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238.夜半追踪
    第238章238.夜半追踪

    “来人,把世子找过来。”

    “是,王爷。”

    另一边,传了数月之久的客栈闹鬼之说,在那突厥人呼纥被杀之后,便再也没有发生过了。

    是夜,柳若晴躺在客栈里,没了睡意,脑海里,全是白天言渊那落寞的神采,心里有些烦闷,就连寻找她师父柳千寻的事,也似乎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看他情绪这么低落,看来是跟他四哥关系不错,这要是把他侄子给处置了,确实不好跟景王交代。”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着,“可是,要是不处置言启的话,他也没办法跟老百姓交代啊,陈家人费了这么大的心思,才盼来了言渊,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哎,他那个样子,真可怜……”

    “……”

    柳若晴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始终睡不着,干脆就从床上起来了。

    开门出了房间,站在走廊的位子,正好可以看到一整个后院。

    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突然间,一道鬼祟的影子从后院里出来,往四周扫了一圈之后,悄声往客栈的后门走去。

    那鬼鬼祟祟的样子,像是怕被人给发现了一般。

    “小二?”

    柳若晴看清了那张鬼祟的脸,回想起白天时候,店小二那闪烁的目光,脑海里瞬间想到了什么。

    当下,她沿着围栏,纵身跃下,快速跟在店小二身后,从客栈的后院离开。

    店小二毕竟不是练武之人,对柳若晴的跟踪,丝毫没有任何察觉。

    他只是一路焦急地往前走,拐了一个又一个弯,走了好长一段路。

    柳若晴跟着店小二一路,突然间,发觉有人在她身后跟着。

    此人的轻功十分了得,不然的话,以她的敏锐程度,不会到这个时候才发觉。

    停下脚步,她骤然回头,嘴巴被人捂住,往边上的一条巷子一带。

    她正要挣扎,耳边,传来一道温润的男声,带着一丝让人酥麻的热气,在她的耳廓上流转。

    “别出声。”

    柳若晴眼底一惊,抬眼之际,撞进了一双漆烟深邃的眸瞳之中。

    “言渊!”

    她掩饰不住眼底的欣喜,压低了声音,“你怎么在这里?”

    “跟踪店小二。”

    “你也在跟踪他?”

    “嗯。”

    他点点头,没有多解释什么。

    白天的时候,他就觉得那店小二有些可疑,离开客栈回驿馆之后,打算等入夜了再暗中去查一下他。

    正好看到店小二鬼鬼祟祟地从客栈出来。

    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也紧随其后。

    原本他不打算惊扰到她,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敏锐,连他都能被她给发现了。

    “快跟上。”

    两人无暇说太多,从小巷里出来之后,继续往前跟着。

    店小二虽然走得很快,但是,比起他们俩的速度还是慢了许多,两人重新追上去没多久,便又跟上了。

    又跟了一段路之后,见店小二在城西湖边的一块空地停了下来。

    目光,又小心翼翼地朝四周看了一眼,确定没人跟着之后,他又加快了脚步,朝其中一间破败的小屋走去。

    这里有不少没人住的破屋子,就是晚上也不见灯光亮起,平时根本没有人来这里。

    言渊跟柳若晴二人对视了一眼,悄声跟了上去。

    刚走到小屋外,便听到里面率先传来一个女声,“小二哥,这段日子真是麻烦你了。”

    “大少奶奶客气了,当日要不是陈公子在恶霸手中救了小的,小的哪能活到今天。”

    小二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感恩。

    “大少奶奶?”

    柳若晴扭头看上身后拧眉不语的言渊,低声道:“难道她就是前几天小二口中说的那个陈家的大少奶奶?”

    言渊点点头,“应该是她,我们继续听下去。”

    月色下,言渊的目光,看上去格外得澄澈和深邃。

    两人的身子一前一后地站着,言渊说话的热气,自然地拂过柳若晴的脸上,让她觉得脸颊有些发烫,甚至直接蔓延到了耳根。

    睫毛轻轻颤了颤,她目光闪烁地从言渊的脸上收回目光,回头继续往破屋内看过去。

    借着月光,二人看清了里面的情况,一身着白衣的女子,一头长发披在身后,月光打在她那张精致绝美的容颜上,看上去甚是惹人心疼。

    果然是个大美人,难怪言启会动心。

    “小二哥,那个杀人凶手找到了吗?”

    “还没。”

    说起这个,店小二还恨得牙痒痒,“那昏官除了拍马屁,什么都不会干,还指望他查案呢,现在整个镇上的人,都在议论是冤鬼杀人,那县太爷也巴不得把这事推在鬼怪身上。”

    那女主秀眉拧起,脸上爬上了一丝悲凉,“我原本只是想借着闹鬼之事,引起外乡之人对我们陈家冤情的关注,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这种事。不知道我们陈家的冤情,什么时候才能昭雪。”

    她悲伤地啜泣着,看上去十分楚楚可怜。

    那双蓄着眼泪的目光,看向破屋角落处躺着的一个人,脸上的悲痛,更强烈了的。

    “陈家上下都死于那场灾难,相公好不容易捡回这半条命,可如今,却连找个大夫来看看都不敢,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顺着她的视线,言渊二人也看到了躺在墙角边上一动不动的人。

    那张脸上,是火灾后留下的铁证,每一处,都看上去触目惊心。

    两人看着,不禁蹙起了眉,心头的怒火,烧得越发剧烈了。

    店小二看着,心里也是一阵难受,可还是低声安慰道:“少奶奶,这镇上的大部分人都受过陈老爷的恩惠,要不,就让我去请个大夫过来给陈公子看看,大夫是不会说出去的,现在,陈公子这样只能靠一些草药来疗伤,我怕……”

    “小二哥,不是我不相信镇上的大夫,而是,我怕会被人发现,言启那畜生连杀人灭口的事都做得出来,如果让他知道我们还活着的话,他哪里还会放过我们。”

    说起这个,那女人悲凉的眼底,渗透出了满满的恨意。

    店小二也不好再多劝说什么,确实,叫大夫过来还是有些冒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