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240.不打自招
    第240章240.不打自招

    尤其是,这一次听庄县令说,九皇叔唤他前来花溪镇,是跟陈家灭门的事有关。

    一想起来,言启就觉得浑身发毛。

    来了这里,他才从知县的口中得知花溪镇闹鬼,而那鬼便是陈家的冤魂。

    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

    显然,言启是心虚的,所以,在听到庄县令那番话之后,早已经吓得双腿发抖。

    言渊没说话,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言启看着,尽管他眼底平淡无波,看不出任何表情,可那平静的眼神,却似乎能带着一股穿透力,欲将言启的心事看穿。

    半晌,言渊收回了目光,道:“免礼。”

    就是简单的两个字,他走到堂前,在言恒边上的那个位子坐了下来。

    言恒看了看言启,目光又有些不安地看向言渊。

    虽然两人是亲兄弟,他又是言渊的哥哥,可言恒心里清楚,同样是先皇封的王,言渊这个王的分量,可是重许多。

    连皇帝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更别说他这个区区景王了。

    言恒的目光,看向言渊,有些局促地搓了搓双手,问道:“九弟,不知道你这次特旗派人唤启儿来花溪镇,是有什么要事吗?”

    言恒的心里是忐忑的,如果自己的儿子真的犯了事,想在言渊手中安然脱身,几乎不太可能。

    这个靖王爷,是出了名的不讲情面,性子冷到了极致的。

    见言渊淡淡一笑,目光清冷。

    侧目看向言恒,道:“本王只是有些事要跟侄儿确认一下,没想到四哥也来了,怎么?怕本王对侄儿不利吗?”

    “不是,不是,怎么会呢?”

    言恒赶忙摆了摆手,忙着解释道:“你可是启儿的亲叔叔,四哥还能担心你对他不利吗?”

    言恒这话,自然是给言渊打亲情牌,拿叔叔和侄子的关系出来,就算言启做了什么,也希望言渊手下了留情。

    言渊唇角轻轻扯了扯,岂会听不出其中的意思,却也没拆穿他。

    只听言恒继续道:“四哥只是听说九弟在花溪镇,正好我们哥俩多年没见了,就想来跟九弟叙叙旧。”

    说话的时候,言恒的目光,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言渊的表情,让他苦恼的是,他在言渊这张从容的脸上,愣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正巧在这个时候,下人端了茶水上来了,替他们沏好了茶,又战战兢兢地退了下去。

    见言渊端起茶杯,目光锁定着浮在茶水上的茶叶,有意无意地用杯盖拨动着,看似若有所思,又似什么都没想。

    比起言恒,更紧张的是庄清,面前这两座大山,他哪一位都是得罪不得的。

    稍有不慎,他头上这顶乌纱帽可能就没了。

    可偏偏,靖王爷查的这个案子,又是跟景王世子有关,这可让他如何是好。

    除了庄清之外,言启也是紧张得满头大汗。

    虽然有父王跟着一起来见九皇叔,但是,他这个九皇叔可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万一真的被他查出什么来,他这条小命,怕是真得赔上了。

    一想起来,言启便浑身冒起了冷汗。

    “侄儿。”

    言渊停下了拨弄茶叶的动作,懒懒地掀起了眼皮,看向他。

    “皇叔,侄儿在。”

    言启的身子,猛然颤了一下,只是听言渊叫了他一声,浑身的神经,都开始紧绷了起来。

    “本王听说,几个月前,你来过花溪镇?”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一定是那些人诬陷侄儿,侄儿从未来过花溪镇,那陈家的灭门案,跟侄儿无关的,请皇叔明察。”

    言渊端着茶杯,轻轻茗了一口,突然间笑出声来。

    “本王只是问你是不是来过花溪镇,什么时候提陈府的事了?”

    言启眼底一愕,抬眼看向言渊漫不经心的脸时,脸色骤然变得苍白。

    他……他这是不打自招了吗?

    言恒也是脸色大变,侧目看向言渊的,“九弟……”

    “皇叔,侄儿只是过来的时候,听庄县令提及了这件事才知道陈府的事的,请皇叔明察。”

    言启反应倒是快,说完之后,心里也是悄然松了口气?

    “是吗?”

    言渊的唇角,淡淡地勾了起来,目光看向庄清,明明还是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可那眼神,却凌厉得充满了攻击性。

    “庄县令,你跟世子提起过这事儿?”

    “这……”

    庄清的冷汗,不停地往下滴落,即使他动作再快,也来不及擦去不停从额头上掉落下来的汗水。

    景王爷都亲自来了,他问他,他敢不回答吗?

    这个景王世子,可真是要把他害死了。

    他在心里暗暗叫苦,想否认又否认不得,一旦他否认了,不就是明着把景王爷给得罪了吗?

    这前也不是,后也不是,庄清觉得,自己这个官,恐怕真做不成了,能保住这条命,已是万幸。

    言渊不动声色地看着庄清脸上的表情变化,不用等他回答,他也料到是什么答案。

    倒也没咄咄逼人地问下去,只是看着言启,道:“可怎么这整个花溪镇的百姓,偏偏都说是你,不说别人呢?难不成,这些老百姓都从老天爷那里借了胆子,全部都来诬陷你堂堂景王世子吗?”

    “这……这……”

    言启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陈府的事,到底是谁传出去的?

    当日,他可是派人一把火把陈府给烧了,陈府的事,是怎么被这花溪镇的百姓给知道的?

    “皇叔明察,侄儿真是无辜的,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侄儿,皇叔您一定要明察呀。”

    言恒看着言渊那寒栗的表情,看自己儿子这副害怕的样子,心生不忍,出声道:“九弟,这中间,定是有什么误会,启儿生性虽然顽劣了一些,但是本性不坏,而且,四哥一向管他管得严,断不会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的。”

    “四哥。”

    言渊的声音,往下沉了几分,这一声“四哥”唤得言恒整颗心都提起来了。

    目光已经朝言恒投了过来,目光中凝聚着的光芒,锋锐得仿佛能刺进言恒的心脏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