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233.能不能别太惯着我
    第233章233.能不能别太惯着我

    感受着言渊的气息和味道,她根本没有睡意,而即将要离他而去的不舍和悲伤,也在一点点侵蚀着她的内心。

    “言渊。”

    她垂着眸子,低低地唤了他一声。

    “嗯?”

    “能不能……能不能别太惯着我。”

    我觉得,我已经走不了了,舍不得走了。

    她的眼底,又一次控制不住地酸了起来。

    言渊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指尖,轻轻地拂过她柔软的发丝,沉默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

    “自己的王妃不惯着,难道留给别人来惯吗?”

    一句话,杀伤力十足地刺进了柳若晴的心里,疼得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可很快就不是了。”

    “那就等不是了再说吧。”

    言渊的声音,透着深深的无奈和落寞。

    翌日。

    因为柳千寻不知道又去了什么地方,柳若晴并没有急着去找他,而是跟着言渊去了知县衙门。

    “下官参见王爷。”

    庄清一听到言渊来了,每天都有胆颤心惊一次。

    诚惶诚恐地出来迎接言渊,表情都有些战战兢兢。

    目光,触及了言渊身边多出来的女孩子,心头有些忐忑,“请问姑娘是……”

    站在言渊身边的人,他都不敢轻易得罪,搞不好就是个惹不起的大人物。

    “王妃。”

    在柳若晴开口之前,言渊已经抢在了她前头,把话接了过去。

    庄清眼底一惊,当下便立即行礼,“下官见过靖王妃。”

    好险,好险,幸好问了一句,要不然怠慢了这位姑奶奶,王爷又得迁怒于他了。

    身为女儿家,不在王府里待着,却在王爷出门办公的时候,都能跟在王爷身边,明显是王爷允许的。

    没王爷允许,她哪里敢跟着王爷来县衙这种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

    “庄大人不用多礼。”

    柳若晴在心里暗笑,还真是个胆小怕事的县令,难怪连言启犯了这么大的事,传遍了整个花溪镇,他都不敢往上头去报。

    要不是这次死了个突厥人,他不敢担责,恐怕还是不会把这个案子呈到刑部去吧。

    真是个无能的昏官。

    柳若晴在心里,低骂了一声。

    言渊二人进去之后,庄清紧随其后跟上。

    “王爷,不知您今日驾临,对下官有何吩咐?”

    庄清说话的时候,用词变得十分小心翼翼,生怕用错了词,又会惹靖王爷这座神不高兴。

    “传本王口谕,让言启立刻来见本王。”

    庄清脸色一变,抬眼看言渊不容置否的表情,心头一颤,“王爷您……都知道了?”

    他战战兢兢,目光中透着惧色。

    “本王要是连这点能耐都没有,这言家的天下,就该让给你们这群人了。”

    言渊的脸色,烟了下来,说出来的话,让庄清吓得立即跪了下来,“下官惶恐,下官惶恐……”

    言渊懒得跟他多费唇舌,继续吩咐道:“那个死者的同伴,现在哪里?”

    “回王爷,他们住在街尾的光明客栈。”

    “派人叫他们过来。”

    “是,王爷。”

    庄清不敢违抗,虽然这几个人的口供,他早就写在奏折里连同仵作的验尸报告一同呈上去了,但是,既然王爷要再问一遍,他哪里敢反对。

    他叫来了捕头去客栈里叫人,而他则继续留在衙门,战战兢兢地等着言渊吩咐。

    那模样,着实有些好笑。

    柳若晴看他这样子,也着实有些可怜。

    没办法,谁让她身边这冰块,到哪里都是一副板着脸的样子。

    要真算起来,好像也没几个人不怕这位大爷的。

    “王爷,我看这庄县令的院子倒是挺漂亮的,反正这会儿人也没来,不如陪我去逛逛。”

    柳若晴出声提议道,让言渊烟沉的脸色,有了几分缓和。

    “你想去看?”

    “嗯。”

    “好。”

    见言渊站起,庄清立即迎了上去,“下官给王爷王妃带路。”

    “不用了,庄县令,你公务繁忙,就不用招呼我们了,我跟王爷就随便走走。”

    她顺手挽住言渊的手臂,轻轻摇晃了一下。

    言渊会意,转头对庄县令道:“把本王交代你的事办好就行,本王陪王妃随便走走。”

    “是,是,下官告退。”

    出了言渊的视线,庄清明显松了口气,这靖王爷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看着庄清走远,柳若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小官还挺怕你的,我要是不帮他解围,他估计站在你面前,你没打死他,他都被你吓死了。”

    言渊侧目,看着她眼底流露出来精怪,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敢动不动就挑衅我?”

    “我哪有?”

    柳若晴目光闪烁着低声反驳道。

    以前那是她年少无知,不懂分寸,把现代那套人人平等的想法给全带过来了,却忘了他是堂堂靖王,她只是个小老百姓。

    “还不承认。”

    言渊没好气地戳了一下她的脑袋,眼底带着隐隐的笑意,“走吧,陪本王去院子里走走。”

    看着满园盛开的白色梅花,就像傲立的君子,站在凌冽的寒风之下,柳若晴笑道:“这庄县令倒也有些风雅,这爱好倒是跟他那模样有些不太匹配。”

    柳若晴侧目,对言渊笑道。

    言渊点头,模样有些心不在焉。

    “在想这个案子?”

    柳若晴问道,似乎不太愿意看到他皱眉的样子。

    言渊点头,跟着开口道:“几日前,我亲自去眼看了那突厥人的尸体,致命伤在脖子,失血过多导致死亡。跟无所呈上来的验尸结果并没有什么出入。”

    “然后呢。”

    “除了致命伤之外,身上还有几处淤青,是拳脚所致,却没有刀划破的伤口,而且,淤伤不多,像是经过了一番简单的打斗之后,再被划破脖颈而死。”

    说着,他看向柳若晴,“本王从来不相信神鬼之说,加上死者的伤口来判断,定是人为无疑。”

    “嗯,没错,要真是鬼魂杀人,可不需要这么麻烦。”

    柳若晴赞同地点了点头,侧目看向言渊,“这死者身上既然有伤口,当时定有打斗声,他的同伴怎么会没听到,而且,当时,我们也住在隔壁,也就听到他临死前喊的那一声,别的声音就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