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236.心情低到谷底
    第236章236.心情低到谷底

    柳若晴抬起眸子看他,眼眶红红的,在看到言渊的时候,心里的难过更甚了几分。

    原本还一肚子怒火的言渊,在对上柳若晴通红的双眼时,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怎么哭了?”

    这柔软的声音,就像是催化剂,让柳若晴压在心头的难过,瞬间崩塌了。

    “言渊……”

    她吸了吸鼻尖,难过地将脸埋在他怀中,放声哭了出来,哭声有些大,引来了四周人的侧目。

    言渊的身子,僵了一下,低眉看着怀中因为别的男人悲伤大哭的女人,心头有些不是滋味。

    这算什么。

    他当今靖王爷,看着自己的女人因为别的男人而伤心哭泣,而他,还要反过来安慰她?

    这也太可笑了。

    言渊在心里,恼火的暴起了粗口,明明要伸手将她从自己怀里推开,可双手抬起的时候,却只是静静地把她揽进怀中。

    “你刚才去找他了?”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别扭地不愿意问出口,那种醋坛子被打翻的感觉,仿佛能把他的心脏给酸出几个洞来。

    柳若晴没说话,只是在他怀里发泄一般地哭着,哭得越来越大声。

    “没找到吗?”

    他将她拥紧了几分,又拧眉问了一句。

    终于,柳若晴在他怀中用力点了点头,抽噎了几次,道:“我……我刚才看到他了……我……我马上去找他了,可是……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呜……”

    言渊知道她有多伤心,哭得都抽了,连话都讲不清。

    她对那个柳千寻这般在乎,就算她对他真有那么一丝的感情,又怎能比得上她对柳千寻的万分之一。

    言渊在心里苦笑,之前竟然因为她对自己的那点不排斥就沾沾自喜。

    敛去眼中的涩然,他将柳若晴从自己的怀中轻轻推开,帮她擦去脸上的泪痕,道:“别哭了,既然你在这里碰上他了,说明他还没走,下次总是还有机会的。”

    言渊现在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对这个女人有多喜欢,才会喜欢到明知她在为别的男人伤心,他不但不生气,还要反过来安慰他。

    是他这平生二十多年,过得太顺畅了,所以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才会派这么个不知好歹的死丫头来折磨他吗?

    柳若晴深深地吸了吸鼻尖,听话地点了点头。

    突然间,她察觉到了什么,脚步一顿,伸手快速往怀里伸去,脸色一变。

    “我的玉呢,玉丢哪里了?”

    她转身往刚才回来的路上准备回去找,却被言渊给拉住了,“别找了,在这里。”

    他不想去看她脸上对这块玉的紧张,心里越发得不是滋味。

    柳若晴见到言渊手中递上来的玉佩,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满眼欣然地从他手里拿了过来。

    “还好,还好,没丢。”

    她小心翼翼地将玉佩揣进怀中,抬眼对言渊道:“这可是我亲手雕起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世界上仅此一块,很珍贵的,谢谢你帮我捡回来。”

    她没注意到言渊心头的落寞,满心欢喜地道谢道。

    言渊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敛去了眼中全部的黯然。

    亲手为他雕的……

    这么坚硬的一块玉,到底费了多大的心思,才让她一个女孩子雕出这么一个图形来。

    他完全可以想象,这个丫头到底有多重视那个柳千寻了。

    “回去吧。”

    他淡淡地说着,神情黯然。

    回到明日客栈的时候,店小二正忙着招呼客人,看到他们进来,热情地打了一声招呼,“二位客官回来了?吃过午饭了吗?要不要小的给你们点几个菜。”

    “好,炒几个小菜,来几壶酒,送到楼上的房间。”

    言渊率先开口,声音有些低沉,说完,便率先上了楼。

    柳若晴没有急着跟上,回头对店小二道:“小二哥,我们比较喜欢让你招待,你可别让别人送上去啊。”

    “好嘞,姑娘,没问题。”

    店小二热情地应道,随后,又朝楼上看了一眼,对柳若晴道:“姑娘,公子这是心情不好吗?小的看他进门之后,整个人看上去很低落啊。”

    “是吗?”

    柳若晴的眼底,掠过一丝茫然。

    经店小二这么一提醒,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家伙从外面回来,一路上就没说过几句话了。

    “他怎么了?”

    柳若晴拧起了眉,不放心地低语了一声。

    “姑娘,您二位不是吵架了吧?”

    店小二八卦的声音,让柳若晴回过神来,没好气地瞪了店小二一眼,“尽瞎说,我们关系好着呢。快去,快去,给我们弄点好酒好菜。”

    “好嘞,姑娘。小的这就去准备。”

    店小二走后,柳若晴的眉头又不安地拧了起来,想起言渊那暗淡的背影,心里有些压抑。

    “哎,怎么觉得他情绪低落的时候,比骂我的时候还让我觉得难受呢。”

    柳若晴低语了一声,这人啊,就是这样,喜欢上了谁,就是喜欢他开开心心的。

    她现在觉得,她宁可言渊想以前那样骂她,也好过这样一声不吭。

    提步上了楼,言渊正在她定的那个房间里,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听到她推门的声音,他回过神来,看她的目光里,没有什么光彩。

    柳若晴走到他身边,不放心地问道:“怎么了?是在想这个案子吗?”

    言渊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嗯,在想案子。”

    他不想告诉她,他此刻的心里有多吃味,这种又酸又压抑的感觉,简直让他觉得比死还要难受。

    “有什么不明白的,说出来,我帮你参考一下。”

    柳若晴在他身边坐下,也没有想到他是因为她,情绪才这般低落。

    言渊扯了一下嘴角,笑了一笑,摇摇头,“不用了。”

    看他这落寞的样子,柳若晴的心里实在是很不舒服,正要开口说点什么,却听言渊唤了她一声,“天心。”

    “嗯?”

    她的眼底,亮了一下。

    “这个案子的事,你别管了,本王让庄清派几个人帮你一起去找柳千寻,找到了之后……”

    言渊的手,不经意地握紧了,“你跟他一起离开吧,皇嫂跟皇帝那边,我会跟他们说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