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231.陈府之事
    第231章231.陈府之事

    “女……女侠饶命,饶命,我说,我说……”

    店小二便柳若晴手中那出窍的剑刃给吓得双腿发软。

    虽然他从没听过什么漕帮,盐帮,烟风寨这些江湖大帮派,但是听这些名气,就知道一定是杀人不眨眼的。

    还有这小姑娘,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怎么这么吓人。

    “说吧。”

    柳若晴满意地挑了一下眉,将剑重新推入剑鞘,在言渊身边坐了下来。

    店小二定了定神,道:“两位客官,不是小的不愿意说,而是陈府灭门这事,牵扯到皇家的大人物,小的不敢说。”

    店小二的话,让言渊想起了当时县令庄清闪烁其词的样子,顿时眉头一拧。

    “没关系,你说吧,我们不会出去乱说的。”

    柳若晴出声安抚道。

    见店小二犹豫了片刻之后,道:“陈府原本是我们镇上的大户,陈老爷是做布料生意的,为人乐善好施,在我们镇上颇受老百姓爱戴。突然有一天,一位年轻的公子,去陈府说要向陈家小姐提亲,因为陈家只有两位公子,并不曾有什么小姐,陈老爷觉得那位公子搞错了,好说歹说跟他解释,他就是不听。”

    “更过分的是,他直接让手下带来的侍卫,将陈府上上下下搜了一遍……”

    说到这,店小二便言渊的声音给打断了,“侍卫?”

    身边的护卫能被称作“侍卫”的,看来真是不小的人物。

    “是……是侍卫。”

    店小二的眸光,带着几分惧色地闪烁了一下,跟着,在言渊的示意下,继续道:“那位公子,就是当今景王的大公子言启。”

    “言启?”

    言渊的声音有了一丝小变化。

    竟然是四哥的儿子,难怪那庄清怎么都不敢说。

    柳若晴注意到了言渊脸色的变化,心里有些担心。

    这事要牵扯到皇家的话,可不是小事情,别的不说,光是陈家人在这小镇上的民心,言渊要是不处理好这件事,一定会引其民心溃散。

    要是被有心人抓到了机会,在百姓中间煽风点火,可不是小事。

    “是,就是景王家的公子言启,所以小的刚才在楼下不敢跟二位说起。”

    说到这,他的目光,还有些惧怕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

    “那言公子是当今皇上的堂弟,我们哪敢把这事儿说出去。”

    言渊沉默地点点头,“继续说。”

    “侍卫搜遍了整个陈府上下,也没找到言公子说的那名女子,就认定是陈老爷把陈小姐给藏起来,又见陈大少奶奶美貌绝伦,就以找不到陈小姐为借口,要把陈大少奶奶带走,大少奶奶不从,陈夫人帮着少奶奶求饶,结果,被言启用力一推,后脑正好撞到了院子里的石桌,死了。”

    “陈老爷悲痛欲绝,冲上去要跟言公子拼命,直接被他带来的侍卫给杀了。”

    言渊的脸色,随着店小二的这番叙述而越来越烟,眼中的凌厉之气也越来越浓。

    “陈府一下子死了两个人,言公子也慌了,最后干脆杀人灭口,把陈府上上下下的人都锁在里面烧死了。”

    砰——

    重重的一拳,砸到了面前的桌上,吓得小二跟柳若晴同时将目光投向了言渊。

    “简直丧心病狂!”

    他的模样,冷得可怕,眼底迸射出来的冷芒,让人胆颤。

    柳若晴伸手,轻轻地扯了一下言渊的衣袖,在他回眸之际,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言渊的心里有些压抑,对她点了点头之后,对店小二道:“之后呢。”

    “陈府的人一天之间被灭门,整个镇上的人都在议论此事,没多久,就有人看到陈府附近经常有披头散发,身穿白衣的影子出现,后来,镇上的每家客栈都在戌时之后出现的吓人的鬼哭声,但是,从未有过鬼魂杀人的事,就是上次您二位住的那晚,是第一次有人死了。”

    说起这个,店小二的眼底,还闪过一丝害怕。

    事情算是听清楚了,言渊的脸色难看得有些厉害。

    柳若晴不放心地看了言渊一眼,对店小二道:“小二哥,我们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放心,这事儿,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好,谢谢姑娘,谢谢公子。”

    店小二道完谢之后,便快步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柳若晴从未见过言渊的脸色难看至此,除了愤怒之外,还有心痛。

    柳若晴明白,再怎么说,这事情的当事人,是他的亲侄子,跟他言家扯上莫大的关联。

    看他这模样,柳若晴心里有些不忍,伸手搭在他拳头紧握的手背上,道:“这只是店小二的一面之词,详细情况,得再去问问言启才知道。”

    言渊回神,对上柳若晴安慰的目光,心头有些暖了。

    反手将她的手握住,他给了她一个微笑,随后,叹了口气,道:“大皇兄登基之后,我们几个做弟弟的都有自己的封地,除了我跟八皇兄的府邸在京城之外,其他几个皇兄的封底都在全国各处,除了有重大的事情之外,封王很少回京,我跟四哥也有多年未见了。”

    他话中的意思,柳若晴明白。

    平民之间,兄弟尚有亲疏之分,更何况是他们偌大的一个皇家。

    争权夺利是常有的事,兄弟之间,难免隔阂更多。

    更何况,他跟先皇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八哥也久居京城,兄弟关系,比起其他几个封王自然要亲许多。

    那个景王跟言渊的关系,肯定没有八哥跟言渊的关系亲。

    他对言启那个侄子,自然也不会像对言朔这么了解。

    再者,言启怎么说也是皇帝的堂弟,景王爷的儿子,如果他没做过,这些小老百姓能把这种事栽赃到这么一位大人物身上吗?

    她刚才也不过只是安慰言渊几句罢了,言渊心里肯定也清楚,店小二说的这事儿,**不离十是真的。

    柳若晴看着言渊,心里有些不舒服,想安慰他,又觉得没什么意义。

    “有一点,你发现了没有?”

    她突然提出了一点质疑的地方,引起了言渊的兴趣。

    “什么?”

    “店小二不是说,言启为了杀人灭口,将陈府的人都锁在里面烧死吗?既然这样,百姓传出来的这些故事又是哪里听来的?”

    柳若晴的提醒,让言渊一愣。

    刚才,他沉浸在愤怒之中,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一点,现在经这丫头一提,他才觉得,这事情确实有点蹊跷。

    是啊,言启竟然要杀人灭口,又怎么会让老百姓知道这些事?

    店小二说的故事,几乎是把细节都说出来了。

    什么陈夫人后脑撞到石桌上而死,陈老爷被侍卫给杀了……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怎么知道陈夫人是撞石桌而死,而不是被烧死或者杀死?

    除非……

    言渊的目光看向柳若晴,“难道陈府还有人没死?”

    柳若晴点点头,“有这个可能,不然,店小二编不出这么细节的东西。”

    “嗯。”

    言渊脸色深沉地点了点头,“如果陈府真的有人没死的话,那这个案子,必须找到那个幸存者才能找到突破口。”

    “对。”

    柳若晴说着,下意识地打了个瞌睡。

    因为急着赶到花溪镇,她路上都没怎么休息,睡得也不多,这虽然天才刚烟下来,她就有些困了。

    言渊看了看她,沉吟片刻之后,从凳子上站起,“赶了一天的路,先去睡吧。我走了。”

    柳若晴一愣,这才意识到言渊这次并不是跟她睡一个房间,而她,竟然在潜意识里,早已经习惯了与他同屋。

    “好。”

    她点点头,送他离开。

    走到门口,言渊又停下脚步,压下眼中的不舍,道:“我住在驿馆,有事找我话,就去驿馆那边。”

    “好。”

    “嗯。”

    两人又是相对无言,几秒钟后,言渊转身离开,目送他下了楼,柳若晴才关上了门,敛去了眼中的低落。

    房间里,冷清清的,出门在外,她这是第一次一个人住,心里不免空落落的。

    走到床上躺下,因为这三日来睡眠不足的原因,她刚一接触到枕头,便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街上正响着打更了声音,一声一声地敲在了柳若晴的心上。

    “又戌时了……”

    她坐在床上低语,店小二说的那个“鬼故事”又开始在她的大脑里不受控制地盘旋着。

    虽然,言渊之前跟她说了几次,这次的鬼是人假扮的,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自己吓自己。

    尤其是窗外摇晃的树影,让她的神经变得极为敏感,总觉得会有鬼从窗户里爬进来。

    上次的时候,言渊就躺在窗前的位子,她尚且吓成那样,这一次,言渊不在,房间里就她一个人,她不得吓的尿裤子了。

    越想,柳若晴就越是害怕,越害怕就越不敢待在屋里。

    干脆,她跑下床,随手拿起自己的衣服,一边套上,一边往外跑。

    打开门的瞬间,一双刚刚睁开的漆烟眸子,撞进了她的视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