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230.陪我几天
    第230章230.陪我几天

    柳若晴被他这个问题问得怔了一下,眼底多了几分愕然,随后,无奈地笑了一声,“你来这里办正事,我找你干嘛呀?”

    她倒是没想太多。

    办案这种事,言渊身为朝廷大员来这里办正事,她可从没想过来凑热闹。

    所以,这个回答就好顺口说出来了,完全没有去想言渊心里在想什么。

    而言渊在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之后,心里染上了一抹涩然。

    虽然料到了,可还是很难受啊。

    “也是……”

    低低的两个字,透着太多的黯然和落寞。

    她是来找很重要的人,他又怎么可能是很重要的人呢。

    可她不是来找他,花溪镇还有什么重要的人让她来找的?

    先前她脸上的落寞、难过和失望,是因为没找到那个人吗?

    柳若晴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瞬间低落的情绪,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回答,心头一紧。

    见他眼眉低垂,眼神中透着令人心疼的落寞,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解释什么。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换了一句,“对了,那个案子有线索了没有?”

    “哦,正打算找上次那个店小二了解情况,就在这里碰上你了。”

    言渊收起了眼底的落寞,回答道。

    “哦。”

    柳若晴点点头,随后,两人相对无言,沉默的气氛,有几分尴尬。

    “那个……反正我也没找到人,就先回京城了,再见。”

    她对言渊挥了挥手,跟言渊道别。

    “好。”

    他没有开口留她,哪怕心里有太多的不舍都好。

    既然她心里的情感托付不是他,他强留着她又有什么用。

    柳若晴转身离开,可才走到了不到十米的距离,身后传来了言渊唤她的声音,“天心!”

    她停下脚步,转过头来。

    尽管心里对“天心”这个名字有多排斥都好,她现在,也只能去默默接受这个身份。

    看着言渊快步朝她走来,她多想告诉他,她不叫天心,叫若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若晴。

    柳若晴的眼底,闪过一丝刺痛,在言渊来到她面前的时候,却化作了一丝微笑。

    “怎么啦?”

    她用一副轻快的口吻,面对着言渊,问道。

    言渊站在她面前,眼底的落寞随处可见。

    “来都来了,在这里陪我待几天吧,等案子结束了,我们一起回京。”

    他淡淡的语气,像是在跟柳若晴打着商量,可更多,还是隐藏在其中的期盼和请求。

    柳若晴愣住了,拒绝的话,在对上这双澄澈又多情的双眼时,根本说不出口。

    言渊似乎是害怕她会拒绝,继续道:“不是来找人吗?或许那人还在镇上,你多待几天就碰上了呢。”

    言渊活了这二十多年,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言渊也会用这样小心翼翼的口气跟一个人说话。

    可偏偏,他就遇上了,还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沉默半晌过后,见柳若晴点了点头,“也对,万一碰上了呢。”

    得到她的应允之后,言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然的微笑。

    即使她留下的原因不是他,能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多几天,也是开心的。

    “不是要去找小二哥问话吗?进去吧。”

    她语气轻松地开口,指了指身后的明日客栈。

    “姑娘,您又回来了,您找的人找到了吗?”

    掌柜的看到柳若晴又重新进来,身边还多了一个人,目光便下意识地朝言渊打量了一眼。

    “还没找到呢。”

    柳若晴笑答,“给我一间房吧。”

    “好的,姑娘。”

    掌柜的给柳若晴开好了房间,言渊跟柳若晴二人走到一边坐下。

    “肚子饿了吗?要不要点一些吃的?”

    “是有点饿了。”

    正巧,此时,那天负责接待他们的店小二从后院走了出来,“两位客官吃点什么?”

    店小二来到他们面前,眼底一亮,“咦?两位客官,是你们呀。”

    “小二哥记性真好,竟然还记得我们。”

    柳若晴跟言渊对视了一眼,跟店小二套起了近乎。

    “那是,那天出人命案那晚,您二位就住在小店里,小的能不记得吗?”

    店小二笑道,表情有几分不自然。

    见小二主动提起那个案子,言渊便顺势问道:“小二哥,那天听你说,可能是陈府的冤魂在作祟,这是怎么回事?”

    “这就说来话长了,还不是因为那个……”

    小二的话刚到了嘴边,便噤了声,仿佛是在避讳什么似的,没有说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

    “两位客官要吃点什么,小的去给您二位点去。”

    小二这么明显地转移话题,言渊二人自然是看出来了,似乎对提起陈府的事十分避讳。

    两人再度对视了一眼之后,柳若晴道:“点几个你们店的招牌菜吧。”

    “好嘞,小的这就去给您二位点去。”

    店小二下去之后,柳若晴看向眼光,问道:“那店小二好像是有什么话不敢说似的。”

    “嗯,跟陈府灭门的事,没人愿意说。”

    言渊的眉头拧了起来,眼底多了几分恼火。

    “怎么了?你还问过其他人?”

    “县令庄清。”

    言渊淡淡地回答道:“起先庄清带我去过陈府,我问起他这件事的时候,他明显不太愿意说。”

    柳若晴拖着下巴,目光看向正在别桌招呼的店小二,道:“我看那店小二倒不是不愿意说,而是不敢说。”

    这一点,言渊也看出来了,对柳若晴的话也是赞同。

    “等会儿回房间了,我们找个机会把他叫上去说。”

    柳若晴低声笑着,提议道。

    看着她那古灵精怪的模样,言渊也被她给逗得无奈笑出声来,刚才心头愤懑的情绪,也有几分消解。

    等吃完饭,两人上了楼,去了柳若晴开好的房间,没多久,店小二便端着热水上来了。

    “客官,您要的热水。”

    “好,放着吧。”

    柳若晴走到店小二面前,挡住了店小二的去路。

    “小二哥,上次我可是被你说的鬼故事吓得不轻,你今天要是不把故事给我说完整了,就别想走。”

    “姑娘,您这……”

    店小二有些为难,还没等话说完,一把剑,摆在他面前,锋利的剑,已经出窍。

    “实话告诉你,本姑娘可是混江湖大帮派的,什么漕帮,盐帮,烟风寨,景阳冈,哪个帮派我没混过,我身上可背着数不清的人命案,也不差你一条,你要是不把故事给我说全了,今天这条命也就交代在这里了。”

    话音落下,只听咣当一声,剑刃已全部出窍,锋利的剑锋,闪耀着刺眼夺目的光芒。

    这把剑,还是她出门的时候,为了防止又遇上先前那帮刺客,从言渊的兵器库里借来的。

    现在用来吓一吓这小二哥,正好。

    言渊坐在一旁,只是静静地喝着茶,看着某人耀武扬威地耍流氓,也没吭声。

    眼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盈满了宠溺,仿佛是在告诉柳若晴,尽管耍流氓,本王给你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