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235.掉落的玉佩
    第235章235.掉落的玉佩

    点好菜之后,柳若晴看向言渊,问道:“那些突厥人,你觉得有没有问题?”

    言渊摇摇头,“暂时看不出什么问题。”

    他倒了一杯热茶,放到柳若晴面前,跟着继续道:“这些人是来杀桑吉的,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利益冲突需要在这个时候解决,所以,暂且可以排除他们的杀人嫌疑。”

    柳若晴点点头,说道:“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得找到是谁把陈府灭门的事给宣传出去的,还有,那个叫呼纥的突厥人被杀之后,那哭声就没有了,很有可能,那个装鬼的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又或者,杀死呼纥的人,跟装鬼的人是一伙的。”

    言渊摇摇头,并不赞同柳若晴的说法,道:“这几个人是外来的商人,装鬼的人要杀也去杀言启,没必要去杀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言渊这么一提,柳若晴也觉得有几分道理,“那万一是呼纥撞见了他们扮鬼的事,所以要灭口呢?”

    她的话,让言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过了一会儿之后,看向柳若晴,笑道:“有句话你说对了,这个案子的突破点就是陈府。”

    就在这个时候,店小二已经将他们点好的菜给送上来了,“两位客官请慢用。”

    待到店小二退下之后,柳若晴吃了一口菜,道:“等会儿我们回明日客栈,再仔细问一问店小二,他这些事是从哪里知道的。”

    “嗯。”

    言渊点点头,夹了一些她喜欢的菜放到她碗里,“多吃点,这几日是不是连着赶路都没休息,你看你都瘦了。”

    他不想去承认自己心里是有些嫉妒那个让她一路辛苦追寻而来的人,可是,心里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吃味。

    “对啊,我把三天的行程缩成了两天半呢。”

    柳若晴也没意识到什么,顺手夹过言渊放到她碗里的菜,往自己的嘴里送去。

    言渊的眼神,微微一暗,唇角露出了一抹苦笑,也没说什么。

    他觉得,自己的脾气,早已经被这个女人给磨得平平的,就是亲耳听到她为了别的男人跋山涉水,他除了苦笑之外,却什么都做不了。

    “那多吃点吧。”

    言渊在心里叹了口气,又往她碗里夹了一些菜。

    柳若晴吃了几口,抬眼看向他,“你也吃啊,别顾着给我夹菜,等会儿我们早点回客栈,把店小二叫来再详细问问。”

    “嗯。”

    言渊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吃完后,言渊起身,“我去结账,你再这里坐会儿。”

    这家店的经营模式跟别的餐馆不太一样。

    这里的店小二只负责点菜和端菜,要结账只能拿着餐牌去柜台那边。

    言渊过去的时候,柜台那边正好排了不少结账的人,柳若晴见言渊还在那里排,自己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发呆。

    从怀里取出之前从小贩那里买回来的油青翡翠,叹了口气,“要是师父还在花溪镇就好了。”

    “现在看看,本姑娘小时候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虽然这条龙雕得有点不像,但是纹路还是挺清晰的嘛。”

    她拿着手中的玉,自语着,眼中满满的笑容,“等找到师父,把玉给他,得让他老人家花钱从我这买。嘿嘿……”

    言渊等在柜台那边排队,不经意地回头朝她这边看过来,正好见她拿着手中的玉佩在自言自语,脸上那笑容,看上去似乎很开心。

    那块玉,他是第一次见,只是看她这般珍视的样子,也知道那玉佩对她来说有多重要了。

    言渊的心头,骤然疼了一下,即使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见她因为别的人而这般开心的样子,心里还是很难受。

    “什么时候,你能因为我开心成这样,我也心满意足了。”

    他看着柳若晴的方向,轻声低语了一声,随后收回了目光。

    柳若晴没注意到言渊的视线,准备将玉佩收回去,视线却不经意地扫了一下楼下的大街上。

    那一头白色的银丝,很快便闯入了她的视线,惊得她整个人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师父。”

    顺手将玉佩往自己的怀中一揣,她也来不及跟言渊打一声招呼,生怕自己慢了一步,老头子又会不见了一般。

    直接从窗口约了下去。

    怀中的玉佩,因为没放稳而掉落在地。

    言渊刚结完账转身,正好见到柳若晴从窗口跳了下去,他眼中一惊,冲到窗前。

    脚下,踢到了那块柳若晴落下的玉佩,他的眸光,暗了暗,俯身捡起。

    上面“柳千寻”三个字,直接刺痛了他的眼睛。

    “果然是来找他的。”

    他喑哑的声音中,满是落寞。

    虽然早就猜到了她此行的目的,可是,在确认了之后,还是难受得让他心脏发紧。

    也没在餐馆里停留太久,他拿着那枚玉佩出了餐馆,在街上寻找柳若晴的身影,却不见她。

    柳若晴从窗口跃下,沿着那白头发老头出现的地方顺着找了一路了,也没见他的影子。

    “师父,师父,我是晴晴啊,你在哪里啊,师父……”

    她找了很久,找得脚下发酸也没找到那白头发老头的影子。

    “师父,你是不是也来了,你在哪啊,我是晴晴啊,师父,我是晴晴啊,你在哪啊……”

    始终得不到回应的柳若晴,那种失望的情绪,瞬间遍及了她的全身。

    双眼热了,她难受地蹲在原地,大声哭了起来,也不管来往的人异样的目光。

    “师父,你在哪里啊,晴晴想你了,师父……”

    她哭得声音沙哑,双腿也已经发麻,她才难过地起身,眼眶红红的。

    师父一定还在花溪镇,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柳若晴难过地双眼发涩,垂着眸子,耷拉着脑袋往回走。

    言渊出了餐馆,找了柳若晴很久,才远远地看到她情绪低落地朝他这个方向走来。

    他的眼底,微微一亮,快速跑了过去,因为找了她大半天,言渊的心里因为担忧而多了几分恼火的情绪。

    “你去哪里了,也不交代一声。”

    他的口气有些重,随之而来的那吃味的情绪,也在此时被放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