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232.坏透了
    第232章232.坏透了

    “言……言渊?”

    她的心跳因为刚刚的恐惧而没有平复。

    此时,言渊正靠着走廊的梁柱上,手中执着剑,睁眼的瞬间,眼底的光芒深不见底。

    看言渊的样子,像是在门外站了好久了,刚才,是被她开门的声音给吵醒的。

    言渊已经走到她面前,月光下,他的目光,澄澈又深邃。

    “又害怕了?”

    磁性的嗓音,干净无尘。

    柳若晴本能地不愿意承认,可是对上这双比月光还有柔,比日光还要暖的眼睛,她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像个受惊的娃娃。

    言渊笑了,眼底满满的宠溺。

    伸手揉着她的头发,“我就知道。”

    看到言渊在这里,柳若晴慌乱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也没那么可怕了。

    “你……你一直守在门外?”

    她看着言渊,小声地问道。

    言渊一愣,随后,摇了摇头,“没有,刚刚过来,才到门口,你就开门了。”

    “哦。”

    柳若晴安心了一些。

    她其实有些害怕言渊为她付出太多,因为她还不起。

    师父来了,她能离开的希望更大了,或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她怎么能对他的温柔欲所欲求。

    “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事吗?”

    柳若晴抬眼问道。

    “我……”

    言渊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正好楼梯上在此时传来了脚步声,两人循声望去,见店小二手里端着托盘,正朝他们走来。

    “公子,小的看您在这里守了几个时辰了,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就给您准备了一碗姜汤,您喝一下,暖暖身子。”

    店小二的出现,直接将言渊刚刚的谎言给戳破了。

    柳若晴愕然抬眼看向言渊,见他神色不自然地避开了她的目光,表情有些别扭。

    “几个时辰?”

    柳若晴看向店小二,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么说,他当时跟她分别后,又回来了。

    “是啊,姑娘,小的来的时候,看到公子站在外面,夜里太凉,小的让公子进屋去,公子说你夜里会害怕,就在外面守着你,让小的别进去把你吵醒,公子对你真好……”

    “小二!你的话太多了。”

    终于,某人别扭地出声,将店小二的话给打断了。

    柳若晴看了言渊一眼,神色复杂。

    转头端过店小二手中的姜汤,道:“小二哥,麻烦你了。”

    “不客气,小的先下去了。”

    小二离开之后,柳若晴扭头,看着言渊不自然的表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压下了眼中隐隐冒出的泪光,“傻不傻啊你。”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哽咽,拉起他往屋里走。

    “快喝了吧。”

    她把姜汤递到他面前,言渊笑着接过,看着他喝下,她在旁边念道:“外面这么冷,你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吗?还傻乎乎地站在外面。”

    言渊但笑不语,她脸上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担忧,哪怕并没有表现得太强烈,对他来说,就值得他在外面多守她几个时辰了。

    “还笑……”

    她嘀咕了一声,垂眸不让自己去看言渊,心里难受得很。

    言渊喝完姜汤,走到她身边,“戌时过半了,快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此时,已经是十一月份了,昼夜温差很大,言渊站在门外站了这么久,身上带着的寒气,就是没有贴着她,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冰凉。

    柳若晴的鼻尖酸酸的,抬眼看着言渊,心里波澜四起。

    她觉得这个男人是故意的,对她这么好,让她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他。

    压着心头的酸涩,她转身沉默地爬上床,给自己盖好被子,打算不理他。

    言渊没去打扰她,而是走到桌边背对着她坐下。

    他知道那丫头的心思,她不希望自己对她太好,她觉得自己欠了他。

    所以,他也尽量不让自己对她太好,给她太多的压力,可是,心里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好,仿佛就已经成了他放在心头最重要的责任了。

    “哎……”

    无意识地这一声叹息,让床上陷入沉默的柳若晴抬起头来。

    言渊背对着她坐在桌前,月光透过窗棂的缝隙,从窗外透进来,背着光,他的侧脸,隐没在烟暗之中,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情绪。

    只是那一声无意识的叹息,让柳若晴听出了其中的落寞。

    她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不要离言渊太近,他就算是站在你面前,那种致命的诱惑力,都会让你越来越舍不得离开。

    可是,她的大脑却总是无法成功地控制她内心的情感,看着言渊一身单薄地坐在那边,就心疼得不行。

    “言渊。”

    她轻轻唤了他一声,见他背影一僵,随后转过头来,“怎么了?还怕吗?”

    柳若晴沉默了几秒,摇了摇头,“不是。你……你过来吧。”

    她开口,说话的模样,有几分别扭。

    言渊的表情,明显愕了一下,诧异地看着柳若晴的脸,半晌没有反应。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觉得自己糟糕透了,也坏透了。

    既然不想待在他身边,为什么还要让他离自己这么近,可是,心里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当初,她吐槽云娇容的那句话,现在全吐到了自己的身上。

    “言渊,你过来。”

    她咬咬牙,硬着头皮,对他重复喊了一声。

    终于,言渊从错愕中回过神来,起身走到她面前,无奈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还说自己不怕。”

    他误解了柳若晴的心思。

    柳若晴在心里笑笑,这样理解也挺好。

    怕自己身上从外面带来的寒气会冻到她,言渊将身上的外衣退去,并没有躺下,而是靠坐在床上。

    他知道,躺在这个女人身边,闻着她身上独有的清香,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诱人的毒药,吸引他,也会让他致命。

    “好了,睡吧,我不走。”

    他低眉,朝身旁的女人看了一眼,即使在烟夜里,他的眸光依然澄澈光亮。

    柳若晴在他身边躺着,寂静的烟夜,能放大人类内心深处的情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