爷,这里就是陈府了。”

    言渊站在面前这座破败的府邸,府邸门口两座石狮子,依然傲然而立,可是,被这破败的门庭一相衬,就显得没有什么气势了。

    言渊踢开府门走进去,里面早已经积满了灰,门上“陈府”的牌匾也已经斜挂在门上。

    门内,花草盆景都因为没有人打理而凋衰败,四处结满了蜘蛛网,一副萧瑟破败之景。

    “看这府邸之气派,陈府在破败之前,也是富贵人家吧?”

    “王爷英明,这陈老爷是个外来的商人,来花溪镇扎根也有二十来年了,因为陈老爷乐善好施,所以,在镇上的口碑都挺好,如今即使陈府破败了,可别人一提到陈府,对这陈老爷也是肃然起敬。”

    言渊点点头,沉默片刻之后,道:“之前,本王听说,镇上的人都在传,这客栈闹鬼之事,可能是陈府人的冤魂在作祟,这是怎么回事?”

    “这……”

    听言渊问起这个,庄清似有些刻意回避,模样有些欲言又止,眼神还带着几分闪烁。

    言渊的眉头,不悦地拧了起来,“怎么?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

    靖王性情寡冷,暴戾狠辣的名气,早有盛传,哪怕他现在没有发怒,可就是这样一句话,就吓得庄清猛地打了个哆嗦。

    “不……不是……”

    庄清的脸上,冒出了几许冷汗,似乎很不想回答言渊这个问题,可偏又碍于言渊如此高压之下,不得不答。

    言渊见他这副模样,倒也不急着逼问他,反正他不愿意说,自然有人会告诉他。

    而且,说出来的,绝对比这个庄县令要真实。

    “自从明日客栈死了人之后,闹鬼的事就没再出现了?”

    庄清见言渊没有抓着刚才那个问题不放,就像是如蒙大赦了一般,长长地松了口气。

    跟着,又点头哈腰道:“是,是,自从出了那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闹鬼的事了,下官猜测,定是那冤鬼知道王爷您来了,被王爷您的龙威给震慑住了。”

    言渊最烦的就是下面这些官员不干实事,只知道溜须拍马,当下便很不给面子地道:“庄县令这个官,是靠专门拍马屁上去的吗?”

    庄清表情一愕,完全没料到自己这次的马屁会拍到马腿上,直接让靖王爷当场收拾了。

    “身为朝廷命官,该做的事不做,除了溜须拍马,就只会把事情推给子虚乌有的鬼神,本王看你这个县令是做到头了。”

    庄清没想到言渊会在这个时候发难,吓得双腿发软,直接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王爷息怒,下官该死,请王爷息怒。”

    他得罪谁都不敢得罪靖王爷啊,这个王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王,是连皇帝都要敬重三分的靖王爷啊。

    言渊不想跟他多费唇舌,冷哼了一声,转身从陈府走出来,庄清不敢怠慢,赶忙起身快步跟上。

    “你回去吧,本王到街上随便走走,你不用跟着了。”

    “是……是,王爷,下官告退。”

    庄清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恨不得自己身上能长一对翅膀,赶紧从言渊身边飞走。

    这位靖王爷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谁都没办法在他面前待太长的时间。

    等庄清走远了之后,言渊若有所思地眯起了双眼,“看来,这次的事,真得从陈府的事开始查起。”

    他想到了那日来花溪镇的时候住的那间明日客栈,那家店的店小二也曾提起过陈府的事,或许能从他的口中问出些什么来。

    这样想着,他便动身往明日客栈过去。

    还没到客栈门口,便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从客栈里出来,神情落寞,看上去有些难过。

    “柳天心?她怎么也在这里?”

    言渊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底,因为看到这张在自己脑海里盘旋了几日的脸时,闪过的那丝悸动。

    没看到她的时候没感觉,看到她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对她的想念,已经这么深了。

    她似乎并没有看到自己,而是神情落寞地继续往前走,那模样,让他的心头,猛然一紧。

    “她怎么了?”

    压下心头的悸动,他快步朝她走了过去。

    “师父,徒儿好想你啊,你去哪里了……”

    柳若晴垂着脑袋,情绪低落地往城门外走,在花溪镇找不到,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找他。

    这东楚这么大,还有西擎,南陵,北卫,还有周边各种小国,她都不知道师父离开花溪镇之后,会去哪里。

    这三日来,她全部的希望,在今日彻底变成了浓浓的失望,那种心底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头,也没看路,就直接往面前的人怀中,直直地撞了上去。

    “对不起。”

    她也没抬头,只是低低地道了声歉,绕到一边,继续垂着脑袋往前走。

    可面前那人还是挡在了她面前,不管她绕开几次,他依然挡在她面前。

    柳若晴有些恼了,不耐烦地抬起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不是跟你……”

    当她看到面前这张脸的时候,脸上的不耐,化作了错愕,定在了面前这张三日不见的俊颜之上。

    “言渊?”

    她这才想起,言渊三日之前也是来花溪镇查当时那个鬼魂杀人的案子。

    言渊低眉望着她,想起几日前她扇他的那一巴掌,还有说的那些伤人的话,他本不想理她。

    可是,人就是这样犯贱,爱上了,不管她怎么对你,你总还是喜欢离他近一些。

    看到她开心的时候,你也会开心,看到她难过的时候,你比他还要难过。

    “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这么不开心?”

    他低声问道,眼神在不知觉间,已经柔和了几分。

    “哦,没事。”

    她避开了言渊那沉静又温柔似水的眼神,没打算跟言渊说太多。

    “你怎么会来花溪镇?”

    他问,心里多么希望她会回答她是因为想他所以来找他的,可是,又觉得这样的回答,有些天方夜谭。

    一个连喜欢他都不肯承认的女人,又怎么会承认她因为想他所以来找他。

    “来找个很重要的人。”

    柳若晴也没多想,下意识地就顺口说了出来。

    “是来找我吗?”

    当言渊下意识地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可笑了。

    竟然就这样迫不及待地把藏在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这个女人一定会笑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