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239.景王言恒
    第239章239.景王言恒

    可是,照这样下去,陈公子很可能坚持不下去。

    店小二蹙着眉,沉默了几秒钟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前两天,有两个衙差来我们店里吃饭,我从他们闲谈中听到,这次,朝廷派了当朝靖王爷来查那个案子,要是有机会能见到靖王爷的话,小的跑去向靖王爷喊冤去。”

    “靖王爷?”

    女子的眼底,瞬间亮了起来,“当今九皇叔,靖王爷?”

    “对,对。”

    店小二点点头,“就是想要见到靖王爷比较麻烦,我们连靖王爷住的地方都进不去,想见他就太难了。”

    女子垂目沉默了半晌,才低声道:“小二哥,你别忘了,那靖王可是景王的弟弟,言启的亲叔叔,他会帮我们伸冤,惩治他侄子吗?”

    女子发出了讽刺的冷笑,“天理昭昭,我竟然只能求助老天爷去收了那个畜生!”

    “大少奶奶,您先别灰心,连靖王都来了,看来这次的事闹大了,朝廷要是不给老百姓一个交代,百姓心里肯定会有怨言的,我们暂且先等靖王接下去要怎么做再看情况定吧。”

    店小二说到这,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道:“对了,我们客栈有两个客人,老是问我关于陈家的事,看样子是对陈家的案子很感兴趣,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

    “有人对我们家的事感兴趣?”

    “嗯,那两位客官问了我好几遍,今天小的差点就漏出马脚了。”

    他把言渊今天问他的问题,说了一遍,吓得那女子脸色一白。

    “小二哥,看来那个人不简单,你小心点,万一他是言启的人,要是知道我们还活着,就完了。”

    “大少奶奶请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

    “小二哥,我们的事,真是太麻烦你了。”

    “大少奶奶,您就别再跟我客气了。”

    说着,他看了看屋外,“我得赶紧回去了,万一掌柜的找我就麻烦了。”

    “好,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嗯,等过两天,我再去给大少爷送点药材过来。”

    店小二从破屋出来之后,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之后,才悄然离开。

    待到店小二离开之后,柳若晴才重新回头看向言渊,问道:“现在怎么办?”

    听刚才陈大少奶奶刚才那话,是不太会轻易相信言渊。

    言渊拧着眉,沉默了一会儿,道:“先走吧。”

    两人离开破屋,回到城中,深夜的大街上,除了打更的更夫之外,已经没什么人了。

    月色下,两道人影并肩而行,一高一矮,尽管有些挨着,却还是刻意地拉开了一点距离。

    “这么晚了,你不睡怎么还去跟着店小二了?”

    走了一段路之后,言渊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默,侧目看向柳若晴,问道。

    “嗯,夜里睡不着,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小二鬼鬼祟祟往外走,想起他白天有些古怪,就跟上去了。”

    她想了想,如实作答道。

    “睡不着?”

    言渊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意味不明,随后,低低地叹了声气。

    “在想他?”

    想谁?

    柳若晴诧异地抬眼,看向言渊,正好对上了他那双暗淡的眸子,随后,便明白了过来他口中的“他”是指谁。

    她在心里无奈地苦笑,是想人想的睡不着。

    可想的不是“他”,是“你”。

    她只是笑了一笑,没承认,也没否认,可在言渊的眼底,这样的微笑,无非就是默认了。

    他今天已经郁闷了一天了,本不想在为这件事心烦,可还是不由自主。

    “夜里外面有些凉,赶快回去吧。”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催着柳若晴往客栈赶回去。

    “呃……好。”

    柳若晴下意识地看了言渊一点,心里有些失落。

    言渊对她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以至于只要言渊不在她身边,她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仿佛心头缺了什么一般。

    一路上,两人再度静默无言,到了客栈外,柳若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道:“那个陈大少爷看样子再不找个大夫治疗的话,恐怕活不了多久了,还是得尽快处理他们的事才行。”

    “嗯,本王心里有数,你回去吧。”

    言渊点点头,态度由始至终都是一片淡漠。

    柳若晴看着他,心头有些发紧,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翻身跃向围墙,消失在了言渊的视线里。

    在墙外等了一会儿,言渊才收回了目光,神色暗淡地往驿馆的方向回去了。

    翌日,驿馆。

    言渊刚整装从屋内出来,便看到县令庄清已经在外面老实地候着了。

    看到他出来,身上那种轻松的情绪瞬间变得紧绷了起来。

    “下官参见王爷。”

    “嗯。”

    言渊只是低低地应了一声,想到昨晚在破屋内看到的情景,心里便有些恼火。

    “言启到了没有?”

    庄清不敢怠慢,赶紧点头道:“回王爷,已经到了,他们正在县衙内等着王爷您过去呢。”

    庄清赔笑着,丝毫没有半点敢惹言渊生气。

    言渊往外走的脚步,顿了一顿,转头看向庄清,“他们?还有谁来了?”

    “回王爷,这次来的,除了世子之外,还有景王爷也来了。”

    “他也来了?”

    “是。”

    庄清的回答,让言渊的眉头,微微一蹙,随后,道:“走吧。”

    言渊进了衙门,远远地便看到景王言恒坐在堂前,下首还坐着一十六七岁的少年。

    看到言渊进来,那少年的眼底,多了几分紧张和局促,倒是言恒,看到言渊进来的时候,热情得很。

    “九弟。”

    “四哥。”

    言渊淡淡地唤了一声,不像言恒这么热情,眉眼之间,多了几分疏离。

    见言恒将言启拉到言渊面前,道:“启儿,快来见过九皇叔。”

    “侄儿见过九皇叔。”

    言启的手心在冒汗。

    尽管这个叔叔是他父亲的亲弟弟,可从小到大,他也就是在跟着父王回京的时候,见过几面,也从来没怎么说过话。

    这个九皇叔给他的感觉,就是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的样子。

    就是这样面对面站着,他都觉得背脊发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